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復得的愛戀,他是小心翼翼,改了一向猖狂的脾氣,也放任了金俊秀在宮廷內的規矩。既然金俊秀還想在妓院工作,他不想一口回絕,可也是經過一翻的深思熟慮,最後才准了金俊秀。不過有附帶條件,他希望崔珉豪能跟在身邊保護他。

如此一來,他也算答謝了妓院那段日子對金俊秀照顧,不因他將金俊秀接回了宮廷而影響了妓院的收入,同時也豐富了金俊秀的生活。在宮廷內理當是索然無味,照金俊秀的個性,並不適合只做他的囚鳥,反倒適合一點適當的自由。

然而這樣的決定實質上他也不吃虧,金俊秀只要在妓院裡學到一些撩人的舞藝,最先就是回來表演給他看,讓他鑒賞鑒賞。他自身也樂於這種生活,喜歡甜而不膩,不失彼此的感情,反而增添不少生活情趣。

只是繁忙的他難以萬事想的周全,待他有了點空閒,為了給金俊秀一點驚喜,他沒告訴任何人,便在夜裡隻身前去妓院,打算入內作客聽聽金俊秀琴聲,也順道在工作完畢以後接人兒回家。

但事情沒能同他想的那樣順利,他怎麼也未料到,其實金俊秀已不只是表演彈琴而已,甚至是背著他又接下了舞蹈工作,一同與妓院的姊姊們一起演出。

其實跳舞也沒什麼,但偏偏金俊秀就是跳了他以為只有他能欣賞的臀舞。現在可好,金俊秀在前頭跳得高興,那屁桃扭的厲害,好似一點也不害羞,就將自己可人的屁桃便宜賣給人觀賞了。

角落的他是氣的直接灌下一壺酒,想向前鬧場也不是,坐在原地不是,最後他是隨著嘆息而走出妓院,那樣的背影,卻不經意讓崔珉豪給瞧見。崔珉豪是敏銳,在下一場表演開始之際,便趕忙將金俊秀打包抓回宮廷裡贖罪。

他心頭鬱卒地泡在浴池內揉著太陽穴,心底雖是生氣,可他理性地想著該怎麼與這位傻人兒好好溝通,而又不限制金俊秀所熱愛的工作。

誰知什麼都未有個頭緒,崔珉豪就已將金俊秀給完整地放在他的龍床上,無辜的鳳眼與他相對。他僅是禁聲沒說話,為金俊秀解開身上的束縛,轉身就前去殿內的書房,不想與誰說話。

金俊秀難得明白自己錯得離譜,可也是經過崔珉豪的指點他才知曉自己何錯之有。金俊秀是趕緊下床想求他的原諒,可惜他的情緒未平復,所以金俊秀不論說些什麼,他都不想在情緒底下做任何的回應。

「有天,我知錯了。」金俊秀捉著他的手臂,苦苦哀求,「我真的知錯了,我不該在別人面前跳那舞的。」

他的桃花眼滿是無奈,僅低聲問:「都不覺害羞與不妥嗎?」

平常他是疼金俊秀,也少以這種語氣對待金俊秀,未料這次的質問方式是讓金俊秀給嚇壞了,手臂上的力道更是用力的抓著他,眼淚都滾了下來,「我……我跳著跳著就習慣了,我覺得這是工作……我……我不曉得您會這麼生氣……。」

他雖覺可憐,但對於金俊秀這種可愛的無知,他也想藉此好好地教訓一翻,要別金俊秀那麼傻。他是狠心地抓過了金俊秀,直接將人兒給壓上案上。金俊秀趴在案上,對他是死心蹋地,好似明白接下來的懲處是什麼,也不加反抗,只含著淚等著受懲罰。

可當他使壞地將金俊秀的身上的衣裳給用力的扯下時,見著金俊秀那背上的白皙背脊上,有著紊亂的鞭打舊傷,他的心倏地絞痛,也不知該如何使壞下去。

從將金俊秀接回宮廷以後,每次的歡愛他都不曾將金俊秀翻過背面來面對自己,一來他害怕見到那樣的傷痕,二來他怕自己承受不住自責。如今他過於大意,只因想懲罰一下人兒而忘了自己一直一來的恐懼。看來天注定他必須面對金俊秀最慘痛的過去,他想逃也逃不了,亦非刻意迴避就能了事。

他輕輕摸著金俊秀身上的鞭痕,良久,又將金俊秀從案上扶了起來,滿臉歉意地為金俊秀穿好衣裳。

「朕不對,嚇著你了。」他有些紅著眼眶,話說的輕,不過金俊秀的反應卻是無敵,又將他穿好的衣裳扯開來,同然抱歉地說:「不、不,我可以隨便您,您不要這樣,您可以懲罰我,可以罵我,您別就這樣幫我穿上衣服……就算您想要很多很多次都沒關係……!」

金俊秀比他更是難敵良心的譴責,見著金俊秀此番作為,他已明白自己在金俊秀心中的地位,儘管這人兒總是犯著低能的錯誤,他認為自己也能夠給予很多很多次的原諒。

「朕嚇嚇你的,以後別在外人面前跳那麼情色的舞蹈,可好?」他摸著金俊秀的小臉,哄著說道。

「好、好,我都聽您的。」金俊秀也握住了他的大掌,但熱淚不停落下,最後是乾脆抱著他哭,還讓他費了一翻心力給哄上了床。

不久,他家傻人兒已先睡,他想這件事情也應該就此落幕,隔日便又一如往常,金俊秀外出打工,他則忙於政事。不過,生活上有些小小的不同,金俊秀雖是繼續在妓院裡彈琴學舞,但舞蹈的欣賞者,只由他一人獨得。

「我今天又學到新的,跳給您看看。」金俊秀神秘地說,他雖不知是什麼舞,但也是滿心期待。

「我只跳給您看喔,其他人都不能看。」

他滿意地點點頭,心想自己的人兒還真乖巧,竟都照著他的訴求推掉了那些工作。他滿心期待金俊秀出場,這場子一出,就連見過大世面的他,也紅了臉蛋。

「嗯嗯……好、好看嗎?」

「好看……。」

「您要摸我這裡喔……然後我必須這樣扭動……。」

「秀兒……。」

日後他應當也要考慮,該不該再放任人兒去學舞了……。

這已比舞蹈更勝一層樓,是種只有他兩才能明白的藝術了。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