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智順利的說服了獄士官,然而帶著金俊秀回到太子殿。

「太子近日身子似乎不好,常揉腦袋。」熙智邊走邊說著。金俊秀看著熙智的側顏,便說:「想必是勞煩。」

「請您治治他吧,什麼方法都好。」

「小的也怕無法治好。」

熙智停下腳步,看著金俊秀,然而在他耳邊輕聲的說:「等等不論太子提出什麼要求,順順他吧。」

金俊秀點點頭,連熙智都這麼說,想必朴有天的心情真的極度的壞。熙智將人送到後,看朴有天不在殿內,於是告訴金俊秀去後方的後院找朴有天。他隨意的拿了一件朴有天的衣裳,就趕著他去。然而熙智命太子殿所有的下人退下,自己便也離去。金俊秀一個人走著這長廊,手裡拿著衣裳,不自覺就握緊了起來。不是他不願見朴有天,而是自己有些許的不敢見現在的朴有天。可他人也卻未停下腳步,仍是走進了浴堂裡。他一見朴有天一個人仰著頭,閉上眼,似乎在沉思一樣,他也悄悄的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卸下,然而於朴有天的對面泡進了浴池裡。

朴有天一聽有人下水,便問:「俊秀嗎?」

「是。」俊秀輕輕撥著水,洗著身子。

朴有天一聽是人兒的聲音,人就安心的讓自己身子更沉進水一點,頭靠著後頭的天然石子上,有些疲憊的閉上眼。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那舉動,自己想過去更清楚他的臉蛋,但卻無勇氣。

「太子您頭疼嗎?」金俊秀那酥軟的聲音迴響在這浴池裡,傳進了朴有天耳裡。

「是有點疼,不過我想等應該就好。」

「需要小的替您緩解否?」

「你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朴有天拒絕了金俊秀的好意,讓金俊秀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他們兩人也就這麼安靜的替自己洗著身子,一句話也沒再說。朴有天泡完後,起身便換上乾淨的衣裳,臨走前就說:「俊秀,泡好了衣裳留著便可,有人會收拾。」

「好的。」

朴有天看著那在池子裡泡的粉紅的身子,又說:「等等來臥房找我。」

金俊秀抬頭看著朴有天,然而臉上有些泛紅,只是點著頭。朴有天也就離去了。等待金俊秀梳洗完畢後,他便穿上熙智給他的衣裳,趕緊得走至朴有天的臥房。朴有天抬眼便看見金俊秀穿著自己的衣裳,臉上也有些開心的笑了起來,「挺合適的阿,就肩上寬了點。」寬是寬了一點,不過整體而言還算合身。金俊秀也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裳,臉上也笑了開來,「您喜歡嗎?」

「喜歡。」朴有天回。

這笑容他似乎許久沒再看見了,這回金俊秀臉上倒是笑出他朝思暮想的笑顏來,讓他感到一抹安慰。可這次,該說的正事他還是得告訴金俊秀,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朴有天拉著金俊秀坐至自己一旁的椅子,然而開口開始向他訴說所有的事情。從被誣賴抓錯藥,然而他的膳食裡被下藥,有誰是相關人物,有誰是牽連人物,他一併的告訴了金俊秀。但金俊秀聽完後臉上倒是呈現一個相當可愛的表情。他雙眉挑的高高的,臉上整個覺得不思議的看著朴有天,原來發生了這麼多事他都不曉得,自己當事人全然的被埋在谷底,默默的受這群摯友的保護。

朴有天伸手就摸上他的臉,然而說:「時間大約明後日,再審之時我會將所有罪證拿出,殺了他們。」

金俊秀一聽朴有天要砍那些人的頭,自己聽了也多了幾分的害怕,「要不……原諒他們吧。」金俊秀小聲的說。

朴有天瞇起了眼,「你要我饒了他們?」他幾乎是抑制了自己的情緒說著這話,可金俊秀仍是感覺的到朴有天的氣憤。

「小的……其實……就放過他們吧。」

「你放過他們,他們會放過你嗎?」

「可那是人命啊!」金俊秀抓起了朴有天的手,緊張的說。

朴有天輕笑了一聲,「俊秀,我治人不治病。」

金俊秀內心震撼了一翻。他臉上五官幾乎皺成一塊,沒想到當初對朴有天的辯詞如今卻被反將一軍。

「皇后以及太子妃都是有苦衷,在您疼愛小的時候,太子妃也是痛苦的,這些犯下的罪過不是不能理解,也不是不能原諒。」金俊秀更是握緊朴有天的手腕說著。

「我能理解,可卻不能原諒他們想殺你。」

「但……」

「況且你非皇室之人,無立場替他們求情。」朴有天抽回了自己的手,然而一把抓起金俊秀。金俊秀也隨之站了起身,他將金俊秀拉向自己,又說:「該斬的,還是得斬。」

金俊秀眼眶有些泛紅的看著朴有天。雖說自己非皇室之人,可自己怎麼說起來也是事件的當事人,為何自己沒能替他們求情?

「太子您不能這樣……事情緣由都曉得了,莫得理不饒人。」

朴有天那桃花眼冷著回看金俊秀,一把就拉著金俊秀,然而將他推上了床,「我得理不饒人?究竟是誰過分!」

金俊秀跌坐在床上,抬眼看著那氣憤的朴有天,霎時,朴有天將他壓上了床,鬆了他腰上的腰帶,便脫了那件他說他穿起來好看的衣裳。

「不,太子……。」金俊秀推著他,可卻徒勞。

「不准喊我太子!」

朴有天索著金俊秀頸肩的芳香,又是一陣啃咬,如同上回,他想在金俊秀吋吋的肌膚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有、有天……您等等。」

「就你最過分!不支持反責罵我!」

朴有天脫去了金俊秀的褻褲,便握上那他的脆弱,「就你!」

他粗暴的吻了金俊秀的唇,然而手裡不停的搓揉著金俊秀的寶貝,讓那原本是垂落的寶貝,漸漸的挺了起來。

「嗯唔……。」

金俊秀的力量像是被吸去一樣,本拒絕的這暴戾的朴有天,可最後卻無能反抗的臣服於他。朴有天吻罷,手裡也沒停歇,讓金俊秀舒服的扭動著。

「要我饒恕皇后與太子妃,你只有一條路可以選。」

金俊秀恍神的聽著,只覺自己的身子快達高潮,那充滿情欲的臉蛋看著朴有天,看的他萌生起了玩性。他放慢了手中的速度,然而輕輕的愛撫著寶貝的頂尖,又是親又是吻的在金俊秀身上遊走,可卻不忘開出自己的條件,「這條路,就是你得成為我的太子妃,你一命,抵兩命。」金俊秀喘著氣,本想高潮的寶貝因為朴有天慢了速度而出不來,在情欲的浪潮裡,他還是聽見了朴有天的條件。

「小、小的……」朴有天有趣的逗弄著,看著金俊秀的神情。而金俊秀卻伸出那雙白皙的雙臂,環上朴有天的後頸,然而抱住了他。

「小的願意……。」

朴有天聽見這話,臉上也笑了起來。人欺身壓了上去,給予了雙方內心最深層的需求。

這需求不是即將到來的情欲,而是往後未來所需的陪伴以及愛戀。

我的太子妃,金俊秀。


────未完────
這算什麼?
求婚吧 。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