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的數額有些超乎了他的意外,並非意外的少,而是意外的多。正當他欣喜底下,老闆卻告訴他,這間麵攤今後會頂讓,意思是老闆決定要退休了。他有些傻眼與無言,後來才知曉,賣牛肉麵只是老闆的興趣,如今年邁已有,老闆打算出國環遊,所以決定頂讓這間店面。

這份如此高薪的薪水,是他第一份同時也是最後一份,老闆帶著歉意與他道別,還特別謝謝他的幫忙,這個月的業績因為有了他,所以麵賣得特別得多。雖是心中有些感慨,可他還是祝老闆能一路順風,希望老闆能在晚年有更充實的生活。

於是今天他什麼也沒做,又回至小窩裡,特別傳了封簡訊給沈昌珉,告訴他,麵攤老闆已頂讓,所以今天的午餐就正常吃,他會去學校找他。螢幕上顯示已讀,可沈昌珉卻沒回覆,他打算收起手機時,簡訊才又在這時傳了過來。

『工作怎麼辦?』

他突然覺得,沈昌珉好似比他自己更關心自己的生活,總為他瞻前顧後,像是怕他餓了冷了受欺負了。

『再找就有。』他回覆道。

沈昌珉這回也真沒回了。他就在房間裡玩電腦、看小說,直到中午時分,才至沈昌珉的系館外堵人。沈昌珉走得快,沒讓他等太多時間,「想吃什麼?」沈昌珉問。

他僅是聳了聳肩,這一個月他幾乎都靠那間麵攤過活,也沒真正去哪兒吃過,「看你。」

沈昌珉比他更熟悉這地段的特色,於是就帶著他,一路來至一間稍為高價的簡餐店,服務費再加上去,約略是三百初頭。他也不介意請自己一頓好料的,便學著沈昌珉點了小火鍋,打算好好犒賞自己一頓。

等待期間,他與沈昌珉沒聊上什麼,想問問沈昌珉一些大學生活的事情,心中又覺得有些彆扭,貌似自己很期待上大學似的。沈昌珉也一直如往常的少話,自然是不會主動告訴他,大學裡有發生什麼好玩的事。他的大眼東張西望,不經意地就見著不遠處的廚房,他突然靈光一閃,便問:「你是不是很喜歡吃東西呢?」

會這麼認為並非無中生有,即使他最近才開始觀察沈昌珉,也能感受到沈昌珉對食物的態度。

「嗯。」沈昌珉應道。

他笑了笑,「那我等會問問這間店有沒有缺人好了,你看裡面的廚師那麼忙,也許我可以進去當助理什麼的,順便偷學幾道菜。」雖然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但他還是看著沈昌珉的眼說:「這樣假日我們也可以自己煮東西來吃,很不錯吧!」

言下之意,是他自己想學來煮給沈昌珉吃,好好答謝沈昌珉一直以來的照顧。不過沈昌珉竟猶豫起來,同他一般一起環顧四周。

他狐疑,不曉得沈昌珉為何會想看得仔細,「怎麼了嗎?」

沈昌珉沒有說出自己的想法,只道:「沒什麼,你想做等會可以去問問看。」

他其實是覺得有點莫名,縱然不明白沈昌珉顧慮什麼,可他能約略感覺的到,沈昌珉心中是有那麼點不安。

「是這裡的東西不好吃嗎?」他問。

「不是。」

「那你怎麼好像不太希望我來這工作。」

他們的餐點來了,沈昌珉看了一眼那位女服務生,便輕聲說:「這裡的人都是過篩選的,各個都很好看。」

他有些瞪大眼,假裝不服氣地說:「你是嫌我長得醜喔?」

「我沒有。」沈昌珉回話的速度快了起來,就連他也有點嚇到了。

「反正我是想應徵廚房內的工作,不需要當門面啦。」

他發覺沈昌珉有些漫不經心,眼神只是一直看著廚房的方向,以及台前的服務生。他也學著沈昌珉看過去,只見服務生與廚房內得工讀生感情都很好,會打屁聊天,也會打情罵俏。

「在廚房工作都會有危險,自己要小心。」沈昌珉總結地說。

原來沈昌珉擔心的是安全問題,但他誠心地認為,沈昌珉的顧忌是另有隱情,可他卻揣不出那道心思。

他吃著麻辣鍋,時不時地瞄著沈昌珉。

那總是深沉的臉龐,要到什麼時候,他才得以將之揭穿,好好探究沈昌珉一翻?






能知道咱昌珉在擔心什麼嗎?
恩康康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