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並未變得如想像中的複雜,他雖總是少根筋,可在夜裡卻容易想起沈昌珉的危險叮囑,好在娶親以後太后也無找上他來,他才能安安穩穩地待在大殿裡,安心地學著一些女人活。

為了兌現自己的諾言,他還真去御廚房裡找了一位廚藝一流的高手,拜了人家為師,打算學煮料理,來讓朴有天嚐嚐他的手藝。只是學習一向速度慢的他,也很難一時間以內學會一道能夠由他自主的料理,至今他還未能成功端出一道能看得美食來,就率先遇上了對手。

未料那位南洋公主也來拜師學藝,且是與他拜同個師父。起初他還未見什麼端倪,直到沈昌珉的指點,他才會意原來這位公主想與他一較高下。然而,事情不僅如此簡單,這也代表朴有天耽溺他一個人事實已傳至公主的耳裡,太后更是不用說。

如此,不只是料理想與他比出高下而已,未過幾日,太后即公告於後宮,要所有佳麗皆備好才藝,擇一良辰吉日,選拔出最好的那位,就能與皇上同床共枕。這意思很明顯了,太后不願他獨佔朴有天,也是要逼著朴有天寵幸其他貴嬪,進而解決朝廷問題。

看來太后也不願以強硬的方式令他倆分開,反倒是以一個公正的比賽來達成淘汰他的目的。聰明的人都曉得這種賽事一向對他不利,想必太后也摸清了他的底細,才會舉辦這項賽事,讓他知難而退。

他沒將自己的心中所擔心的事情說出來,反而是朴有天率先找他談起,「秀兒,這對你不利,不,是對咱不利!」

他自是知道這場賽事自己的勝算有幾分,可他也不想見朴有天為這種事情擔心,僅笑道:「無事,我會全力以赴。」

見朴有天語塞,他也順了順朴有天的臂膀,垂了頭黯淡地苦笑。

除了全力以赴,他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來度過這個難關。初見南洋公主時,他便已知道自己身上的沒有一處能贏得過這位公主。不論是外貌、身材、氣質、博雅,在豐沛資源家境中長大的公主,豈會輸給他呢?

他不過就是娘家認為已無利可圖之人,才將自己給嫁進了皇宮。若自己未能得寵,那也是由宮庭提供他吃住,娘家不需要操勞;若自己能得寵,那麼就是他的哥哥能從宮庭取得更多權勢與資源,娘家依然不需操勞。

在此心思底下,他竟是有些忍不住情緒,輕輕地抱住了朴有天。不過時間並不久,他也沒打算說出藏在他心底已久的刺,反正只要不去想,那刺自然是不會傷害他。

「秀兒,不論發生什麼事,朕都挺你。」

他笑了笑,乖順地點點頭,「我知道,我一直都是您在照顧的,真的很謝謝您。」

「什麼話,朕可不允許你又將朕給當成了陌生人。」朴有天故作脾氣地道。

他也沒什麼保留,又語出驚人,「我不會的,屁股都給您了,怎麼還會是陌生人?」

見他臉蛋便能明白他說話真非刻意,可總是能多了幾分情調。

「你可要加油,需要什麼,儘管告訴朕。」

他真是該好好地想想自己要以何種才藝與人一翻軒輊,想來想去,他決定裝神祕,什麼也不告訴朴有天,打算靠自己去準備。只留一顆好奇心予朴有天,要他好好欣賞當天的表演即可。

後來,他還真在這段日子裡回至秀清宮準備,將當出教導他舞蹈的老師又請了回來,與老師研討一翻,最後選擇了一樣他認為在表演上會是最別出心裁的一個。當然這舞並不好練,就算將秀清宮裡頭的桌椅清空,他仍是一天能跌個十幾次,處處淤青,讓崔珉豪都不由得地擔心。

「娘娘,您這不行,您瞧您都快摔斷腿了!」崔珉豪扶了他一把,規勸地說:「離賽事還有些日子,您不需要這麼緊張。」

他知崔珉豪是好意,可卻仍甩開崔珉豪的手搖頭道:「我較笨,要花的時間必然要比別人長才有勝算。」

崔珉豪也接不下話,走出門便去找了沈昌珉,要沈昌珉開個藥方子,最好是能在短期內化瘀且不留痕跡。沈昌珉照做,也沒將這消息回報朴有天,就瞞著他練舞摔傷的事情。

日日夜夜,他沒睡崔珉豪也不敢睡,就在一旁見他越練越穩定,舞步也日漸成熟,跳起來並不輸老師。

「娘娘,您真厲害!」

他大口大口地喘氣,小手抹去墜於下巴的汗水,只道:「我希望我能贏得第一。」

這麼一來,他就不會這場賽事給淘汰,而且,還能名正言順地與朴有天共度一夜。

他的心,已越來越貪婪,不只是得到朴有天的疼愛,他還要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被丟入牆泥裡的種子,這回他要破牆萌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