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寫很難受,其實這才是《美人計》的初衷路線,也是我一直以來想寫的虐文。奈何我是俊秀親媽,虐不下手,於是就有了現在的《美人計》。
啊,這遺憾只能藉由2珉來簡單表述,好在我是珉豪的後母,哈哈哈。
希望大家喜歡。


---正文---


初見那幕,他永遠記得那雙大眼,是令他多麼迷戀。以為和親未能有好貨,誰知偏偏這貨就入了他的眼,不長心機,亦不長心眼,如此透徹的大眼,一次就捕獲了野生的他。

他是義無反顧,就算是個男人又如何。就從那次,他決意將那人給綁在身邊,讓人兒哪也不能去,哪也走不了。宮廷危機四伏,他就怕這純良的傻貨會落入他人的陷阱,唯有將人兒給困在大殿內,他才有辦法保護這人兒。

他不在乎人兒怎麼看待他,是愛亦或是不愛,這都不影響他,只要人兒無事,他便也安心。誰知人兒的心思並不難猜,為他捨身求符,又一句『我想我是戀愛了』,就足以讓他熬過朝廷的質疑、太后的指責。

一意孤行是他的唯一本事,沒人攔的了他,也無法阻止他,誰想將人兒給趕出大殿外,他必定是與誰針鋒相對。只是他勢力單薄,朝臣無人支持人兒為后,甚至連手太后對付他,又硬是為他安排另一場婚事。可他不願被人擺布,即使娶了,床邊的位置,仍是人兒獨得,誰也進不了,更別說與他共枕一夜。

他是如此倔強,但最終仍不敵眾臣勢力,人兒因此為他受害,以莫須有之罪,就在朝廷內硬生被鞭五十,而他,則被太后給栓在寶椅上,被迫看著人兒活受罪。

「這便是爾等堅持的結果。」太后冷冰冰地又朝人兒說道:「在宮廷之內,誰都身不由己,你也不會是例外。」

「放了他!」他咬牙說道。

「看來皇兒還不明白,爾等就是不該。」太后望向了他,而後竟無情地說:「將崔珉豪棄置囚人樁餵豬,記得讓他喝下忘情水。」

就見崔珉豪在眾人面前被扒光了衣裳,紅唇敲了開來,忘情水就這麼被灌了下肚。事情未了,太后又在眾人面前羞辱他與崔珉豪一翻,最後是將他繫在腰上的符物給扯下,丟至崔珉豪面前,「任何東西都不許留下!」

崔珉豪在他面前耐著痛,一一撿起護身符,輕聲說:「保重,昌珉。」

而後他被太后活生生地用鐵鏈鍊在大殿內半月,半月過去,他已失了崔珉豪的消息,是生是死,一點消息也無。奈何這段情意沒有下落,最後他亦是喝下忘情水,祈求永遠地忘記彼此,最好別再見面,從此不需再為誰受苦。

二、三年以後,宮廷內如願子孫滿堂,他全照太后之意行事,心思已無留戀於朝廷。

某日,他帶著妻小出宮遊玩,瞧見一直以來都喜歡吃的糕餅,決定買個幾塊解饞,他都未問價錢,攤販的小夥子便為他介紹,而這聲音是熟悉的緊,他是抬起眼看著小夥子,只見面容深邃,雙眼特別大、特別真,尤其頸上的那串護身符,是讓他望了好陣子。

「咱可見過面?」他問。

小夥子搖搖頭微笑說道:「爺可能認錯人了。」

是嗎?

他也笑笑,便一次買了五塊糕餅,轉身就牽著王子離去。

情歸何處?他們全然寄情於忘川,隨波逐流。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