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封印的當下的確令人快樂,但日子真正的難熬,便是在解除封印之後。

歌舞伎町最頂樓的客戶向來不是省油的燈,即使沈昌珉的混酒招數已被揭穿開來,那群客戶並未投訴老闆娘,而是直接地改喝他種飲料,高級酒類照點不誤,替沈昌珉增添更多實績。

他看著牆上的競爭排行榜,鄭允浩這組人馬維持第一無庸置疑,但他心中已不在乎誰第一誰最後,而是看著沈昌珉不停喝下紅酒,他明白大勢已去,不禁內心嘆口氣。然而,最可悲的是他也沒辦法要求什麼,客戶自是能選想喝的飲品,酒類並非唯一。

今晚又是這位持續纏著沈昌珉不放的女客人,預約次數多的嚇人,且令人最畏懼以及欣羨的,便是那砸錢不手軟,總是替沈昌珉締造經濟奇蹟的手腕。如此有雄厚財力之人,他想是沒人阻擋的了他與沈昌珉的進行式,這擺了明就是要買下沈昌珉。

他近期心中相當的不踏實,即便他有辦法安慰自己,但卻不是每次都能成功說服自己。自從進了歌舞伎町以後,他的生活很難平靜,直覺隱隱約約地告訴他,後續還有許多事情會發生,苦難不可能就此放過他。可在未尋找到這些未爆彈以前,要做任何未雨綢繆的準備,有根本上的困難。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事情爆發開來,再去面對、解決、收拾。

同是在晚間十一點,他率先來至房間內替沈昌珉準備相關用品及飲品,看看差不多以後,便在房內等著沈昌珉帶客人進來。照理說他必須習慣這些工作上的流程,可只要想起今天的沈昌珉必須真槍實彈地上場,他不免感到焦慮以及緊張。

未料在門口不遠處的倆人,人都未進,他就見女客人環上沈昌珉的頸子一路吻進房內。他還有些反應不過來,直至兩人撞上了門邊的高牆,他想趕緊加快腳步從門旁繞了過去,還不忘替他倆帶上門來。

他連看沈昌珉也不敢看一眼,便以音速的速度逃掉了。

這是他最難堪的第一次,雖他已在自己的想像中排演很多次,不論遇見沈昌珉與客人有什麼互動,或是擦槍走火地走進房內,他都要強迫自己冷靜,像個服務生般地走出房間。可惜他終究搞砸這一切,就算沒有打擾沈昌珉與客人,但他確實失了體態。

他騎著電動腳踏車回至家中,將一切家事都給做好以後,便也甩上床,快快睡去。

一早醒過,沈昌珉並未回來,看來是真的做了所以沒法早回。他看看時間才早上六點而已,也沒其他事情可做,便一個人出門吃早餐。他的腦子有些空白,不曉得自己現下是什麼心情,他只記得自己的職責,離開時便替沈昌珉買了份早點回家,放在沈昌珉的家中,沒有留太久,就又回至自己的房間。

約略七點,他聽見沈昌珉開門的聲音,但他沒有出去迎接。他想,面對這種彼此都是第一次的事情,還是留一些空間及時間給自己,去慢慢調適、慢慢地思索。直到下午上班的時間屆至,他們才有碰面。

誰也沒提起昨晚的事情,只是做好各自分內的工作,回至崗位,又是一天的開始。

這種日子大概過了半個月,那位瘋狂客戶除了來歌舞伎町欽點沈昌珉外,已開始要求沈昌珉陪同出席晚宴,或者當假日男友,幾乎快將沈昌珉的所有時間給包去。但為了賺錢,迎合是必須,這是他與沈昌珉決定入這行後,早已有的覺悟。

「你自己要小心。」他替沈昌珉著裝,繫好領帶,沒什麼情緒地說。

「你不要亂想就好。」

他抬起大眼無奈地笑著,可為了不影響沈昌珉的表現,他還是忍住了自己的任性,送沈昌珉離開。

他明白若自己又開始不穩定,沈昌珉在工作上就會出皮肉,所以他必須給予沈昌珉一定的溫暖與信心,在他背後陪著他走過任何的大小事情。鄭允浩曾說,一剛開始的新人總是最辛苦,不過男人跟女人都一樣,玩膩了以後就不需要多次頻繁地發生性關係。

但老人經驗的話是一回事,現實中不成熟的他們,又是另一回事。

已至晚間十一點了,他還不見沈昌珉回家的身影。趴在窗台上的他雖想傳簡訊,可卻又怕打擾到沈昌珉。明明說今天只是陪同逛街,現在商店街已關得差不多,他就是沒見沈昌珉的人影。於是他決定隻身外出找人,先從女人最愛的商店街找起,再去各大飯店處詢問,確認沈昌珉的下落。

他騎著電動腳踏車繞著市區,好似上天刻意地安排,便讓他見著沈昌珉的身影。

「你別回去好不好,不然我買下你今晚。」

沈昌珉微笑拒絕,「當初不是這麼約定的。」

「我現在再加碼啊!你今天就留下來陪我嘛!」

他在一旁看著猛拉著沈昌珉不放的女人,不曉得該怎麼替沈昌珉解圍,可就在他煩惱之際,女人是給了他一道契機。

「你給我留下來!」女人竟然性情轉變,一巴掌就呼上沈昌珉,又道:「我在你身上花的錢都夠買下你了,你還在這跟我討價還價!」

沈昌珉臉上已開始不悅,也沒笑容了,就見女人又要出手打沈昌珉時,他是趕緊擋了下來,說道:「請您別這樣!」

沈昌珉沒想到他會出現,竟是將他拉向身後,「你怎麼在這裡?」

女人一看就知道他們之間有問題,也沒蓋招,轉身便請出了躲在巷內的保鑣,「打死他!」女人指向他,又看著沈昌珉說:「把他帶走!」

他倆是瞪大了眼,二話不說,他便拉了沈昌珉的手開跑,倆人腿長跑得快,他讓沈昌珉騎上電動腳踏車,自己也趕忙坐了上去,誰知這些專業保鑣也非用火雞換執照,而是有真本事,於是就在電動腳踏車行駛之際,便從旁將他拉下後座。

他被摔在地上痛得難以起身,摀著頭,身子受拳打腳踢。他微弱的視野看見沈昌珉衝進了人群,他想叫沈昌珉快走,但已沒有力氣。

「你們在做什麼!」

這聲音很熟悉,只是他已很難睜眼看看是誰。

「允浩!這個給你!」另一人說。

沒幾會他聽見了救護車的鳴笛聲,他好似被扛了起來,後續的事情他便也記不清楚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