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他還不想告訴任何人時,朴有天便直接封了南洋公主為后,惹得所有宮廷內的大小人皆關注此事,沈昌珉自然是沒放過這事件,一得知了消息,便第一時間前來秀清宮找他,逼問事情的始末。

無可奈何,他也將前些日子的怪事說給了沈昌珉與崔珉豪知曉,他倆無一不覺這件事情有鬼,事情走向只有兩種可能,一者不是朴有天受南洋國的迫害所以出此下策,二者就是當初南洋公主端給朴有天品嚐的湯有問題。

「我認為前者可能性較低,皇上從不畏懼強權,南洋國又算什麼?」崔珉豪反覆地思索,沈昌珉也在一旁想著另一者的可能性,倏地,他倆竟同時看向了彼此,異口同聲地道:「南洋蠱術!」

他聽得一蹋糊塗,崔珉豪便補充道:「皇上肯定中了蠱,所以才如此令人擺布!」

「如果真是如此,那麼這事情可就難處理了。」沈昌珉不禁說道:「據說蠱術只有下蠱的人能解而已,除非有高強的巫醫,否則皇上永遠只能聽南洋公主的使喚。」

他難以想像事情的嚴重性,就要他接受此等現實,不免是過於殘忍。可事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由於一切皆由南洋公主主導,他娘家的部分利益是被刻意地削弱,以致他的娘親親臨宮廷,與他商討此事。一見娘的到來,他是有些欣喜,可誰知,娘並未開心見著他,反倒劈頭便朝他開罵。

「你是怎麼當妃子的!這麼無能!皇后之位竟未能奪下!你可知現在這位皇后少給了娘家多少好處嗎?」他無言以對,只能挨著罵,沒法回話,「無能!虧我還想讓你為娘奪來傳國玉璽,讓你哥哥篡位當皇帝,如今全都幻化為泡沫了!」

這話是說得大聲,他趕忙堵住娘的嘴,「娘!您怎能有此想法!這會被殺頭的!」

「就是因你畏懼所以才做不了什麼大事!白生你!」

見著娘親一刻也不願久留,他只能站在原地緩著氣息,逼迫自己的冷靜。事已至此,他也不可能回頭找朴有天討個擁抱,如今他什麼也沒有,唯有放下一切面對現實,也許所有事情才有辦法告一段落。

可後宮會這麼放過他?想必是覺他受的折磨不夠多,所以老是騙他朴有天找他,結果去了卻見朴有天與南洋公主親熱,似乎是想讓他明白,看著朴有天只寵他一個,那種感覺是何等感受。

他在樹邊站良久,望著涼亭上火熱的倆人,情緒不知是如何反應,僅安安靜靜地觀望,直到眼前倆人結束為止。這是何等的心疼,他難以訴說。豈料南洋公主是見著站在樹下的他,好似先打發了朴有天,然而才朝他緩緩走來。

「怎麼,羨慕嗎?」南洋公主舔了紅唇,細聲說道:「有天的滋味很懷念嗎?」

他沒有說話,只見南洋公主又道:「據說令堂想奪傳國玉璽呀?」

「不!沒這回事!」他竟緊張了起來,可南洋公主沒放過他,「哈,本宮能實現令堂的願望喔。」

「不可,這可是有天的王朝,豈有拱手讓人之理!」

「你真不是普通地笨,你還真以為,本宮會毀了有天的皇位嗎?」南洋公主得意洋洋,直接說道:「本宮是要徹底毀了你。」

他不明白這話什麼意思,可就在三天以後,南洋公主便讓他知曉這是什麼樣的計謀。傳國玉璽不知什麼時候被放進了秀清宮裡,這件事情理當也由南洋公主向朴有天告發,三兩下子,崔珉豪都不及反應,他便被捉進了朝廷。崔珉豪跟了上去,可卻被擋在外。

「傳國玉璽就是你偷的吧?」南洋公主問道。

他看著高高在上的朴有天,南洋公主無規矩地坐在朴有天的大腿上,有如看著下人一般地看著他。

「說話呀!」

「是,盡是我所為,皇后。」反正也沒有退路了,就乾脆一點吧。

他的反應令南洋公主措手不及,但南洋公主仍是馬上會意過來,「量你誠實,那麼就只罰你一人,可好?」

朴有天一直都未說話,他也不敢再奢望什麼,「是。」

「那麼有天,您覺得如何處治?」

朴有天輕輕地眨了眼,竟是無情地說:「鞭五十,棄置囚人樁餵豬。」

這話他難以置信,遇見困難從來不哭的他,竟在抬眼之際,無奈地落下眼淚。

行刑者鞭打至二十,他的背脊已出了血來。這時的朴有天卻推開坐在他腿上的南洋公主,竟是從御位上奔了下來,頭疼得站不直身子,可卻能聽見他的碎喊,「秀、秀兒……。」

霎時,南洋公主竟在行刑途中喊了停,「行了,這樣就夠了。」再這麼刺激朴有天下去,他就怕蠱術控制不了,壞了一切的計畫。

朝臣是看得傻眼,可卻沒人膽敢阻止。

只見南洋公主從朴有天的腰際上扯下了那堆護身符,一把丟在地上,說道:「將他帶去囚人樁,記得,要餵他喝下忘情水。」

他痛苦地起身,硬是撿起地上的護身符,輕聲說道:「有天,保重。」

「夠了!」南洋公主喊道。

他便被衛兵帶了下去,在囚牢裡被灌下忘情水後,接續衣裳也被扒得精光,然而拋至馬車上,一路被帶至囚人樁。

崔珉豪企圖追上,可卻被沈昌珉給攔了下來,「你做什麼!」

「我得去找回娘娘!」

「不可!現在不是好時機,若你被皇后知曉,你也會有危險!」

「放開我!」崔珉豪甩開了手,怒道:「若你是我,你會放著不管嗎?」

沈昌珉語塞,崔珉豪也無怪罪,離別之際,僅道:「等我消息。」








當一次後母感覺還不錯X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