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看著躺在床上的朴有天,他是逼迫自己冷靜,在小腦袋裡想著自己該做些什麼,雖然這件事情是不容易,但為了治好朴有天的病,他也只能放下皇上對他的恩情,豁出去。

他替自己的身子洗得乾淨,雖心底是緊張,可他小嘴頻頻告訴自己,救人為要,感情之事就先放一邊。可這心理的壓力對他而言是過大,只要想起自己骯髒的身子又要再去玷汙他人,他就覺朴有天可憐。不過他亦是想好如何安撫朴有天,希望朴有天能配合著熬過這場療法。

他擰乾了自己的紅髮,小手握了握拳,最後是鼓起勇氣走入篷內,來至床邊為朴有天卸下衣裳,順道擦澡。如此稀疏平常,朴有天以為他家秀兒要為他穿上衣裳了,都坐好了姿勢等待,才見衣裳被掛上衣架,而自己就莫名裸著身坐在床上。

「爺,我……」朴有天看著滿臉通紅的他,只見他又說:「為了讓你快點好起,你得順我這次。」

很顯然朴有天都未搞清楚來龍去脈,也不及過問,他家秀兒就在面前褪去了衣裳來,戰戰兢兢地說:「我明白……我明白我身子髒,可為了治好您,您必須忍耐。」

這又是什麼治療方法?

只見他將朴有天壓了上床,他的神情是緊張,可看出是不停地換氣舒緩情緒,行動以前,他又說:「咱要至少要撐過一個時辰。」

朴有天也不加反抗,就任著他壓上床,瞧著他拿出一瓶好似床笫間的必備用品,朴有天才確定自己的腦子並未燒壞,他家秀兒是想給他一場特殊療法。不知是哪個有心人的刻意指導,仔細想想,應該也只有那位巫醫了吧。

只是他家秀兒的神情並不好受,他們都未開始,他便能體會他的秀兒內心是承受了多大的痛楚。朴有天也想為他疏導,可現下不知有何方法,只能心疼他竟揹負如此厚重的壓力,捨身取義。

朴有天只能順著他的一切,不給予任何壓力,人兒說什麼,他做什麼。

「我、我要開始了。」他輕聲地說,可小嘴卻又不安地道:「爺別在意,只需撐一個時辰就好了。」

朴有天盯著他的面容瞧,思忖,他家秀兒是很在乎自己的身體骯髒一事,從剛始至現在,就不停強調要他別介意。如此心疼的人兒,又是叫他如何坐視不管?

「秀兒。」

「嗯?」

他遲遲不敢有動作,一來是不知道該怎麼做,二來他是害怕自己的行為被說是種汙穢,他幾乎是焦急到了極點,小手還抓著朴有天的肩膀,微微顫抖。

「我就是皇上。」

這話傳進他的耳內,他卻無所動容,竟只是苦笑道:「爺對我真好,知道我心裡想些什麼。」

就是一些辜負皇上的事兒,如今朴有天卻願意當他心裡的皇上,他是感謝,但這並不能抹去他不忠的事實。

「不,秀兒,我真的是皇上!」

「爺,您真是好人。」

怎能就只是發張好人卡給人家呢?

就見他的小手輕輕撫上朴有天的龍根,好似熟悉又不熟悉,上上下下地,慢慢來回。他雖失憶後不曾與誰發生過這種關係,可竟然,他卻能越做越上手,連朴有天都難以招架的了,「秀、秀兒……。」

大概是已羞赧過了頭,他整個身體發燙,也燙得他昏了頭。不管朴有天如何驚呼,他僅是憑著感覺,緩緩地移至朴有天的腿間,盯著那龍根瞧了許久,突然說:「我好像從來都沒成功過……。」

朴有天是趕忙坐起身來,瞪大眼地看著他,「秀兒?」該不會已想起些什麼了嗎?

可他卻搖了搖頭,又將朴有天給壓上床,逕自地將小手沾著萬靈藥,趴在朴有天的胸膛上緩緩將那小穴給拓展開來。所有的熱氣及淫迷盡是灑在朴有天的胸膛間,他忍著不適輕閉雙眼,也不懂這樣的寬度適不適當,便撐起身子來,就要直接將朴有天的龍根給沒入自己體內。

「不可!」朴有天對他的舉動是嚇壞了,可這般阻止卻是讓他生了誤會,「不行,您得忍耐,這樣才有辦法治好您的病,雖然、雖然我並不乾淨……。」

這傻人兒到底在說些什麼了?

朴有天也不管身體的病痛,直接將人給反壓上床,給了一道深刻地熱吻。他的秀兒怎可能髒?即便被人給玷汙過,那也盡是為他受的苦,他連嫌棄的餘地也沒有。

「秀兒,聽爺說,我並不嫌棄你什麼,而且我就是皇上,聽懂了嗎?」

他卻仍是用著氤氳地鳳眼應對,可心裡是滿足,笑道:「爺說是就是吧。」

朴有天是輕嘆了口氣,也不再管事實能否釐清,接管過他的主導權較為要緊,便再替他股間拓展,最後才送進了自己。

他腦中的那人,全然與朴有天的身影重疊,即便他知這是朴有天對他施的同情法術,但他卻仍是同於上次,心甘情願地相信。就算事後會懊悔,那也是事後的事情了。

「爺……。」

「嗯?」

「就是那裡……。」

朴有天聽見這話是笑了起來,人兒沒能記起他,但身體卻認得他。是哭笑不得,可卻比什麼都無進展還來得好。看來只能繼續等個好時機再告訴人兒自己的身分了,目前說什麼也不適合,好好地享受才較為實際。

前半個時辰朴有天還可以,後半個時辰帶病的他也累了,可他家秀兒很堅持要做滿一個時辰,而後就轉了姿勢,由人兒來服侍他。

「你為何不相信爺就是皇上?」朴有天扶著他的腰際擺動,只見他小嘴喘著氣,回道:「這與您並不公平,您是您,皇上是皇上。」

朴有天摸不著頭緒,但卻能隱隱約約感受的到他的想法,「何出此言?」

「我想我是戀愛了。」

相同話語出自相同之人,即使過了多年,仍是言猶在耳,「你愛上我了?」朴有天驚訝地問。

「可是我無法……我已無法區辨您與皇上了。」他停下了動做,眼中帶淚地說:「對您、對皇上皆不公平……我太多情了……。」

朴有天見他如此,是不捨地起身抱住他,又是勸道:「秀兒,爺真的就是皇上。」

他亦是抱緊朴有天,哽咽道:「您真的是好人……。」

啊……怎麼又是好人卡一張?







不知道這樣寫,大家能懂俊秀的心思嗎?
其實他就是討厭自己心中不能只裝皇上一人,連朴有天都被他裝進去了XDD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