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帶來的警告,並沒有讓他的生活改變。他依然待在大殿,且生活也比以前豐富,不只是練琴而已,還多了與崔珉豪看書習字,以及聘請舞蹈老師來教導他些許柔和且能健身的舞蹈。

沈昌珉總是苦口婆心,要他日子過得小心,可也不知是他不明白還是真不聽勸,他的行為依舊出乎眾人意料。本以為他會屈服於太后得淫威底下,誰知他不但沒有,還與朴有天培養出許多情趣。如今他已不是一枚病懨之人,在沈昌珉的調養底下,又加上個人的養生活動,近期的他不比以前消瘦,反倒是更艷媚一些,散發出不同以往的自信。

沈昌珉以為他是越挫越勇,可誰知一問之下,他其實也沒特別在意朴有天的婚事,只是期許自己能養胖身子,讓朴有天別太擔憂,然而陪朴有天開開心心地過每一天。

「娘娘您的思路真非一般人能理解。」沈昌珉感嘆地說。

他僅是笑笑,「反正若好日子如你所言已經不多了,那為什麼不好好把握?」

他的想法其實甚好理解,因為他不是一個容易將事情看複雜的人。且也無必要庸人自擾,若朴有天的封后終成事實,那麼他能做的還有什麼?除了把握當下以外,他也真想不出他能點做什麼。既然朴有天喜歡胖子的他,那麼他也會照做,把自己養得胖嘟嘟,讓朴有天只需看他就能有福氣。

「您都不怕太后對付您嗎?」崔珉豪突然問道。

崔珉豪這陣子確實也打聽到不少風聲,通通都是對他不利的消息。可太后會如何出招,沒有人猜想得到。

「到那時候再說吧。」他笑道。

反正他從以前就是一個不被看好的人,太后不看好他,他也覺得這是種自然現象。但既然朴有天現在看上了他,他是不能夠太自然地妄自菲薄,做好一個妃子,就是他嫁進來宮廷的工作。往後會如何,往後再做打算。

「娘娘,您真樂觀。」崔珉豪笑道。

與其說他樂觀,不如就說他傻吧。他確實也傻瓜一個,因為目前的他,也想不到該如何自保。

「如果皇上力保您,小的認為您與皇上的感情是不會有問題的。」沈昌珉說道。

他從來就不容易對任何事情下論斷,對於朴有天是如此,對太后抑是如此,「這我就不曉得了。」他輕嘆一聲說。

然而朴有天的娶妻的日子來臨,他依舊以平常心對待,朴有天看上去也無任何異樣,只道:「秀兒,今晚別回秀清宮。」

他直覺是覺有些不妥,雖說自己當時嫁進來時也無登臨大殿,各自回宮裡睡去,但若被人知曉這大囍之日大殿裡的人卻非那位南洋公主,豈不是削了南洋國的顏面?

「這……可能不好呀。」他蹙眉說道。

他看不出朴有天在想些什麼,又見朴有天竊笑說:「沒事的,朕晚上可有準備節目給你。」

「什麼時候不準備,偏偏挑在這時呢?」他不自覺地翹了唇說。

「朕也是今日才想到的嘛。」

他有時真覺得朴有天同他幼稚,且鬼靈精,「這樣很不給南洋公主面子的。」他輕聲細語地說。

朴有天似乎見他難得聰明,竟也誠實地說:「朕就是想削她嬌氣,豈有嫁進門就逼朕封她后的道理。」他語塞,只見朴有天不滿地道:「朕最想封你為后,也為此努力許久,可遲遲得不到太后與朝廷的支持。」

他是心領了,可也不免潑了朴有天冷水,「這是當然之理……。」

「你不也說過朕喜好逆天而行?」朴有天摸著他的臉頰,笑道:「朕就只為你逆天。」

那溫暖的大掌,他永遠不會忘記。即便夜裡笙歌之際,朴有天是牽著另一個女人進門,他也不會忘記朴有天只對他的溫柔。

他站在紅毯旁望著被打辦得相當帥氣的朴有天,倆人還不規矩地在迎娶時眉來眼去,感情絲毫不因這場婚姻而有損傷。婚宴當中,他本想放心地大快朵頤,誰知中途就被小璦叫去,一路回至大殿裡,開始為他梳妝打扮。

「這是……?」

「皇上有吩咐,要小的為您裝扮成新娘子。」

「可我──」

「娘娘您就別反抗,讓小的好交代吧!」

原來朴有天說的節目是這個。

他只能乖乖地坐在床上等著朴有天回來,心中還念著方才桌上的紅豆鬆糕,未料朴有天便滿身酒氣地回至大殿,些微踉蹌地走至他的面前。

他與朴有天之間隔著紅紗,視線不清楚,朴有天就將他的紅紗給掀起。

「認識你以後,朕很後悔當初娶你時,沒給你一個好的婚禮。」朴有天笑得溫柔,感性地說。

可其實,他認為當初的婚禮相當自在,由於朴有天沒至他的秀清宮,所以他讓小璦從婚宴裡拿了不少好吃的回來,一人在秀清宮裡吃相沒人管。但他沒有說出口,就看著醉醺的朴有天,覺得有些可愛。

「可您給了我一個相當好的婚姻。」他抬頭笑道。

朴有天將他欺了上床,與他同是笑得開心,全然不管殿外話語紛飛,他們只沉浸在自我的世外桃源。

以為誰都不知今晚新娘是他這位假新娘,可事實不然,宮廷全上下皆知,今晚的婚宴不過是個噱頭。沒人吭聲,不代表風聲就不會傳至太后耳裡。

宮廷伺機,如履薄冰。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