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照常替他洗衣服,只是已沒再進過那間簡餐店,也少許與他傳簡訊對話,即便他出於好意的噓寒問暖,得到的回覆僅是簡短,他總有不好的預感,但卻不敢直接問沈昌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不想按照自己的直覺做事,一來他不是女人,二來直覺老是沒有得以依據的證據來證實是自己讓沈昌珉不開心了。他只能睡服自己,沈昌珉是太忙,所以才沒有來找他,一切就跟往常一樣,他真的不需要多想。

「珉豪,我們等等去夜店好不好?」他看了眼小女友,有些苦笑道:「不好吧,那種場所……而且我不能太晚回去。」

「為什麼啊,可是我想去看看啊……。」

「昌珉說過下班以後就要回家,而且,他已經幫我洗了很多天的衣服了。」他尷尬笑道。

「你幹嘛這麼聽他的話啊?」

被這麼問起,他才發現原來沈昌珉立下的規矩竟深植在他的腦中,甚至滲透了他的生活。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聽沈昌珉的話,可仔細想想,沈昌珉做事一向謹慎,聽他的總不會有太大的錯誤發生。

他最後還是婉拒了小女友的請求,未料小女友卻轉向說要去他的小窩坐坐,這樣的請求有些觸動了他的敏感神經,又說:「不好吧,孤男寡女的。」

他一樣有自己的矜持,交往也還不到一個禮拜,就大喇喇登門造訪,若被自己的父母知道,肯定也是覺得不妥。

「欸,我們都是男女朋友了耶,況且……你不要對我怎樣就不錯了!」

說得天底下的男人都是禽獸似的。明明要來的是她,怎最後又變成自己才是需被防範之人?就算男人天生就較衝動好了,女人也必須懂得保護自己,而不是一味的要求男人讓步,「如果你怕,就不要來。」他有些冷漠地說。

看看時間,他已想回家了。好不容易能夠早退,他希望這次的衣服能是他幫沈昌珉洗。於是,他什麼也沒說便逕自地轉身就走。小女友是跟了上來,但卻對他訓了一頓,說他不體貼,不懂感情,方才的話只是女生的慣性撒嬌而已。可對他來說,他哪管得那麼多,是真是假,是真誠又是虛偽,他只想彼此誠實以對。

但為了表現出一點男人的風度,他這路上也沒回嘴,就這聽著小女友的訓話。待他們來至家門前後,他掏出鑰匙要開門時卻發覺門鎖已被打開,他吃驚一會,衝進房門後便見那替他收拾衣服、順便整理他房間的沈昌珉。

沈昌珉轉身與他相對,倆人沉默幾許,沈昌珉難得率先打破沉默,「我拿衣服去洗。」

似乎是明白人家帶了女友回家,所以想快速閃避,以免成了電燈泡。可當沈昌珉與他擦肩而過時,他卻趕忙地捉住了沈昌珉的手臂,「今天換我幫你洗。」

沈昌珉竟如此好說話,又將洗衣籃還給了他,人轉身就走。他都還來不及介紹小女友,沈昌珉便將房門給帶上,沒幾會,他也聽見沈昌珉關上自己房門的聲音。他錯愕地站在原地,即便直覺這種東西有時候不可信,可他就是知道沈昌珉很不爽他,至於是什麼原因,他想不透。

「他怎麼了啊……是不是不喜歡我來?」小女友問。

他心情有點煩,只是搖了搖頭,低聲說:「還是你改天再來?我這裡有點亂。」

「我才剛來你就想趕我走喔?」

他閉了上嘴,已懶的回應這種『撒嬌』,只覺身體疲憊。最後小女友也識相,在他的陪伴底下,早早就回家了,讓他在今夜裡獲得了一絲的喘息空間。他的大眼看向了洗衣籃,最後還是起身,下了樓洗衣服去,但這夜他已熬不住最後的四十分鐘,倒頭人便睡死在床。

隔日一早,當他想起自己與沈昌珉的衣服時,是趕忙地衝下樓去,就怕衣服悶久了會發臭。然而,眼見的依然是已被晾好的衣服,井然有序地掛一起,一看就得以知曉又是誰暗地裡幫助了他。

他如同上次一般,傳了簡訊給沈昌珉,向人家抱歉又答謝,只是,螢幕上依舊只有已讀,而沒有回覆。他有些難以想像,甚至這輩子也沒想過,自己竟會為了這麼點破事,而差點飆出了眼淚。

到底……他是惹到了沈昌珉什麼?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