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瞞的還是瞞不住,而他也高估了自己隱瞞的能力,就在沈昌珉將郵差投遞錯誤的信件交給他時,他就知道自己進了死胡同,除了讓沈昌珉毒打一頓以外,他已無處可躲,再多說什麼也僅是白費。沈昌珉進了他的房後,還順便地帶上門,兩人沉默無語,他已做好準備接受沈昌珉的懲罰。

「你自己要小心。」沈昌珉輕聲說道:「去那種紅燈區工作,一向都要特別小心。」

他意外地看著沈昌珉,看來他又錯怪了沈昌珉。到了這臨頭,沈昌珉似乎比他更清楚若要償還債務,必然是得選擇風險較大的工作從事。風險越大越有賺頭,但相對的,犧牲安全也必須是事先就要有的認知。

「昌珉……。」

他拿著人事部寄來信件,捏在手心裡,只覺自己有些愧疚。他從沒想過自己最後竟會踏入那種地方,就算僅是端菜的服務員,說出去也不會贏得他人尊重。

「這工作最晚到幾點結束?」沈昌珉又問。

他才發覺這也是他必須思考的問題,一般歌舞伎町都晚上才開始營業,那麼相對地,他上的班也絕對是晚上,很有可能他下班的時間地鐵已經休息了,「我猜可能要到很晚吧,我會坐計程車回來。」他說。

沈昌珉蹙了眉,想了一會便朝他搖頭,「太危險,我去載你。」

「載我?那太麻煩了,不需要啦。」他擺手又說:「況且你怎麼載阿,我們沒有交通工具。」

「我自有辦法。」沈昌珉輕聲說。

雖然他不想造成沈昌珉這麼大的困擾,但他心知肚明,一但沈昌珉說死的事情,他就沒有挽回的餘地。況且,他也不想在這點上與沈昌珉爭論不休,能夠贏得沈昌珉的寬恕,這對他而言已是莫大的鼓勵,至少還有沈昌珉認同他的辦法,以及短期間內的職業。

「如果要到凌晨的話,我就自己坐計程車回來。」

「不用。」沈昌珉強勢地駁回。

他輕嘆了口氣,隨後臉上掛上一抹安慰,「謝謝你,昌珉。」

沈昌珉沒說什麼客氣話,轉身開了門便離去。

看來他已不需要去想怎麼隱瞞沈昌珉了,他自己也無想到,事情會這麼快就曝光。但仔細想想,曝光也是好事,畢竟彼此間有秘密,感情就容易有縫隙。即便他還未告訴沈昌珉自己的心意,他對自己的選擇也已清楚,沈昌珉是一個靠得住的人,無論是當好基友,還是情人。

然而,在他開始上班以後,他將自己的時程通通交給了沈昌珉。一般來說,他開始上班的時間是下午四點,他必須會見牛郎,替他安排美容室或者準備晚餐,接著六點開始接客,一路至十一點將牛郎送進恃寢為止,他便可以下班去。

工作看起來很簡單,可剛要上手並不容易。

他所負責的牛郎有些只高氣昂,人雖長得比一般人正,但個性卻不怎麼好。只要他反應慢,就容易惹上一頓罵。不過他明白這只是剛開始,上手以後情況就會開始好轉了。除了認識環境以外,他也必須抱著客戶資料回家做整理,企圖在短時間內上軌,避免再被嫌棄。

工作的第一天難免會有差錯,他總會將葡萄酒的年份唸錯,數字容易顛倒。可錯了一次以後,他也不再打自己的臉,激發自己高中時的背誦能力,盡量符合公司的規定。

好不容易結束了有如戰場的工作,他拖著疲憊的身軀搭乘電梯至一樓處,走出門外以後,他見到了容易讓他暖心的人。沈昌珉果真來接他了,雖然代步機器說不上個檔次,但也足以讓他倆度過這一段非常時期。

他抱著手中的資料走至沈昌珉的面前,笑問:「這台電動腳踏車要多少錢啊?」

沈昌珉瞥了他一眼,拿過他手上的東西,便放進了前頭的菜籃裡,「你不用管。」

「我可以分期償還給你。」

「不需要。」

「付一半也可以。」

「不用。」

比吃柴油還安靜的電動腳踏車,一路上的對話,他們彼此都聽得清楚。在人煙稀少的夜裡,沈昌珉載著他騎過十幾座紅綠燈,他不自覺地靠上沈昌珉的肩膀,輕聲嘆息。他真的很累,但他真的也很感謝,這路上總有那麼一個人,帶著他橫越任何斷背山谷。

「昌珉。」

「嗯?」

「真的謝謝你。」

徐風吹來,心情很暖,這是個好睡的夜晚。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