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在他沒有同意或拒絕之下,崔珉豪還真要住進他家來好好照顧他一翻。待他發覺事情已超展開以後,一切都為時已晚,崔珉豪就這麼住進他不算大的小窩,打算在這待一兩個月,直至他的手臂好為止。

他不敢告訴崔珉豪,其實自己的手臂早已痊癒,就在事發的兩個小時。可為了蒙騙一下世人,他還是向公司請了兩個月的假期,綁著沒什麼效果的繃帶,做做樣子。未料崔珉豪也受他欺騙,被騙還不要緊,重點是崔珉豪藉此住進了他的狼窩。

難以想像事情會麼發展,看著崔珉豪心情好地為他打掃房間,他只能茫然地坐在一旁的沙發傻楞,想著日子後續該如何過。若能真順他的意日日夜夜都抱著崔珉豪睡,這實在沒什麼不好,可惜現實總是殘酷,依他與崔珉豪的關係,還不能夠讓他完成這個美夢。

況且,他必須小心的事情有非常多。

「你這裡有養狗嗎?」崔珉豪突然問。

他回過神來,看著地上進是崔珉豪掃出來的毛髮,他是固作鎮定,輕聲說:「以前朋友寄養的。」

崔珉豪還玩味地看了一會兒,笑道:「這顏色還挺漂亮的呢。」

他心中暗爽了一會,便收起那輕浮的態度,嚴肅地提醒自己,不該讓崔珉豪知道那就是他的毛草。

既然他想不出什麼點子將崔珉豪趕出門去,也只能順來順受,姑且就讓崔珉豪留下來照顧他。當然崔珉豪責任感也促使他們的感情快速加溫,一句以前經常幫祖父洗澡,所以他的身體交給他沒問題,他們便夜夜共洗鴛鴦浴。

「昌珉,我可問你一件事嗎?」崔珉豪突然問。

「嗯?」

「你的肚子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傷痕?還有皮膚也像被燙傷一樣?我本來不想問的,怕這個可能是你痛苦的回憶……。」

崔珉豪果然很替人著想,這些確實是他痛苦的回憶。肚子上的刀疤,就是七隻小綿羊的羊媽媽給他剖開來的,然後裝進了一堆石頭將他淹死在大海之中;燙傷的皮膚也只能怪後續某位作者改了小紅帽的結局,讓小紅帽用老奶奶剛煮香腸的熱水將其燙死,身體當然還有幾處有留下刀疤,皆是因後續某些作者的改寫,讓樵夫闖進門來將他砍死以後,再剖開他的肚子將小紅帽與老奶奶給救出。

他笑笑地回想這一切,雖然覺痛苦,但在崔珉豪的那雙關懷的大眼底下,他覺得有些安慰,「也沒什麼,以前發生一些工安意外。」他說。

崔珉豪也沒再問話,似乎心疼他身上的這些傷口。

現在想起來也真可笑,當初的作者就不覺如此對待他有何憐憫之處,如今他們的後代卻同情他來,可見童話也不盡然在每個人心中都是完美的存在。但這可能只是他的幻覺,也許等到崔珉豪知道他的真實身分後,或許也會認為他所有的遭遇都是種活該。

然而,日子越久,他便覺自己的克制能力越來越差。每次洗澡聞見崔珉豪體內炙熱的血液,讓他很想直接幻化為大野狼來蹭蹭崔珉豪的身子,甚至想將人兒吃進肚裡。但他知道吃人這種方式已退了風潮,現在最流行的,應該就是將人兒給占為己有。

果然大野狼就是種不可取的角色,隨時有著獵殺獵物的慾望。

他安靜地坐在馬桶上,自己的身體已被清洗完畢,就看著崔珉豪洗澡。他覺得崔珉豪的身材與他相似,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皮膚很白,沒什麼傷口,腿毛也不比他人形化的多,就像天生的尤物一樣,時時散發著『我很好吃』的氣息,引誘他來獵殺。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可能覺得自己沒把握能維持人形,所以便起身來想自己穿衣服外出。誰知崔珉豪見狀是不准許,身上的沐浴乳都還來不及沖洗,就捉住了他,要他乖乖坐回馬桶上。

「你別動,我來就好,你等我一下。」

他理當不乖順,不僅沒照崔珉豪的話做,還將崔珉豪那滑膩的身體摟了過來,崔珉豪是嚇了一會,不知所措地抬起大眼與他對望。

他垂著頭看著崔珉豪的紅唇,身下的孽物都碰上了崔珉豪的嫩莖,沒一會兒,就奪走了崔珉豪的小嘴,不僅如此,他的大掌也順著沐浴乳滑至崔珉豪的羞人處,一把握上。

崔珉豪嚇的想推開他,可好似又顧慮他的傷口,所以動作不大。他是樂不可支,利用著崔珉豪的同情心,打算在此將崔珉豪給吞沒,讓他永遠成為自己的人。

誰知好景不長,浴室裡突然傳來一道聲音,他見怪不怪,但崔珉豪卻嚇的不輕。

「欸,昌珉,我想我必須借住──啊!你們在幹什麼!」

神燈啊神燈,什麼時候不幽靈,為何偏偏選在這種重要時刻幽進了他的廁所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