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天以後,他陸陸續續又接到了許多來自崔珉豪的發包。他的工程案,單單崔珉豪的部分,就需要花掉他三年的時間才得以完工。他當然是感謝崔珉豪的大方,可後續的問題,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近期因為阿拉丁投資失利的關係,朴有天被纏身,以至於他們三人相約一頓飯出來聊天的機會都沒有,也不曉得朴有天躲去哪兒了,打了手機也沒通過,還活得像似被人討債一樣。其實他只是想問問朴有天與尹斗俊的意見,對於崔珉豪喜歡黏他的事情,他需要有人教他怎麼與崔珉豪相處。

不知崔珉豪是無意還是有心,照理說建築師不該經常出現在工地裡,只有在重要的部分才會出來監工一下。但崔珉豪已非如此,像是喜歡忙裡偷閒,每天都戴著安全帽來工地裡找他。他不曉得崔珉豪的工作狀況如何,也不敢過問,不過他能夠看得出來,崔珉豪似乎喜歡與他在一起。

他從沒想過他倆的感情竟然是由崔珉豪引領前進,這讓他有點惶恐,畢竟他這隻大野狼不適合與人親近,這也是為何他會選擇在遠處默默地看著崔珉豪。

如今這樣的神展開讓他措手不及,但他卻狠不下心與崔珉豪保持距離。

「你們每天都在烈陽下工作,真的很辛苦!」

好似體驗營一般,崔珉豪就跟在他旁邊忙東忙西,他雖覺得有點不妥,但就是不捨趕走崔珉豪。

「你要小心,工地裡時常會掉東西下來。」他叮囑道。

無可否認,他自己也喜歡崔珉豪在身邊,這樣他就不需日夜自己幻想崔珉豪的可愛、對他的好,他時時刻刻都能夠享受這份感動。

「你有想喝什麼嗎?我可以去幫忙買!」崔珉豪在他旁邊大聲地說。

他忙著搬鋼筋,很怕崔珉豪會有危險,「你去旁邊等我!」

崔珉豪果真乖乖地照他指示在一旁等待,等他忙完,他見時間也差不多,便喘著氣道:「我跟你去買吧,順便去拿便當。」

崔珉豪像個小跟班跟在他旁邊,見崔珉豪難得如此清閒,他也不禁過問:「最近沒案子嗎?」

崔珉豪愣了一會,才笑說:「我的部分暫時告一段落了。」

這也難怪能天天來工地裡監工,但是這樣的生活並不好受,「來這裡很熱不是嗎?你應該在家裡好好休息。」

「我想來體驗一下你的生活嘛,我總是只來幾分鐘就走了。」

「沒什麼好體驗的。」

他不明白崔珉豪想些什麼,他們彼此的命運並不相同,崔珉豪大可在公司裡吹冷氣,沒必要與他來此接受環境嚴苛的磨難。

「你是我的偶像,所以我想來當你的小助手。」

是什麼時候他成為了崔珉豪的偶像,他實在是搞不清楚。但能確定,就算崔珉豪不喜歡他,可至少對他是有好感的。

他僅是無奈笑笑,與崔珉豪去買了五十幾杯的飲料與外帶五十幾份便當,崔珉豪本說想幫忙拿,但東西真的過重,對於不常勞力的人相對吃緊,他不捨崔珉豪的拎著手指發紫,乾脆統統接過手,像是沒什麼重量地,伴隨著崔珉豪的吵鬧回至工地裡。

「你都不重嗎?」

「不會。」

「不可能。」

他沒接下話,也不敢做太多的解釋。

他是真的覺得那些重量沒什麼,可能是因為他不是人的關係。不論是體態、力氣、速度、體力,他是異於常人的,畢竟他是大野狼,這點事兒對他而言真的算不上什麼。

他並不希望崔珉豪追根究柢下去,於是他知道該怎麼接話了,「是有點重。」

「那下次我幫你拎一耳吧!」

崔珉豪一副『我說對了』的表情,他並不計較,只覺崔珉豪夠天真。

以為自己能好端端地隱瞞著身分,誰知過度的相處就是容易露出馬腳。他至今仍是不同意崔珉豪每天來找他,要找也行,但幾分鐘就可以。不過崔珉豪不聽,是太過信賴他們工程公司的工安措施,殊不知意外無所不在。

就當崔珉豪與他站在工地下方忙著配管時,上頭的鋼筋卻因吊車的不穩而鉤不住,鋼筋便從吊車脫落。他與崔珉豪就在正下方,崔珉豪還未發覺,他便直接摟了崔珉豪入懷,一手抗衡了鋼筋的重量,甚至只用一隻手臂就將鋼筋推向另一邊。

「你們還好嗎!?」

眾人紛紛前來過問,他是裝沒事,但崔珉豪卻是嚇壞了。

好險沒人看見他單手推開鋼筋的那幕,比起些微的瘀青與骨折,他更擔心自己的不尋常被人瞧見。

「沒事,擦到而已。」

崔珉豪不敢說話,最後他是提早下班,在崔珉豪的陪同底下前去醫院看診。對他來說,這點傷只需幾個小時就能夠復原,他不需要醫生協助。但就怕自己的不配合會受崔珉豪的懷疑,他還是乖乖地去看診,直至崔珉豪陪他回至家中。

「抱歉,是我不注意,害你受傷了。」崔珉豪愧疚地說。

他其實更擔心的是自己的身手,對於傷勢是見怪不怪了,「這不是你的錯。」

崔珉豪的大眼好似還有話想說,他只需聽崔珉豪的氣息,就明白崔珉豪狐疑些什麼。

「我們能活著……還滿幸運的。」崔珉豪說。

他沒有接話,企圖想從崔珉豪的眼神裡看出端倪,祈求崔珉豪別質問他什麼,「那個……我……」

「嗯?」

「我可以每天來幫你洗澡喔。」

看來崔珉豪已經沒有疑問了,但是這般的好心與主動,他該如何是好?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