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醒過,他是幫沈昌珉買了傳統早點,兩粒饅頭與溫豆漿,替沈昌珉省了功夫,不需要再額外花時間出去買早點。昨夜沈昌珉大概也喝得夠醉,可能今天會睡比較晚,趁這時間內,他便也替沈昌珉洗了衣服與打掃房間,好讓沈昌珉不需再為室內環境擔憂,能安心地睡。

可就在他掃完地以後,沈昌珉也醒了過來。他放好掃帚,走至沈昌珉面前蹲了下身,看著沈昌珉的臉問:「身體有不舒服嗎?」

沈昌珉撥了頭髮,輕輕地搖頭,「沒有。」

「那就好。」他微笑道:「我買了些饅頭跟熱豆漿,你等一下可以吃。」

他站起身時,沈昌珉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久久未語,好一陣子才道:「對不起。」

他的心情一直都很複雜,而且他也相當清楚,這種心情不是短時間內得以控制。對於沈昌珉付出,他認為自己已沒有理由拒絕,況且事情已至此,他們誰也無退路,唯有接納事實,他們才有機會破鏡重圓。

既然他已選擇如此,他也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即便往後的日子可能會更苦。

「去刷牙洗臉吧。」他聲音不大地說。

老實說,他不想提及眼前的問題,目前的他也許適合暫時逃避,對於生活他能夠認真面對,但對於感情,他想他必須藉由長時間的熬煮,才有辦法判斷自己是否真有耐心以及耐力,又或者,能否包容這一段相當不按理出牌的感情。

在沈昌珉刷牙洗臉時,他也拿著拖把進廁所裡清洗,倆人沒有話語,但彼此卻能感受這之間的矛盾與困境。他們只能藉由生活的忙碌來掩蓋心底最真實的感受,可這般強制鎖在心裡感受,什麼時候會鎖不住,何時會爆發,沒有人知道。

情緒總像未爆彈一樣,一旦控制不好,結果總是兩敗俱傷。

待他準備好一些行程以後,時間也至十點了。這時候商家應該開了許多,他來至沈昌珉的門前敲門,問問沈昌珉要不要與他一同出去買客人的生日禮物,沈昌珉是二話不說就從房內走出來,下樓牽了電動腳踏車,一同出發。

在後座的他有些恍神,街道上的景物似乎都入不了他的眼,且最近又有些累,沒什麼心情欣賞。但眼前最讓他動容的東西,便是沈昌珉的肩膀。其實他比誰都知道,就算自己很氣,但他也難以棄守沈昌珉的肩膀。曾經為他扛過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什麼都還未報答,說實在,也無對沈昌珉發脾氣的餘地。

他們花了點時間挑禮物,又去了藥局,將他想準備的東西買一買以後,倆人便就近吃了午餐,再一路騎車回小公寓。下午時分,他睡了點午覺,三點後便開始準備去歌舞伎町。這回他沒有不等沈昌珉,反倒倆人同時出現在門口,又一同前去歌舞伎町工作。

他試著把自己的注意力擺在工作上,將他該做的事情做完,才又領著沈昌珉一同至接待大廳。他們在電梯內也不像以往各自站在角落,他與沈昌珉靠的近,趁著沒什麼人時,小聲地說:「你這樣真的很好看。」

人果真要衣裝,先前沈昌珉的自我打扮,看上去像極了日本愛好蘿莉的宅男,但現在經過改造一翻以後,整個人都煥然一新,就連他也不禁想多看幾眼。

「被迷住了嗎?」沈昌珉壞笑問。

他也不甘示弱,嗆道:「自戀。」

沈昌珉輕輕地摟了他,直到第十樓層,他們才拉開了距離。

離開始工作還有半個小時,他們是隨意地在接待大廳裡閒晃,看著落地窗外的夕陽,他心底又莫名一陣地心酸。等會又得看沈昌珉接客,說到底他還是五味雜陳。但為了不影響工作,他告訴沈昌珉自己想去廁所一會,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靜一靜。

其實他的心思沈昌珉早已看在眼裡,就在他進廁所不久,沈昌珉也跟著進來。他替自己洗把臉,抬眼便見身後之人,是嚇了一跳。

「你幹嘛啊?」

「看看你。」

「你胃藥有吃嗎?」他企圖轉移話題,卻沒料沈昌珉是拉著他的手腕,將他一同擠進了最後一間的廁所,「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沈昌珉說。

他也沒迴避,直道:「那也不需要多說什麼。」

沈昌珉倏地捏住了他的下巴,將他的視野擺向自己,逼迫彼此四眼相對。他從沈昌珉的眸裡可見著最複雜的自己,他是看穿了自己,可同時地,也被沈昌珉看破了洞。

在無聲底下,對於沈昌珉的湊近,他沒有閃避,反倒是迎接了沈昌珉的深吻。雖是羞澀不知怎麼回應,可在沈昌珉的引導之下,他的手也抓皺了沈昌珉的襯衫,隨著沈昌珉起舞。

也許他最欠缺的不是沈昌珉的承諾,承諾容易撕破臉,他反而較需要沈昌珉的行動。一個隨感情而牽動的行為,他比較相信這才是人類的真性情。至少對於他來說,他是真喜歡上了沈昌珉,這點無可置否。從僅是抓著沈昌珉的襯衫開始,他也膽大地抱住沈昌珉,在沈昌珉的擁吻裡頭,順道安慰自己。

不論未來如何,至少現在他還能擁有沈昌珉的愛意與付出。

被吻紅的唇,呼出的熱氣,那氤氳的大眼,盡是收進了沈昌珉的眼底,「記得我喜歡你,好嗎?」

沈昌珉說出了與自己長相一點也不符合的話,但也因此,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忘記這麼重要的一件事。

他會記得,沈昌珉還愛著他。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