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果然三不五十就前來確保他的安全,但並未再說服他什麼,當初說好不回宮廷,崔珉豪竟是尊重他的意思,也沒再向他提起宮廷裡的事情,來這莊裡只是幫他做些瑣碎的事情,聊聊天,僅此而已。

誰都沒能想到,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個月以後,率先對過去忍不住好奇心的,竟然是他自己。從崔珉豪那兒聽見自己的過去,其實算是一件很新鮮的事情,雖他打從心底排斥再回宮廷,可他並不排斥皇上這個人。皇上對他來說還是個迷,包括名字、長相還有個性。

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能將他寵上天際?

「珉豪……。」

「是。」

「皇上……是個怎樣的人?」

這些崔珉豪在第一次見面時已說了大概,但他會在這麼問,並不是想崔珉豪再重述一次,他想更深入了解這個人,以及過去的自己,為何會如此迷戀。

「皇上啊……具體而言,我也很難告訴您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崔珉豪苦笑道。

「那他的樣子呢?」他又問。

「呃,臉上有些嬰兒肥,笑起來親人,不笑就很冷淡。」

「名字呢?」

崔珉豪看了他一眼,緩緩笑道:「我希望這您自己慢慢想。」

他翹著嘴唇,也沒再繼續過問,可崔珉豪卻反問了他,「娘娘既然想見見皇上,又是為何不回宮廷裡去呢?」他蹙著眉頭,沒在第一時間回話,只見崔珉豪又說:「待皇上處理好宮廷內的事兒,您會打算回去嗎?」

他瞥過鳳眼,垂下了頭,亦是沒立刻回復崔珉豪的話。他也不曉得自己為何會不想回宮廷裡去,即使他已忘了所有的痛苦,但只想起宮廷二字,他的內心就容易膽怯。他同是想見見這位皇上是何方神聖,可問題是,若這一見,他又不禁愛上了人家,不就得隨皇上回宮廷裡去了?

他想不起以前發生的事情,不過幾年前烙在他背上以及屁股的痛,他這輩子絕對忘不了。好奇歸好奇,但他沒必要再走回頭路,這是多麼辛苦的一條路,他不容易地擺脫,就不能太容易再把自己推進火海裡。

「不,我亦是不打算。」他輕聲說。

崔珉豪摟了他的肩以示安慰,僅笑道:「無妨,您確實也不適合宮廷,您是自由人,進了宮廷,誰都身不由己。」

他也同意崔珉豪這一翻話,可卻換他反問,「既然如此,你又為何一直待在宮廷裡?」

聽見這話,崔珉豪的大眼有些驚訝,也有些不捨,情緒的複雜性皆顯在崔珉豪的面容裡。既然崔珉豪已有了他的下落,照理說也可同他搬出宮廷,一起來這莊裡生活,可他的邀約卻被崔珉豪拒絕,這讓他想不透。

「我與您不同,在宮廷裡我已無危險。」崔珉豪笑說。

但這任誰都知道只是搪塞,變聰明的他也看得出來,「這應該不是你真正的原因。」

崔珉豪知道自己瞞不過,最後也無遮掩,直接說道:「還記得我跟您提過的沈太醫嗎?」

「記得,你說他醫術高強。」

「我欠他一屁股的人情債,所以不能隨隨便便地離開。」崔珉豪微笑地說道:「雖他因我被剁腳筋的事不滿至現在,但這份情,我還是得還。」

他在外頭也走跳的有經驗,什麼東西最欠不得,眾人自是會道『人情債』。崔珉豪又該如何償還?恐怕這債是難以償還。

「你怎麼還?這種債務,根本還不了。」他說道。

「所以我選擇留在宮廷裡陪他。」

真是不聰明的做法,可這事也讓他反觀起自己。皇上處處為他、呵護他,直至最後被人下藥時,還是忘不了他。可如今他卻選擇遺忘,有可能再重拾的感情,他亦是選擇由時間帶走。恐懼占據了他的內心,他沒辦法如崔珉豪這般,被剁了腳筋還能執意留下。

他有很大的可能,會辜負皇上對他的恩情與情意。

「你真勇敢。」他苦笑地說。

崔珉豪聳聳肩,並不覺如何,「選您所愛,愛您所選。」

他眨了眨眼,忽覺鼻酸。可能這份感情,本來就不該。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