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朴有天的胸膛上醒了過來,昨日好不容易地完成了任務,未料這檔事實在累人,他便直接壓在朴有天身上給睡去了。朴有天好似早已醒來,可因不願吵醒他,就陪著他一起躺在床,等著他醒來。

「爺您早……身體可好呢?」他昏昏沉沉地問著身下之人,雖是睡得久,但他的頭卻有些暈眩,「已好很多了。」朴有天笑說。

他也笑笑地從朴有天身上滾下,可卻非下床,而是躺上一邊的床,繼續沉睡下去。朴有天也無吵他,僅是躡手躡腳地拿了乾淨的衣裳走出篷外,去河邊洗了一翻冷水澡。這段期間,他全然不曉得發生了何事,就這麼一路睡至中午,若是沒人叫,他肯定也難以醒過。

朴有天是覺有些不對勁,照以前的經驗,他家秀兒睡這麼久,肯定是身體發生了問題。果真,朴有天進去摸了他的額頭,才發現他真是發燒了,且是燒得燙。這回是換朴有天照顧他,金在中同是說這種小風寒不至於有生命危險,只是並未如昨日般朝朴有天開玩笑,要他以身體消磨他家秀兒,反倒給了他另一個方法,好好地治療他家秀兒。

「這樣吧,既然昨夜的桃子還是這麼蠢,不如您就直接帶他回宮裡去,證明您的身分。」金在中笑著說。

朴有天有些訝異,雖說這是個好方法,可卻怕人兒無法適應,「這……可能不妥。」

一旁的鄭允浩卻是贊同金在中說的方法,便是鼓勵道:「您不也將宮廷整治好了嗎?現在這是好機會,若待桃子清醒,您恐怕就難以將他接回宮廷裡去。」

於是在勸說底下,他真聽了那倆人的話,悄悄地將篷內的人兒給帶進宮裡去了。這段路程,懷裡的人兒都未醒過,直至他將人兒給放進浴池裡浸著金在中送給他的藥浴後,人兒才有些地清醒,無意地撥動著水。

怎麼自己會在熱水裡?

他的鳳眼環繞著四周,這全新的地方,他沒見過,四周也無人,只有他一人。雖是他從未來過的地方,可他卻覺有些熟悉。他起身在池塘裡走動,從這頭走向那頭,又從那頭走了回來。露天外的風景很眼熟,但他能確定自己真未來過這地方。

無措底下,他又坐進了池塘裡,浸在水中發呆。直至有道熟悉的聲音,他才拉回了神,看著霧氣裡的那人,「娘娘,您回來了。」

「珉豪?」

霧氣散開,崔珉豪是給了他抹微笑,點頭道:「歡迎回至宮廷。」

他吃驚地從池塘裡站了起來,慌亂地說:「不,這……爺呢?是皇上將我抓回來的嗎?那爺是不是有危險了?」

崔珉豪在他面前蹲了下身,輕輕搖頭道:「娘娘,爺沒有危險,請放心。」

「我怎會在此了?」

「是爺將您抓來的。」

他錯愕,是難以置信,「爺是密探……?」

崔珉豪是笑出聲來,同是搖著頭說:「娘娘先泡澡吧,別胡思亂想了,您在這很安全。」

但這又該讓他如何安得下來?他也不管崔珉豪的勸阻,便是起了身來,衣裳也無穿,急忙忙地往浴堂外跑。他為什麼會回至宮廷了?這種險地根本不該是他來的地方。崔珉豪是拿著他的衣裳跟在身後,可他卻急於擺脫,就在大殿裡亂竄。

