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吻以後,沈昌珉在歌舞伎町的表現是更優秀,且因潔癖而嘔吐怪毛病也因此治癒。他猜想,可能是自己的不安穩而影響到了沈昌珉的表現,如此,只要他能安心,沈昌珉在生活上也較能無所顧忌,好好地在工作上全神貫注。

但療效總是有該期限,在當沈昌珉覺得自己已快不行時,他就得任由沈昌珉在他身上索取。如今已演變成從一個吻,至得必須讓沈昌珉在他身上吃點甜頭,一步一步地,他們的關係越來越親密。第一次對於沈昌珉赤裸的身子還有些害羞,可一回生二回熟,他也看慣沈昌珉那傲人的尺寸,也習慣了沈昌珉的魔爪。

不過,他到現在仍保有貞操,但並不是他刻意堅持,而是他對於沈昌珉那不一般的尺寸感到害怕。

「你這個……真的很不科學……。」他翹著嘴說。

沈昌珉似乎有些得意,看著他一直都未進步的手技,只大爺地說:「要習慣它。」

他還在學習如何讓沈昌珉能成功地拜倒在他的手中,可卻一次都沒成功。沈昌珉從未催趕他,等至他手痠放棄以後,再一口氣逗弄他,然而彼此一起釋放。他在床上喘著氣,明白其實沈昌珉真正想要的是他的身軀,但他就是沒辦法說服自己。

好在沈昌珉在這方面也相對有耐心,不勉強他,在他頸上又烙了一吻才甘心地睡去。

這樣的生活並非每天都有,通常一個月三次就了不起,彼此都忙碌的他們,情趣相對地少,可就算如此,他們生活還是過得充實。除了做些親密私人的活動以外,他還會陪同沈昌珉一起去健身房練體格,準備迎接八個月以後的日子。

這段期間,他與沈昌珉做了多次的溝通,對於債務、復學等等的計畫,倆人喬了很久,最後才有了些共識。說是溝通其實是牽強了點,大至統統都是沈昌珉的意思。他會將自己的薪水優先償還醫療費用,至於生活就先倚靠沈昌珉的薪水;然而復學,沈昌珉認為等債務償還以後再考慮,暫不打算。

同時也就在這八個月的期間,人事部將沈昌珉調至最高的接待樓層,享有的美容師、造型師,還有接待大廳內的設施及設備都是最高檔的,當然,他們還因此認識閃神歌舞伎町最紅的紅牌,鄭允浩與朴有天。

在高競爭之下,歌舞伎町自然也區分了派系,然而這也是遊戲規則使然,這回的金錢累算已不是由一個人的額度做計算,而是分團比拼,連續第一名的團體自然分的紅利就多。

他與沈昌珉其實都還未摸清這裡的生態是什麼樣子,就只是隨人事部的抽籤與安排,進了鄭允浩這個派系。

「是新人啊,你好,我是鄭允浩。」他們各自握了手後,一旁的另一位牛郎也道:「我是朴有天,哇,你看起來就超強的,我們應該可以連續第一喔。」

他們倆有些傻眼,只見朴有天又介紹:「這是我新的小主人!」

鄭允浩沒多說什麼話,只吐槽朴有天,「你到底換了幾個?」

朴有天看上去相當地帥氣,但那帥的氣息又與沈昌珉和鄭允浩不同,似乎多了點幼稚。看來鄭允浩這個派系似乎都不壞,比起其他組別,這組是融洽的多。

「你們……也是那種關係?」鄭允浩突然地問。

沈昌珉與他都有些訝異,未料是沈昌珉代他回答,「嗯。」

「很正常,這裡的牛郎多半都是。」

他也僅是笑了笑沒多說什麼,拉著沈昌珉便進了廁所。他將沈昌珉的大掌握得緊,像個媽媽似地叮囑,「我有替你打聽今天這個客戶的性質,他很會喝酒,要把他灌醉不容易,而且他的床技很好,讓許多牛郎都念念不忘。」

他心情有些緊張,又說:「你盡量少喝,多讓他喝,今天晚上我幫你開房時,我會挑一瓶酒精濃度較高的,你記得要吃胃藥,別喝太多酒。」

沈昌珉看他眼神飄移的模樣,知道他又開始不安於現狀,臉上擔心的神情一覽無遺,「珉豪。」

「啊?」

「在吃到你以前,我不會跟其他人做愛。」

他紅了臉蛋,無奈地說:「但是我還沒準備好……而且這是工作。」

「我自有辦法。」

「那、那如果我這輩子都不讓你進來,你是不是就不會跟其他女人做了?」

沈昌珉無奈地笑,「不要這樣對我啊。」

他眉頭蹙的很緊,同是無可奈何,「既然是工作,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你不要移情別戀就好。」

「你的要求真的都很低能。」沈昌珉笑道。

「不然你要我怎麼想嘛!」他有些不耐煩地說。

「工作完好好回家睡覺,也許明天一早我回家,就會要了你。」沈昌珉神態自若地說:「我會忍耐到回家,但是我回家後需要有人幫我。」

他紅著臉沒說話,只是抬起大眼看著沈昌珉,其實沈昌珉與他相同,都想將第一次留給自己最想留的人。

「好……我會回去灌腸……。」

「你到底都在哪看這些的……?」

兩人相看一會,徹底地笑了起來。







那個小主人還不是俊秀。
哈哈。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