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避免沈昌珉懷疑他的鬼鬼祟祟,他幾乎是使出了渾身解數,不論是土遁、尿遁、神遁,他絕對要小心翼翼地遁過沈昌珉的銳利雙眼。可問題是,不是只有面試這次他才需要遁來遁去,若面試後老闆願意收他,往後的日子才是他真正困難的開始。

他能夠瞞過沈昌珉多久?一個月、兩個月?他想不可能,至多三天吧。但他怎麼也沒想到,其實在他第一天要去面試時,沈昌珉就覺得他有問題。不過沈昌珉也無特別跟蹤或如何,似乎都只是在暗地裡偷窺他的生活,只希望他別出什麼事。

他搭乘捷運來至這城市的最精華地帶,照著路標所指方向,徒步地來到了『閃神歌舞伎町』。光是看這棟建築的外表,還真會讓人誤以為是什麼大集團事業,若沒有這顯眼的招牌,他不認為有人能夠聯想這棟建築的背後竟是『鴨子店』。

他吞了吞口水,心意已決,決定就這麼豁出去了。牛郎嘛!賣賣笑錢賺夠以後他就會走人,不會在這種地方徒留太久。但說真的,即使是如此,只是想踏進這棟建築的他就顯得有些卻步,直覺告訴他,這裡不是閒雜人等能夠進入,沒幾分的膽量,還是不建議找這種頭路。

可惜金錢的誘惑他沒辦法抗拒,他還是帶著必須償還醫療費的壓力,硬是走進這歌舞伎町,尋求櫃台小弟的幫助。

「呃,你好,我是來應徵的。」他額頭都沁出了點汗,故作鎮定地說道。

櫃台小弟朝他有禮貌地微笑,告訴他樓層號碼以及電梯方位,他就這麼揹著背包,一人前去面試場地。當電梯將他送上樓以後,他看了看時間,沒想到面試已經開始。他看著會議廳,陸陸續續有人從裡邊來來去去,這樣的場面他算熟悉,不過最讓他吃驚的是,竟然有人從會議廳哭著出來。

是什麼面試這樣可怕,至於把人嚇成這樣?

「崔珉豪。」

一會兒的時間,就輪上他去,他嚥了口口水,便也隨帶路者進了會議廳。會議桌上什麼也沒有,只有一位老女人。看上去有些霸氣,嘴裡還抽著菸斗,整間會議廳都是菸味,讓他難以適應。

「連這點菸都受不了,怎麼應付喜歡抽菸的女人?」他捏住了自己的冷汗,煙霧散去,才看清楚眼前的老女人,「你長得不錯,外表與體格都符合我們的標準。」

他都還來不及反應,老女人又說:「過來。」

他路走得有些彆扭,走近老女人的身邊,才看清老女人的臉。這女人雖老,可散發出的氣息就像是個有頭有臉的企業家,就如這棟宏偉的一樣,很難與『鴨子店』做聯想。憑他長期打工的經驗,他敢賭定眼前這老女人絕對是歌舞伎町的老闆娘。能將這種生意做得如此之大,他能夠明白,也預見得到,因為一個謹慎的生意人,最重視的就是商品的本質了。

「你有什麼本事?」老闆娘問。

他想了一會,才淡定地說:「我有豐富的服務業經驗。」

老闆娘竟笑了出聲,「你還青澀,可能不懂我問得是什麼,我是指應付女人,你有什麼本事。」他真的愣住了,又見老闆娘道:「像是怎麼哄騙,床技如何等等,難不成你還是處男?」

這種事情一般是不可能寫在履歷上,而他也不擅長說謊,便誠實地點頭:「嗯。」

「那我來看看你有沒有培訓的價值。」他還未消化這句話,沒想到自己便被老闆娘捏住了大腿肉,他知道下一秒老闆娘的手會往哪去,身體竟本能地擋住,紅著臉道:「不行!」

老闆娘也真停手,回過身只將他的履歷往回收桶丟,低聲說:「你不合格,可以回家了。」

「我……可是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工作!」

「但這份工作不適合你。」

「可是我真的需要……。」

老闆娘冷眼地看著他,又撿起了他的履歷再瀏覽一次,「你說你有豐富的服務業經驗?」

「是。」

「在這當服務生一個月有七萬,這裡的服務生工作較特別,我們會分配一位牛郎給你,除了接客時的工作外,還必須一手包辦他的生活,不能讓他忘記每個客戶的特徵以及愛好,當然,還有替牛郎安排性服務的時程,不能虧待每個女性客戶。」老闆娘瞥了他一眼,問道:「有興趣嗎?」

他以為自己在做夢,如此七萬的高薪,他怎可能就此放過,「有、有的!」

「很好,等人事部的通知就行,不送。」

他幾乎是開心地奔出了歌舞伎町,還差點忘記這件事情不能夠讓沈昌珉知道,順手就要將簡訊給傳了出去。他趕緊刪除短訊,又將手機給收了起來。

老天爺果然還是眷顧著他,但可惜的是,他千千萬萬沒有料到,沈昌珉竟會為他也一同淌進這混水,喪葬大好前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