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他與朴有天這路上沒說上什麼話,直至朴有天將他放上了床,朴有天才低聲地開口,「秀兒,別生朕的氣。」

他的情緒一般不好捉模,但好在誠實是他的特長。其實他也不是那麼地怨懟,畢竟這件事情有可原,他心知肚明,南洋公主的魅力勢不可擋,所以在他心底,並不真正怪罪朴有天,他怪的反倒是自己。

「秀兒吃醋了?」朴有天還逗弄他,無非是想探他心底。

「我不該如此,但我已經沒辦法控制。」他沒有避諱,苦惱地說:「我知三妻四妾乃屬常理,可我已違背。」

朴有天撫著他的肩,笑說:「你沒有違背什麼。」

「有的,我竟不想允許您對別人好……。」他知道自己變得貪婪,那群貴嬪都是朴有天的妻子,朴有天想對誰好,固然有其自由。

「這哪是壞事?這是好事。」朴有天看著他又道:「朕為了等你的演出,也在位置上犧牲奉獻了,誰知他們竟在場地裡動了手腳,讓朕無法觀賞到最後。早知有如此結果,朕就不參加這場賽事了。」

「您在等我?」

「當然,不然朕是何苦要坐在那任人擺布?」朴有天苦笑說道。

他才知原來自己誤會了朴有天,趕忙地道歉,「我、我竟還生您的氣,吃了醋,對不住。」

朴有天見他這反應是可愛的很,「要非你扭傷了腳,朕可能又要把持不住了。」

「對不住……。」

朴有天拿他沒轍,乾脆以需要消毒為由,便親了他那歉意不休地小嘴。越吻越深,越是無法自拔,直至朴有天又撫上了他的私密,他倆才止住一切,皆盯著他身上所穿的那件三點式褻褲。

「這……你自己做的?」

他有些羞赧,搖頭道:「小璦替我做的。」

朴有天褪去了他的薄紗,看了好一會,像是欣賞一般地笑道:「你穿著這樣確實好看,可缺點就是太露骨,這私密與屁股完全被雕塑出來了。」

他紅著臉僅是闔上了腿,轉移話題地問:「那您覺得今天我的表演如何呢?」

朴有天又輕輕地撥開他的腿,大掌就在他突出褻褲上來回,溫柔地說:「很美,再搭配這件衣裳,實在美得無話可說。」

他忍著碎吟,聲音些許顫抖:「您、您喜歡就好……。」

「朕絕對給你滿分。」

朴有天的大掌是來來回回,蹭得他都舒服地瞇上了眼,也忘了該阻止這一切,「舒服嗎?」朴有天笑問。

他就如隻小貓一般,摸對了地方自然就會順著主子。他一向沒矜持什麼,今夜亦是如此,「舒服……。」

這布料並不會造成他的不適,或許是小璦考量的周到,所以給予他挑選了這絲綢。朴有天也是越玩越開心,他羞澀的臉龐總是讓人看不膩,身上僅剩一條褻褲的他,最後那道防備也被朴有天褪了下身,萌芽的羞處就這麼彈了出來。

「唔……!」

朴有天輕輕地含上他的小玉莖,雖他又想阻止,但朴有天早已有準備,將他的小手綁住,好讓他乖順。

「不、不可以──!」

以有些日子沒與朴有天歡愉了,久違得快感讓他容易忍不住,可朴有天並不介意,用力地吸了一口,他竟滿懷愧疚地射了出來。朴有天沒有吞下,竟餵他吃了下去。

「唔──。」

「秀兒的味道,還是那麼青澀對不?」

他蹙了眉頭無辜的很,「才不,都是腥味……。」

朴有天見他怨懟的樣子便覺不捨,也不忘盛杯水予他喝下,舒緩他那噁心的感覺。

「今夜好好地休息,明日朕讓沈太醫來為你上藥。」

「有天……。」

「嗯?」

「我是腳受傷,可是我還有手跟嘴,還有……屁股……。」

「唉!你真是──!說話要經過你的小腦袋瓜呀!」

「我……我也想成功吸出一次啊……。」

「你──!」

氣結以後,又是一夜美好夜晚。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