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沈昌珉說好的約會,沈昌珉延遲了大概三個星期才與他們一同外出逛夜市。一見沈昌珉的簡訊說自己這週可以,他幾乎是鬆了一口氣,心中像是放下了一顆大石,感謝沈昌珉還願意理他。

就這麼點小事也讓他有了精神好好面對工作,雖說小女友總陪在他身邊,可說句實在,他覺得『愛情』跟他所想得有些不同,一剛開始他還有些沾沾自喜有人喜歡,但認真地想下放感情時,他才知道那是多麼不容易。也許他是吃多了沈昌珉的口水,所以做起事來也特別謹慎,在還未達一定程度之前,他不想做出逾越自己本分的事情。

而讓他最為深刻的是,女孩不如沈昌珉能讓他生活輕鬆,似乎還不經意地成了他生活上的桎梏,綁手綁腳,讓他做不了自己,只能迎合女孩維持一個眾人眼中『好男人』的形象。

這些事情他沒向誰訴說,一來他沒有更要好的人值得他吐露心聲,二來是他認為要好的人已與他陌生,所以他不敢再多說什麼,就怕又增高自己與沈昌珉的圍牆。

他滿心期待今晚的夜市,打算來個破冰之會,好好問問沈昌珉,最近日子如何,如果自己先前有得罪他的地方,他希望能夠請求原諒。難得彼此有時間在一起,他可不想就這麼搞砸了。

不過事情卻也沒能如他所想得容易,待他帶著小女友會見沈昌珉時,沈昌珉的神情依舊冷淡,眼神總是迴避他的大眼,似乎不願多談什麼。直到現在沈昌珉仍維持關閉基地台的狀態,他很想直接抓住沈昌珉問個清楚,只可惜他沒那膽量。

「這是夏夕,她家中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叫夏景喔。」

他尷尬地笑著介紹,只見沈昌珉沒有任何反應,也僅是給了與他差不多的笑顏,表示自己並沒有很想知道。

「昌珉……」他無奈輕喊,卻未料夏夕是膽大地環住了沈昌珉的臂膀,笑道:「請多多指教喔!」

沈昌珉依舊笑臉,但卻緩緩地抽離自己的手臂,與他換了位置。

這路上他依然沒辦法如願地破冰,直到一夥人來至熱鬧的夜市,他們仨人也隨人潮走進。若有所思之際,他與夏夕分了距離,沈昌珉也差他十步之距,他沒回頭,也不想回頭,逕自地找著自己想吃的攤位排隊。待他意識到只剩自己時,他才墊起腳尖左顧右盼,盼見了夏夕與沈昌珉在一起,看著夏夕與沈昌珉有說有笑,但他知道那笑並非出於真心。又見沈昌珉彎身在夏夕耳邊說了些話,沒幾會,夏夕竟給了沈昌民一巴掌,卻被沈昌珉一手擋了下來。而後,沈昌珉轉身便走了。

他拿了小吃後便迅速地回至夏夕身邊,問道:「發生什麼事了?昌珉呢?」

「你走開啦!」他一頭霧水,但卻不喜歡別人給他難堪,「幹什麼啊!」

夏夕抬頭看著他,噘著嘴說:「反正他說他要先回去了。」

「總要有個理由吧?」

「你不會自己問他嗎!我就看他會不會傷害你!」

這什麼意思?

夏夕也不理他,一個人走了回家。只剩他不明所以,可他還是進了夜市裡,多買了幾樣東西,決定帶回去給沈昌珉充饑,順道問問方才的事情。他走進公寓裡時,直接地敲打沈昌珉的房門,希望沈昌珉能給與他最後的機會,好好問清楚事情,也讓他有機會破冰。

「昌珉……我幫你買了點東西回來了。」

沈昌珉好似沒反應,房間內也沒有任何聲響,讓他一度懷疑房內是不是沒有人。但很神奇地,他就是知道沈昌珉在裡面,沈昌珉絕對在裡面。

「昌珉,幫我開門吧。」即便他有沈昌珉房間的鑰匙,他也不想輕易動用。他希望沈昌珉能待念以前的情感,為他打開這扇門,「剛剛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自己先回來啊?」

