朴有天有特別交代,在捕快醒來之時,沈昌珉務必第一時間通知他。可沈昌珉偏偏就是違背聖旨,第一時間並非通知朴有天,而是率先摸摸捕快的脈,探探捕快的底,一連串的身家調查以後,他才姍姍地通知朴有天去。

那捕快名為崔珉豪,年紀輕,較朴有天他家的秀妃稍為小一些,差不了幾個月。難以想像這麼年輕的小夥子洞悉力如此高明,身手也不賴,其餘,沒什麼可說,沈昌珉也不想與誰多談,總言之,那崔珉豪給他的感覺,只有一個字『好』。

待朴有天飛奔入房後,沈昌珉自然也就閃去一邊,在旁聽著朴有天與崔珉豪的對話。

「朕在此感謝你的出手相救,要不是你,秀兒恐怕……。」朴有天好似不願多說,大家心中自明,只見朴有天又問道:「你可知那和尚的來歷?」

崔珉豪當然知曉,那和尚可是他追緝已久的兇嫌,不知做了多少罪惡之事。崔珉豪一五一十地告訴朴有天,那和尚幹的是哪種行業,簡言之,即是個人口販子,專騙女人下海賣淫。但就在那天,崔珉豪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那和尚男女皆吃。

朴有天聽完若有所思,似乎在想該如何問案,崔珉豪好似明白,便告訴自己長久以來辦案的經驗,「皇上,若想釐清來龍去賣,最好的方式便是聽聽被害者之供述。」朴有天抬眼看他,他又道:「也許這對秀妃娘娘而言會是難以出口之事,可若能的話,盡量引導他說出案發當時的情況。」

朴有天果真是在考量自家人兒能否承受再訴說一次案發當時的情景之痛,但崔珉豪說所言極是,若要問案得先明白案情是如何發生,也才有個頭緒問起。

「朕明白了,你好好休息,有問到什麼,必定與你討論。」朴有天走以前,又道:「啊,這位是朕最得意的太醫,沈太醫昌珉,如果有任何需要,喚他便可。」

沈昌珉在一旁沒表示什麼,只聞崔珉豪答道:「謝皇上。」

而後他倆四眼相對,沈昌珉率先撇過眼,知曉那捕快的大眼不能夠對上太多次,一次便可著迷,二次就足已深陷,故後續他是戰戰兢兢,做好本分,不敢再想太多。

朴有天回宮以後,他那寶貝的人兒也睡醒。朴有天看著他揉眼的模樣,心中有些心疼,腳步趕忙走去,坐上床摟著人兒問:「身體可有不舒服?」

他輕輕嘆口氣,似乎還未腦醒,好些會才道:「有,屁股怪怪的。」

這話讓朴有天愧疚不已,也不知哪來的力氣,便將他打個橫抱,抱進了大殿後方的浴堂,「泡個澡,對身體較好。」

而後朴有天又命下人熱了些藥酒以及準備一些膳食,就讓他在泡澡之時,食用、暖胃。他果真覺得身體舒服,也不介意朴有天對他的摟摟抱抱,只是安然地坐在朴有天的懷裡,吃著他的東西,喝著他的藥酒。

「秀兒。」朴有天輕喚。

「嗯?」

「如果覺得太痛苦,可以選擇不說。」朴有天在他的頸上著墨幾會,便道:「能否說說,昨日的情況?」

他的反應總是無人能及,竟是輕快地答應,「可以。」

朴有天都還未做好心理準備,他便開始說起。

「在我離你差不多十步的距離時,那和尚點了我的肩,問我買不買護身符,於是我全買了,和尚說護身符可加持,效果加倍,所以我就跟他去了那間廟。他讓我跪在墊上,唸了許多我聽不懂的經文,而後讓我喝了符水,說是儀式完畢,能夠開始向佛祖許下心願。」

說到這,他停了下來吃了口稀飯,又開始道:「我就向佛祖說,希望您的身體可以永遠健壯,找到好的國母,且能治理天下有一套,受人民的愛戴。最重要的,是您天天早朝相當勞神勞累,所以健康方面請務必特別加持。」

朴有天聽的都動容了,但他沒察覺,接續地說:「就在我唸完那些心願以後,我就發現身體怪怪的……後來和尚也知道我身體怪怪,說那是佛祖顯靈了。我半信半疑,沒幾會他便說,我可以賣個好價錢,又說我是他見過最笨的貴嬪,最後還說,能上了您的最愛也不錯,後來他就撲向我了。」

朴有天聽至此,是龍顏大怒,但背對的他,仍只顧著吃,語氣像是說著別人的故事般,似乎不覺如何,「也許我真是有那麼點笨,不過我還是希望佛祖能夠顯靈。」

未料他什麼也不在乎,只在乎自己的心願是否能成真。

朴有天連說他傻都不捨,只是摟緊了他的略嫌消瘦的蠻腰,一語不發。

「皇上,您今天可有覺得身體健康呢?」他天真地問,但卻是很認真地想知道護身符的效果。

朴有天拿他沒轍,吻了他的頸子,溫柔地道:「有的,好的不得了。」

他開心地轉了過身去,臉上竟笑了開來,全然不像被害當事者,一點兒也不在乎那事,只在乎自己的心願是否降臨於朴有天,「那就好、那就好,和尚雖壞,但佛祖良心永遠都在,不會騙人的。」

「秀兒。」

「嗯?」

「以後直接喚朕的名吧。」

如此突然的要求,他有些受寵若驚,先是不願,可在朴有天的半強制底下,他終究是妥協了。

待這澡泡完,在朴有天的特別照料底下,他沒多久又睡了過去。即便他生性樂觀,可身體受到的折騰並無法因之而抹滅。朴有天看著他的睡顏,半會,才緩緩走出大殿。

未久便來至內醫院,崔珉豪正好未睡,朴有天便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他,其中只省略了他家人兒許心願的那段。

崔珉豪聽完,果不失其專業,馬上給了朴有天一個方向,「我懷疑和尚可能受了誰的指使,幕後使者既知道秀妃是貴嬪身分,亦知秀妃是您的最愛,有絕大的可能會是宮內之人所為。」

一語就點醒了朴有天,案情撥雲見日,就剩該如何捉出那幕後之人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