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賽事而對朴有天的不聞不問,朴有天自然是會找上門來,想來一探究竟,為何他這幾日皆不見人影。但三番兩次的拜訪,朴有天無一例外地被崔珉豪給擋在外,說什麼也不讓朴有天進秀清宮裡來。崔珉豪可說是對天借了膽,因堅信秀清宮內的傻妃為他背的書管用,所以才敢膽大地不讓朴有天進房。

果真,朴有天也不敢違抗他家秀妃的意思,只敢在外觀望觀望,也沒膽破門而入。可就算僅是站在外頭,朴有天也能輕易地聽見從秀清宮裡傳出的絲竹,以及數節拍的聲響。看來他家秀妃是為了賽事而勤加練習,也不知身子耐不耐得住,總在離去以前,千叮嚀萬交代,要崔珉豪盯好那傻妃,身體要緊。

崔珉豪自是明白,所以回過頭是盯好沈昌珉,要沈昌珉好好打理他家主子的身體,沈昌珉不敢違抗,照做便是。

然而他呢?他依舊把握每分秒,不敢怠慢一刻,可也因此,陪他練舞的老師以及樂團都操出了黑眼圈來,他覺有些不好意思,便讓他們回家休息三天,留著自己一人數拍練習。

「娘娘,很完美了。」崔珉豪看著他喘氣的模樣,深怕他自己操了過頭,到了比賽那天卻發了病,不就得不償失了?

「是阿,您必須休息,若您這麼練下去,恐怕就不用表演了。」沈昌珉也說道。

其實他的脾性也很倔強,但在沈昌珉的力勸底下,他仍是被崔珉豪帶回臥房裡頭強制休息,甚至威脅道,若是又再超時練舞,那麼他們便會召喚朴有天過來盯住他,讓他想練都不能練。他比誰都還要曉得朴有天的脾氣,若是讓朴有天知道自己練得這麼可怕,那他肯定又會被鎖在床上,哪都去不了。

果然搬出朴有天來,他是聽話許多,但他也無浪費這些時間,既然舞步已熟稔,那麼就只剩服裝的部分。服裝部分就由他與小璦討論,小璦明白他的舞步屬較妖豔系列,便拿出下人獨有的女紅技能,為他裁縫出一件貼身薄紗,將衣袖處加長,好讓他揮灑。可還不只這些,由於是薄紗,那若隱若現之感容易讓他的私密處顯而易見,為避免不雅觀,小璦便替他研發了一件三點式褻褲,讓他不僅能包覆住外頭的性器,還能讓觀賞者覺得性感,會有視覺上的饗宴。

他穿上了這身裝給崔珉豪與沈昌珉瞧,那倆人皆事紅了臉,可卻見沈昌珉輕輕用手肘頂了一下崔珉豪,細聲說:「你也去試試?」

崔珉豪誓死不從,有些激動地說:「我與娘娘的氣質相去甚遠。」穿上就怕破壞了小璦研發出的美感。

除了胸膛上的兩朵蓓蕾誘人以外,那下身的三點式褻褲雖不明顯,可在薄紗的作用底下,還是讓人不禁會吞口口水。

「皇上會喜歡嗎……?」他有些擔憂地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如此膽大就露了蓓蕾,就怕被人說話。

「會的啦,是男人大概很難不喜歡。」沈昌珉篤定地說,崔珉豪也無否認,只見小璦道:「小的已做的很客氣了,要是賽事當天,您見到其他娘娘的穿著以後,肯定會覺得自己算保守了。」

小璦說明了原因,之所以不願讓他太過裸露,一方面是因他的氣質不屬淫蕩,另一方面,要露不露的感覺才會讓觀眾想多看幾眼,因為眾人會期待他的穿幫。

於是賽事來臨,他果真見識到了小璦所說的話,各個貴嬪是穿得俏麗與性感,而那位南洋公主更是敢露,上衣僅有肚兜,下衣就只有開襠褲與薄紗,私密處幾乎就是刻意地裸露,好似要給予朴有天一場不一樣的賽事。

看來太后並不禁止這種帶有情色地表演,也或許是太后的意思,想讓朴有天的情感能轉嫁至其他貴嬪身上。

他身外披著一件大袍,靜靜地坐在位置上,看著貴嬪的表演,每個人的表演皆有與朴有天互動,讓他有些緊張,甚至是失落,自己竟未考慮到能在表演中加進與朴有天互動的橋段。

只見南洋公主一出場,那種氣場就與他人不同,人長得確實好看,就連他自己也看得出神,暗地裡覺得自己相當無勝算。看著南洋公主大方地坐在朴有天腿上蹭著,他心中有股酸味,但未料這一切不只有這樣,那位公主竟不管他人眼光,直接用紅唇吻住了朴有天。

如此椎心刺骨,朴有天也無推開公主,可他能明白,誰也抵擋不了那道美麗地誘惑。

「娘娘,沉住氣!」崔珉豪明白他一向淡定地氣場有了變動,一手就按住了他的肩膀,給予他一股力量,「是。」他點頭答道。

直到輪至他出場,他脫了外袍,站至會場中央,什麼禮節也忘了,抬眼就僅是與朴有天相望,便在音樂落下以後,舞動起他的身子。

他的舞蹈雖帶有藝術感,但卻難以敵過方才的情色。可他盡量不去多想些什麼,鳳眼也不再看朴有天,便沉浸自己所學的舞蹈裡。本以為事情得以順利,誰知會場早已被人動過了手腳,使他在最動人的一幕裡踩中了暗器而跌了一跤。

「唔!」

好險他反應快,即便跌倒,他也跌的優雅,只是腳踝已扭傷,他很難再站起身。

「不妙,娘娘受了傷。」沈昌珉輕聲地說。

崔珉豪不滿這種宮心計,才想向前扶他一把而已,朴有天竟從位置上跑了下來,扶住了他,「扭傷腳了?」

他沒吭聲,鳳眼僅是看了朴有天,雖什麼話也沒說,可那眼神是有些怨懟。然而他也無怪罪,只是用了衣袖輕輕地擦掉了朴有天唇上沾染的唇膏。

看來他家的秀妃是有些不滿他了。

「朕帶你回房休息。」

朴有天才將他給抱起,就見身後的太后說話,「皇兒,賽事未完,您想去哪?」

朴有天回頭望了一眼,低聲說:「孩兒想回房休息,額娘有興趣得以繼續觀看,恕孩兒無法奉陪。」

背對太后的朴有天,難以知曉他的寵溺是將自己與秀妃往死地裡推。

事件不會就此罷休,宮庭仍因他的選擇而波濤洶湧。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