「娘娘,您先穿上吧!」

他才管不了那樣多,待他找到了出口時,開了門便撞上了另一人。他抬眼瞧著,看見是朴有天,趕忙地就抱住了人家,「爺、爺您無事……!」

朴有天用眼神視意崔珉豪退下,崔珉豪是聰穎地將衣裳放在案上,人便悄悄退出。

「秀兒,身子可好?」朴有天拿了他的衣裳為他著裝,可他卻緊張,將朴有天手臂抓得緊,「爺,咱怎麼會在宮廷裡呢?是不是皇上抓了咱了?」

朴有天就喜歡他這傻勁,緊張起來也令人覺得可愛,「是呀,皇上將你給抓回來了。」

他翹著唇環顧四周,放低了音量:「那、那皇上可知道我戀上您,對他不忠了?」

他的心整個都快跳了出來,根本未料皇上會派人來抓他,現在可好,他的不忠的事情肯定會被知曉,朴有天亦會受難於他。

「是,他亦是知曉。」

「那咱快逃呀!」

朴有天是抱住他,同是吻住了他那喋喋不休的小嘴,讓他冷靜些許,「秀兒,朕就是皇上。」

他的鳳眼瞪得大,是退了幾步,看著朴有天那身龍袍,「爺是皇上?」

「是。」

「這不是謊言嗎?」

「不是謊言。」

他皺著眉頭難以接話,昨夜朴有天不停的強調,他還以為那只是想哄哄他而已,誰知那話是真,竟是他太笨,「這……」

「秀兒,隨朕來。」朴有天是牽著他,將他帶至一座獎牌面前,上頭烙著『最佳勇氣獎』,朴有天是問:「可有印象?」

他輕輕地搖著頭,可這頭是搖得太快,他的熱淚皆是被他搖了出來。雖是不記得了,但這面獎牌對他而言,曾是重要的一刻,只是那一刻,已被他給忘卻了。朴有天不怪他,又是帶著他看許多東西,有他的秀清宮,還有下人小璦,以及那件小璦為他做來才藝表演的衣裳。

他雖一點也想不起來,但卻不停抹著淚,最後卻是朝朴有天報怨,「您竟然騙我……。」

朴有天是覺得可愛極了,捉著他的肩道:「若朕不如此,你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回到朕的身邊。」

「可我現在回來了,還是得面對那些貴嬪……。」雖他已不記得曾經是誰欺負過他了,但從崔珉豪那兒聽來的記憶,那些貴嬪是不好惹的。

朴有天是邊笑邊安慰他,緩緩地說:「朕都將他們遣返了。」他驚訝地望著朴有天,只見朴有天又說:「朕是被金在中的藥所救,好起以後,統整了不少事情。」

「朝臣可同意了?太后同意嗎?」

看來他的秀兒是真變聰明了,且知曉他們彼此間的感情是為何而不順遂,「當然得同意了,在朕被操控時,殺了許多無辜者,好起以後,他們理當不敢再出什麼鬼點子了,就怕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

他擦乾了自己的眼淚,最後也朝朴有天笑了開來。

他的秀兒總是如此善解人意,當他還在苦思該如何給予一個良好的交代時,未料他家秀兒是如此好哄,且也不怪罪他的假身分。這陣子秀兒為他所吃的苦頭,他必定會好好償還。

「你能再次愛上朕,朕很高興。」朴有天笑說。

可這件事對他還說是種煎熬,一點也不開心,「您可知我一直譴責自己的不忠?好險您與皇上真是同一人。」

「秀兒不會對朕不忠的,雖你無記憶,但你的身體會認人。」

他不禁嘟了嘴沒說話,可也無否認朴有天調侃。

「那在中哥與允浩哥那邊怎麼辦呢?」他突然問。

朴有天摟著他,低聲說:「朕有編列每年預算給他們,感謝他們這些年來對於囚人樁的受難者給予照顧,若不是他們,朕可能沒有你了。」

「您真好。」他微微笑笑說。

「秀兒也好。」

就在今日,朴有天告訴了他許多宮廷內的事兒,從他們相戀開始至分離以後,宮廷內的大小事,朴有天不嫌麻煩地全然告訴他。後來他才知曉,宮廷內之所以仍無子嗣,是因那位皇后不孕,若照民間所言,是那女人種了惡因所以有了惡果,注定這輩子沒能有孩子。

「可惜我也不能幫您生一打屁孩……。」他卻感嘆地說。

朴有天撫著他的臉蛋,溫柔地說:「就算你是女兒身,朕也不會讓你生。」

「何故?」

「女人一生有兩關,一關就是生孩子,另一關就是沒了月事後,病症若纏身,便容易死亡。」朴有天摸著他的小手,笑道:「朕不會想讓你冒這風險,好在你是男人。」

朴有天總是待他好,就只有他傻傻,不知皇上的名字,亦是沒看出爺與皇上是同一人,就會在那亂發好人卡。

好在,朴有天有耐心等待。如此難連參商的緣分,朴有天是等到了,而他亦是遇見了。

他問,朴有天是為何如此愛他,朴有天竟說是中了他的美人計。他記不起自己施展了什麼計謀,朴有天便答就是『真誠』。

「還好我沒有不忠……!」

「傻秀兒。」

「您也傻,以後湯不能亂喝!」

「今後朕就只喝你煮的湯。」

「那我也在裡頭下蠱好了。」

「那就下一個讓朕沒能離開你的蠱……。」

他撞上了朴有天寬額頭,開心地笑著。

其實朴有天心中早已中了蠱毒,這輩子皆無藥可醫,而那毒就叫『金俊秀』。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