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這行也待上了三年之久,在他的母親康復時,他曾與沈昌珉討論過換行的問題,而沈昌珉的答覆很簡單,只要他換,沈昌珉就會跟著換。可他就貪著這份薪水,心底其實沒有很想換,如此,沈昌珉也不可能重蹈覆轍地放他一人在歌舞伎町上班,固然要沈昌珉換頭路,比登天還難。

也就這般,他倆戶頭的錢加一加也足以買車買房了,而他們也真買了一幢小公寓,搬離了學生時住的套房,開始了他們真正地同居生活。

這一路來,他也認識了不少人,最為要好的便是金在中與朴有天近期聘請的助理,金俊秀。他與金俊秀的年紀相近,所以談話內容也較投機,認識久了,是進而發現了金俊秀與朴有天驚人的秘密。

為此,他還曾經在工作時讓朴有天的客人狠賞了一巴掌,沈昌珉竟也回賞了那女客人一巴掌,那次幾乎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可他能明白為何沈昌珉如此沉不住氣,任誰都害怕,當初他被打進醫院的事件再次重演。當然那回他的下場也不好,被沈昌珉無情地在床上教訓一翻,也被老闆娘強制必須離開歌舞伎町一陣子。

那段期間,他們好似又回歸至大學時期的關係,沒有那麼親密,也有了時間各自獨處。他不曉得那時沈昌珉自己過得如何,但他自身有深刻的感受,他之於沈昌珉,有著穩固的羈絆,即使彼此間有段距離,他們並不輕易淡化這段關係。

然而在被禁止進出歌舞伎町的那段日子,他也回了老家向父母坦承自己的與沈昌珉的親密關係,父母親倒是沒有想像中的訝異,好似早就發現他的感情有些端倪,於是也僅是笑笑,說沈昌珉是個不錯的男孩,倆人要好好地照顧好彼此。

直到他又被復職後,據說沈昌珉的表現才回至應有的水準,沒再以消極的態度來應對客戶。後續的事情,也無什麼大不了的事件發生,唯有一件最令他承受不了的事情,便是沈昌珉強迫他去學的『泰國浴』。

因為這件事情,他讓沈昌珉多次睡客廳,也不願與沈昌珉談論有關泰國浴的教學內容,但在老闆娘的施壓底下,他們必須交出男男泰國浴的觀感調查表,於是在那一天,他才與沈昌珉破冰,心不甘情不願地帶著沈昌珉前往泰國浴的服務場所。

他替沈昌珉抹上了可怕的潤滑液,也替自己覆蓋一層,便開始他展現這些日子所習得的性愛技巧。老實說他對這種事情一點情趣也無,可就在他服務之際,他好似看見了沈昌珉愉悅的神情,才知其實沈昌珉很喜歡與他玩情趣遊戲。

「你這個淫蕩的翹楚……。」他擺動著下身,蹭著沈昌珉依舊不科學的昂首說。

「你說什麼?」

「你是淫蕩的翹楚!」

「你現在才知道?」

他也被沈昌珉逗笑了,股間磨著沈昌珉的炙熱,笑說:「我以前真的不覺得你有這麼色。」

沈昌珉扶住了他的腰,輕聲說:「只能說你的觀察很不專業,光看我要你的程度跟次數你應該也要知道我很色。」

他也有些舒服的瞇起眼,可卻保有理性地回答,「那你對客人也是這樣嗎……?」

「你說呢?」

他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說,即便在客人面前也是翹楚的表現,他也會說服自己那只是工作上的專業,不是放真感情。

「我只對你才這樣。」沈昌珉竟自己回答了,「我也只對你,才有辦法跟你玩三個小時。」

他的雙手撐在沈昌珉的肩上,紅潤的小嘴便喘著,沒幾下子就趴上了沈昌珉那滑膩的胸膛。

「就這樣而已?」

「最重要的也只有這樣。」

他已經懶得動了,對於承受者來說,主動一向是很累的事情。後來沈昌珉替他洗了澡,可卻沒因此放過他,在床上又是另一翻的風景。

隔天,他率先在床上醒了過來,看了看時間,已快中午,他們退房的時間也快到了。但他並沒叫醒沈昌珉,只是又躺回床上,像隻無尾熊般地抱住了沈昌珉。

一路以來,某些顛簸的過程讓他們痛不欲生,可如今,他們已忘了當時有多痛,而只記得彼此一直以來所擁抱的美夢;他們路經陡坡跌落山谷,以為再也上不了高峰,有誰知,他們已不經意地站在人生的高峰處,俯瞰所經歲月的美景。

任何的瘋狂與瘋狂之下的淚水,他們沒有因此迷了路,也無因此淹沒彼此。

沒有竅門,只有一路未變的堅持,支撐他們走至現在。

「我真的超愛你的。」他貼在沈昌珉肩上,輕聲笑說。

……

……

……

「嗯。」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