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這行一路待至沈昌珉這學期結束,理論上沈昌珉必須住學生宿舍至下學期結束,可沈昌珉性急,最後連保證金也不屑拿,毅然決然地搬出了學生宿舍。由於他的小窩難以再容下第二個大男人,沈昌珉也只好就近找他對面的空房入住,當了他的好鄰居。

這一陣子他受了沈昌珉諸多的照顧,也因為沈昌珉長期去店裡捧場,總在滿意調查表寫上他的名,久而久之,店長也注意到了他與沈昌珉的特殊關係,似乎在沈昌珉有意無意的滿意調查表底下,幫他加了一些薪水,也算是回饋沈昌珉對這間咖啡廳簡餐店的長期貢獻。

他曾問過沈昌珉,常常去店裡寫他的名字,用意是不是真的希望店長能加他薪水?他想探究沈昌珉想法,不過沈昌珉一直迴避他的問題,直到至今也沒個答案。可當下學期開始,沈昌珉的課程似乎變忙了,去店裡找他的次數相對銳減,就連店內的員工都好奇,甚至以為他與沈昌珉吵了架。

不過就因沈昌珉的拜訪次數減少,他才有真正與其他員工來往的機會。一般來說,只要沈昌珉在店內,他大多時間都會將注意力放在沈昌珉身上,看他在店裡做什麼,通常都喜歡點哪道菜,沒事做時也多半會偷溜去找他聊天。

這回沒了沈昌珉,他算是重新認了店內裡的人,才知道其實他人氣特旺,許多在外場當服務生的女孩子都很喜歡他。他聽聞時是有那麼點高興,可也矛盾地覺得莫名,自己到底是什麼條件讓別人給看上?

就在他狐疑自己的優缺點時,店長調派了他的工作,希望他當店裡的門面,來前台當服務生。當被告知時他有點錯愕,可畢竟是工作,他將原本的崗位交手以後,便也順店長的意當起門面來。這回他才曉得,原來自己的優點是『長得很正』。

他覺得這理由若被沈昌珉知曉,自己肯定會被嘲笑。不過能當服務生也好,沈昌珉來的話,他至少有正當理由可以找沈昌珉打哈哈。只是他想得有些美滿,在他調任以後,沈昌珉卻比他忙,忙至他回到家時,衣服也還沒洗,沈昌珉也未回到家中。

他多次想問問沈昌珉在學校究竟忙些什麼,可自己也自顧不暇,於是他們的生活習慣有了些改變,約定好看誰先回家就先替雙方收拾髒衣服拿去洗,而非像以前那樣,家事統統交給沈昌珉。

當接觸越來越少時,他的生活重心在不知不覺中慢慢地移轉。自從知道店內有人喜歡他,他也不自覺地想去探聽是哪位姑娘看上了他,除了賺錢以外,他的生活似乎添了令一道色彩,也就是『愛情』。

他總沒有一個好好的時機來向沈昌珉分享這些事情,他想找一天約沈昌珉出來喝咖啡,告訴他自己被人喜歡了,而喜歡他的那人,他也覺得有好感,想讓沈昌珉鑑定鑑定。不過他遲遲等不到沈昌珉這個鑑定人,校內的事物似乎將沈昌珉纏太緊了,所以他沒經過沈昌珉的同意,便逕自答應了女孩的請求。

他的世界開始花兒朵朵開,明明才開始交往第三天而已,他的春風盡寫在臉上,就這麼,讓好不容易有空檔的沈昌珉看出了端倪來。那天還是由他服務沈昌珉的餐點,沈昌珉一慣寫上他的名,送出了滿意調查表。

結帳時,他也不待沈昌珉過問,便在櫃台邊傾身向前,偷偷地告訴沈昌珉:「我跟你說,在一點鐘方向的那個女孩,是我的女朋友喔!」

他就像新婚者一般,急著介紹女友給沈昌珉看。未料沈昌珉先是傻愣,後是看著他,錢一度忘了拿出來,似乎有些呆掉了。

「欸,八十元啦!」他提醒著,又道:「周日有空嗎?要不要一起逛夜市?我順便帶她讓你認識。」

沈昌珉拿出了八十元來,臉上面無表情,而他就像斷了沈昌珉的訊號一樣,瞬間感受不到沈昌珉的情緒,也摸不著頭緒,完完全全地,就如被封鎖的基地台,讓他無法與沈昌珉的腦中做連結。

這種感覺,像就陌生人一樣。

「嗯。」沈昌珉突然悶道。

「那……要記得喔。」

他的雀躍也被削減一半,對於沈昌珉的反應,他已無法判斷代表什麼意思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