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將沈昌珉送進房裡以後,明明門都已關上了,沈昌珉卻在他要牽車回家時,特別在歌舞伎町的門口叫住了他,沒為了什麼,只是給他一吻,希望他好好在家中等他。他是微笑看著沈昌珉回至歌舞伎町,但他永遠記得自己的笑容是多麼苦澀。

這不能怪誰,就怪自己總是沒法讓沈昌珉放心,於是沈昌珉為他休學,又為了他當上牛郎,只為好好地照顧他。他實在沒辦法多要求沈昌珉什麼,沒錯,他的要求只能是低能,要多高功能的要求,其實他也難以說出口。

停紅燈之際,他回過頭望著那幢歌舞伎町,沈昌珉今晚會怎麼度過他不敢想,但他會聽沈昌珉的話,好好在家等他。

他也真在洗澡時好好徹底地清洗自己,然而將他早已準備好的用具都擺在床頭。這些東西都是在歌舞伎町的倉庫裡取得的,據說保險套是真的很保險,潤滑劑也很潤滑,是歌舞伎町的首選,絕對不會出什麼皮露。他看著矮櫃上的潤滑劑,久久都沒辦法睡去,對於沈昌珉下班後的情景,他連想也不敢想。

於是翻來覆去,他到了凌晨三點才算正式睡去。五點時分,沈昌珉也準時地下班,搭乘專車回至住處。才剛沉睡的他,沒聽見開門聲響,沈昌珉便大喇喇地走至他身邊,看著已睡得亂七八糟的他。

他身上只有汗衫以及貼身四角褲,這內褲還是歌舞伎町強迫牛郎必須穿著的性感內褲,由於沈昌珉嫌太多件,便拿了幾件給他穿。剛好這內褲的神奇之處,就是把他凸顯得漂亮。就算他沒有太過威武的雄性武器,他那白皙且修長的腿也足以呈現他獨有的美感。再加上本是如睡美人的臉蛋,世上還有幾個人把持的住?

縱然真的沒幾人會想撲他,但最可怕的猛獸已是盯上了他,二話不說,猛獸便抽走夾在他腿間的薄棉被,人就欺了上去。

他還未完全腦醒,嘴唇便被吻住,鼻息間傳來濃厚的酒精味,他才緩緩地睜開大眼,看著眼前之人。沈昌珉竟著正裝要來侵犯他,且手已不規矩地蹭入他的內褲裡,捉住了他的脆弱。

「昌、昌珉……不需要先洗澡嗎?」他匆忙地問。

「不用。」

他的頸子狠地被吮著,內褲沒幾下便不見了。

「你……你沒跟她做吧……?」他還是問出了口,捉著沈昌珉的肩膀問。

沈昌珉雖滿身酒味,但意識很清楚,聽見這話也停了下手,與他相對看,「我混酒讓她喝,她很快就睡了。」

當助手也有好陣子了,他竟忘了能夠混酒。一旦不同酒類的酒混一起,擁有再好酒量的人,一喝也會醉,還能一覺好眠。

「倒是我一直在想怎麼跟你做,想得有點脹。」

沈昌珉將他的手牽引至自己的褲檔下,要他好好地確認,確認自己真沒對任何人亂來,且是多麼地忠誠,一路忍回家中,就等著俐落地吃掉他。他滿臉通紅,不需要替沈昌珉褪下褲子,也能想像裡頭是如何蓄勢待發。

他能做的實在不多,就只有乖乖在床上不要動,將自己準備好的所有道具統統拿了出來,任著沈昌珉擺布。沈昌珉邊吻著他,將他的一隻腿給抬上肩上,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能否容納沈昌珉,就見沈昌珉無留情地進駐。

其實有點痛,可他還是忍了下來,一手捉著沈昌珉的臂膀,一手捏住床上的被褥。這種感覺很不舒服,他一度快被逼出了眼淚來,直道:「卡、卡住了……。」

沈昌珉知道他疼,也無全部頂入,哄道:「放輕鬆,進去一半了。」

聽到這可怕的消息,他也無勇氣起身看,自己的身體竟能容的下沈昌珉。沈昌珉也不急,慢慢地、緩緩地,直到他適應了那一向不科學的尺寸。

「應該可以了……。」

「還不行。」沈昌珉咬著他的耳輕聲說。

為了讓他完全適應,速度的控制很重要,可他並不擔心自己,他害怕沈昌珉又過度忍耐。畢竟這樣的速度,同是男人的他明白一點效用也沒有,「你可以加快沒關係的……。」

「我不急。」

「但是這樣……不是很沒感覺嗎?」

「不會啊,你裡面很溫暖,我很喜歡。」沈昌珉笑著又說:「而且很緊。」

他翹著紅唇沒再接下話,只看著沈昌珉的額頭,輕輕為他抹掉額上的汗水。

「今後,你就要解除封印了。」他輕聲地說。

沈昌珉明白他擔心什麼,只笑道:「但我也怕今天以後我在別人面前舉不起來。」

「你不可能啦。」他不信地說。

「你應該記得我有潔癖吧?」

「嗯。」

「除非有喝混酒不會醉的女人出現,不然我大概不會想碰你以外的人。」

「嗯……。」

「這樣你了解了嗎?」

「嗯嗯……慢、慢點……」

「讓你痛一點比較能記住我說了些什麼。」

「昌珉……!」

「記得我愛你,好嗎?」

很難不記得吧……他想。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