他聽見了沈昌珉的腳步聲,可過了許久,沈昌珉也未替他開門。

「如果我先前惹到你,我會跟你道歉的。」他悶了半響,才又無辜地說:「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門這時被打了開,沈昌珉臉色凝重,可也替他接過手上的小吃,讓他順利地進了房間來。他輕輕地帶上門來,人就站在門邊上,看著有些落寞的沈昌珉。

「你怎麼把夏夕弄哭了啊?她為什麼要打你?」他想了一會,又道:「她還說什麼,就看你會不會傷害我,你們到底講了什麼?」

沈昌珉坐在床上,不發一語,「你至少說些什麼吧……。」他的劍眉都垂了下來,就希望得到沈昌珉的一點回覆。

沈昌珉的呼吸聲很輕,像是刻意壓抑,他想向前,但卻難以勇敢。

「她說,問我要不要當她地下男友,反正你笨,不會發覺。」沈昌珉聲音跟呼吸一樣輕,續道:「我告訴她,我討厭淫蕩的女人,還叫他去醫院驗看看有沒有得性病。」

他的眼瞪得很大,耳朵又聽沈昌珉這麼說:「我還告訴她,我喜歡你,所以她量我不敢告訴你事實,她說,喜歡一個人就不該讓他受到傷害。」

他的心情異常的平靜,就算知道自己已被戴了綠帽,他的心也鬆了口氣。

「就這樣。」沈昌珉抬起頭來看著他說。

對於夏夕,他已無話可說,反正那也不是他真正所在乎的事情。他較在乎的,是沈昌珉喜歡他這件事情。這事情比戴綠帽而言還要來的嚴重,幾乎是讓他無法說話,更是難以思考。

「別浪費時間……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似乎不敢接受這樣的事實。

未料沈昌珉聽見這話,幾乎是皺起眉來瞪著他看,「浪費?」

沈昌珉站起身來,氣勢逼人地朝他走去,他下意識想逃,身後之門雖是讓他成功開啟些許,但那程度不足讓他遁形,唯一的希望便又讓沈昌珉給壓了回去。

『砰』的一聲,沈昌珉的大掌打在門上,他緩緩地轉過來看見了沈昌珉憤怒的眼神,大眼無措地不知該往哪看,「既然都浪費了,你倒是說說你要怎麼補償?」沈昌珉壞笑起來,又說:「你總共浪費了我壹億兩仟六佰壹拾肆萬肆仟秒,你怎麼賠?」

左邊的路被沈昌珉的手臂擋了下來,才正打算往右邊去,沈昌珉的右掌又打在他身後的高牆,將他囚在雙臂肩,不讓他離去,「你可以每天陪我做一次愛,做滿壹億兩仟六佰壹拾肆萬肆仟次,我再考慮要不要放棄你。」

他幾乎是嚇壞了,沒膽子回應,只見沈昌珉又說:「你一定在想,我說話為什麼可以這麼下賤又沒水準,但你一定不知道,我就是因為怕我的語言刺傷你,所以一直都克制著自己說話的頻率、句子、甚至斟酌每個字。」

「交什麼女朋友,真他媽浪漫,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接受這樣的事實嗎?」沈昌珉狠地揍了他身後的房門,怒道:「你壓根賠不起,卻說我浪費!」

他的大眼終於直視了沈昌珉的雙眼,他說不出話,也不曉得自己該說什麼,只曉得自己的破冰計畫,應該是失敗了。

「從今以後可以不再來往。」沈昌珉突然說道:「但你必需一筆勾銷。」

他都未問該怎麼做,沈昌珉便堵住了他的紅唇,奪了他的嫩舌,將他整個壓上了身後的房門。他死命地抵抗,卻抗不了沈昌珉鋼中帶柔地熱吻。這吻是心酸、是埋怨,也是代表他們很有可能就到此為止。即使已是尾聲,沈昌珉也不敢怠慢每一刻,好好地在吻中與他道別。

他不爭氣地被吻軟了身子,本是沒什麼熱度的唇,也熱的不行,呼出的氣息都是熱氣。腦子都未清醒,大眼卻先迷濛地妥協了沈昌珉。

「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