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人平時沒什麼信仰,但倒是懂一些陰陽五行。他替自己看看流年,算一算,自己的運勢大概會衰個五年。這期間會發生什麼事情他沒頭緒,可既然知道自己的流年已至此,他想,不論發生何事,都該平靜以對。

誰知年頭才開始而已,他家中真的就發生了怪事。

「你是誰?」他蹙著眉頭問。

那人看上去像個孩子,人畜無害,尤其那雙真摯地大眼,讓他忘了追究為何私闖他的民宅。但這孩子是怎麼進來的?

「你看得見我?」

不妙,這樣的對話並不尋常,看來他的體質又讓他瞧見了怪東西。他沒再回話,只是盯著那男孩看,東看看西看看,是看不出個端倪,只覺得長的很好看。

「所以你是?」

「啊,我是瘟神珉豪,你好呀,這次是我負責你的流年。」

他有些傻眼,瘟神這麼可愛?看上去不瘟啊,反倒像是幸運之神。

「呃,你好。」

他不知該如何是好,不過這種事情他並不是第一次遇見了,上次租了個房,不小心闖了某鬼魂所守護的房,他也沒大驚小怪,只是與鬼魂妥協,若是不想一起住,那麼他搬離便可。那鬼魂也待他好,也沒想驅逐他,反正各過各的,直到他退租以後。

這次是來個小神呢。

可這人兒雖小,但是神力可無邊無際,果然在與這位小神同居以後,不管是身體、事業、財富,統統每況愈下,還讓他一度想去地下錢莊借錢。但冷靜想想,若自己去地下錢莊借錢,他的運勢可能只會更差而不會更好,很有可能,他必須賠點內臟或者斷手斷腳。

啊,古人說的是,時窮節乃見,如此,這次流年便是要他表現自身氣節的時候了。

他從來不怪人兒麻煩,亦是不嫌棄他帶來的衰運,如果天注定他有五個年頭必須衰運,那麼他是欣然接受,人的幸運本來就非無窮,三年一輪,好壞照輪,他必須接受這樣的定律。

可是人兒怎麼想呢?

在他第二年時,他的雙親死於一場車禍,女友也隨小王跑了,不只這些,他的至親在背地裡捅了他一刀,讓他不容易的官位如今是搖搖欲墜。他撐過了這些,但人兒卻撐不過。

「對、對不起……。」珉豪吃著他煮的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也許連鼻涕的鹹味都加進了飯裡,「我沒辦法帶給你快樂,我只能給你痛苦……。」

他亦是吃了一整碗公的飯,只是聽著珉豪哭訴,也沒接下什麼話,「你是我第一個任務,學長說,若我沒辦法做好我的職務,我可能會被懲罰為凡人,一同與你們受苦。」

凡人有這麼可怕嗎?他嘴角微微上揚,覺得珉豪有些可愛。

「可與其讓他人痛苦,不如我自己受苦。」

如此善解人意的人兒,怎麼會被分派為瘟神呢?

他收著碗筷之際,輕輕揉了珉豪柔軟的頭髮,亦是沒多說什麼,只希望珉豪好好冷靜。正所謂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珉豪也不過是執行他該做的事情,實則不需如此歉疚。他不會怪罪珉豪什麼,因為他早已知道,這五個年頭,肯定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珉豪的大眼仍是堆滿了眼淚,淚珠就像排排隊,等著一一掉落一樣。他不知道那堆淚什麼時候才能哭完,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這陣子雖然錢不多,但他將所有的存款都帶在身上,然而帶著珉豪上街亂晃。

「想吃什麼?」

「剛剛不是吃過飯了嗎?」珉豪抹著眼角說。

「吃點喜歡的東西,心情會比較好。」

就像哄小孩一樣,他買了一些零嘴讓珉豪果腹,一旦吃撐了,血糖上升,身體自然就會覺得快樂。果不其然,珉豪越來越有笑容,可他的錢包也見底了。

誰知後續的生活因為有了珉豪而變得多采多姿,珉豪好似為了表達歉意,日間四處去美食店偷學料理,讓他下班回家以後總能有熱騰騰的飯菜等著他。當然不只這樣,房間也被打掃得乾淨,省了他許多時間與潔癖僵持不下。

但誰都不知,這樣的日子才擁有幾個月,他的小房便在夜裡有了訪客。那訪客明顯不是來找他,而是來找珉豪。

「你必須跟我們回去!」壯漢疾言厲色,他搞不清這位先生有什麼事,就見身後的人將珉豪給抓起,「你已違反規定,你不該帶給人類幸福!就算是小確幸也不行!」

他看得傻眼,可是眼前這群人,很顯然不是他一人抵得過。他想替珉豪說點好話,說點,其實珉豪也很盡忠職守,所以讓他失去了雙親,失去了女友,又失去跟他最好的至親朋友。

但這是好話嗎?這話說出來,恐怕又見珉豪的眼淚。

只見珉豪也無多加反抗,會受到什麼懲處他不敢過問。眼神與珉豪的大眼在離別之際相對,他們亦是無語,也無留戀。房子只剩他一人,他頓時才曉得,其實是瘟神不是來帶給他惡運,而是前來陪他走過這一切。

就這麼,他一人度過了人生最痛苦的五個年度,後來他遇上了幸運神,那小神叫做金俊秀。比起珉豪而言,這貨是好吃懶做,但唯一讓他欣慰的,是金俊秀能帶給他好運,甚至為他帶來一樣不可思議的東西。

某日公司加班,他搭乘計程車回到小房來,就見一個不大的人兒抱著膝蓋坐在門前等他。那般景象在夜裡還真有點嚇人,不過他並不害怕,因為人兒的衣服他認得,他這輩子都會記得他洗過這件衣服。

「昌珉?」

他都未喊人兒名,人兒就率先朝他奔了過來。

「昌珉!我被貶為凡人了!」

看來這懲罰珉豪是高興的很,也因久未相見,珉豪明顯長大了,可那真摯的大眼仍沒變過。

「可是我沒地方能去,所以就來投靠你這了,但是你別擔心,我已經不會再為你帶來不幸了!」

他一樣摸著珉豪柔軟的頭髮,雖然從不多話,可是能感覺得出,他很高興,「你值得快樂。」

珉豪也朝他笑了起來,小嘴是道:「我們都值得快樂。」

凡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沒能走過嚴峻考驗的人生。

好險在最可怕的時期,他有一個小神。

「嗯,歡迎來到人間。」




全文完。







昨天看見一本BL漫畫,就是有關瘟神的,覺得還不錯,於是又不禁腦補二珉了。
希望大家喜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