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有些吵雜的單人病房中醒了過來,眼前的人很多,他一時間也分不出誰是誰,待身旁照顧他的人說話時,全部的人才將焦點放在他身上。這些人有他的父母、沈昌珉的父母,還有鄭允浩以及在他身旁的花美男。

他其實還有些未腦醒,只見母親握住了他的手,哭了起來,「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辭了那工作吧,媽媽的病沒事的。」

他心想,要辭了這工作是不可能的,老闆娘是難得的高薪,他不會輕易就放棄這項工作。就算危險,他也必須做,直到治好母親的癌症為止。他的父親也心疼他,不知道原來他為家庭犧牲那麼多,可同時也斥責他,怎麼能欺瞞父母他的工作內容呢?

他臉上輕輕地微笑,雖然沒說什麼,可他的父母明白他的堅毅,他是不可能辭去歌舞伎町的工作。但其實沒辦法全身而退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已將沈昌珉拖了下水,不可能只有他自己上岸,而放任沈昌珉一個人繼續在海中央載浮載沉。

「就是你毀了我兒子的前程!」

「媽!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

另一派的聲音出現,他一點也不意外,只是心中很難過,因為他真的也負不起什麼責任。

「你還護著他!你看看你!自己不也受傷了嗎!」

只見沈昌珉與沈父將沈母給帶出病房外,鄭允浩也跟著出去,只留房內四人。後來他也勸父母回鄉休息,他不希望母親又為此而病情加重,他要父母別擔心,等渡過這個時期,日子也就不會太難熬了。

他看著父親帶著母親回家,心底才安了下心。然而,他將頭輕輕地瞥向坐在躺椅上的男人,話都未問,那男人便率先說:「啊,我是允浩的伴侶,是歌舞伎町的美容師,叫金在中。」

「謝謝你。」

「不用謝啦,剛好我們出去買平底鍋,所以才能派上用場。」

所以鄭允浩是用平底鍋打走那些人嗎?他不禁笑了出聲,可卻覺自己的肚子有些疼,「啊,你別笑啊,你可是被踹斷一根肋骨呢。」

原來有這麼嚴重啊。

後來鄭允浩不知跟金在中說了些什麼,便將人給帶走了,病房內留他一人。他以為沈昌珉也回家了,才正想閉上眼繼續睡時,卻又聽見病房被打開的聲音。

他的大眼望了過去,聽著沈昌珉吸鼻涕的聲音,嘴上竟忍不住地笑說:「你在哭喔?」

貌似是方才才開始的,就見沈昌珉本是克制好的情緒,又因他一句話,熱淚潸然落下。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沈昌珉最脆弱的樣子,一向喜歡指使他的人,如今也有他不知道的一面。看著沈昌珉摀眼又咬牙的樣子,他才真正曉得,沈昌珉也被生活折騰得渾身是傷。

盔甲很難永遠穿戴在身上,如今經過這件事情,他才見著盔甲下的沈昌珉,是那麼令人憐憫,也令人心疼。

「對不起。」他將手伸出了病床外,捉住沈昌珉的食指說。

沈昌珉太陽穴旁都爆了青筋,不需要想就知道沈昌珉有多憤怒,「你為什麼不乖乖在家等我!」

他並不覺得委屈,可卻也紅了眼眶道:「我也想罩著你啊……。」

他們都一樣,不想棄誰於不顧,且也不允許誰只剩下的自己在這世上苟活。況且,他已將沈昌珉的人生給打亂,更沒有獨自潛逃的理由。就如沈昌珉對他一樣,他為沈昌珉受點傷,是覺得值得,也更是能平衡他久久難以平衡的心情。

「你父母……還好嗎?」他問。

沈昌珉早已擦乾了眼淚在旁準備流質的食品餵他,見他這麼問,沈昌珉僅是一慣地答,「你不用管。」

「可是──」

「我的事,我會自己處理。」

他瞥過了頭不吃沈昌珉準備的清粥,有些抗議沈昌珉的態度。

「總之,你不需要擔心。」沈昌珉放軟了姿態說。

他的大眼複雜地看著沈昌珉,悶了一會才說:「可是你的事,全部都與我有關。」

沈昌珉為了他而出賣了自己的未來、肉體、以及家庭,這些全都非能以金錢補償的東西,他又該如何不去擔心?他有擔心的權利,也有義務陪著沈昌珉來處理這些問題,又是為何沈昌珉要將他拒於千里之外?而他更是沒想過自己的人生竟會在十九歲這年被另一個人滲透的完全,不論吃喝拉撒,都與沈昌珉有關,那沈昌珉又該如何將他切割於外?

「你就讓我陪你一起處理吧。」他說。

沈昌珉端著碗,也想了好幾會,才真正地允諾他,「嗯。」

「這樣我就比較有參與感了。」他微笑說。

既是注定這輩子皆需綁在一起,那就不該再刻意區分你我,畢竟割了哪一部分,或是捨了哪一部分,他們的痛仍是牽連一起。

他的人生,已不只是他自己的,沈昌珉亦然。






YO!苦難即將過去,我要來挑戰泰國浴,但我怕可能是史上最清淡的泰國浴……。
這篇完結以後,開拼《美人計》!(應該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