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謂大野狼的肅殺眼神,這也代表他來找沈昌珉是正確的選擇。但是有求於人以前,朴有天還得先交代一下他是如何進廁所裡來的,他讀得出沈昌珉的心理,若是他掰不出一個好理由,而讓他倆都暴露了身分,沈昌珉會給他一個慘痛的教訓。

「你好,我叫朴有天,我是昌珉以前的室友。」朴有天是裝得什麼事也沒有,又說:「因為我之前都是直接開門進來昌珉這啦,找不到人,想說廁所有聲響,所以就闖進去了,沒想到……」

崔珉豪是紅著臉,大眼不敢看誰,僅輕聲說:「沒、沒關係的。」

朴有天用眼神示意沈昌珉,希望他能寬宏大量,至少自己是給了一個能用上的藉口,即便它很瞎。

只見崔珉豪默默地進了房間,朴有天才鬼鬼祟祟地坐至他身邊,輕聲說:「你很糟耶,上次叫我騙那個小護士摸我雞雞許願,結果我都還沒騙到,你就要上滿壘了!」

他不耐煩的神情是完全顯露,但朴有天就是不畏懼他,「你不是生活枯燥乏味嗎?什麼時候把到這個大眼美人的?」

他不想回答這件事情,忍著脾氣,只問:「你來找我做什麼?」

朴有天倏地無辜,桃花眼可憐楚楚地說:「阿拉丁一直找我,我想說搬來你這,就算他知道我在哪,他也不敢過來。」

因為他是大野狼的關係嗎?

「但這也奇怪,阿拉丁是怎麼找到你的?」

「唉,你還記得故事中有個冒充為阿拉丁叔叔的那個魔法師嗎?他當初要阿拉丁來洞穴找我時,有送他一只戒指,是裡面的精靈找到我的。」

這故事他還真不熟絡,不過應該也是最原版的阿拉丁才有這段鮮為人知的故事吧。可他也沒管,只說:「我這不能讓你住。」

「為什麼啦!」朴有天像個姑娘似的扯著他,「我們是好朋友耶!」

「你的出現就讓我失了吃他的機會,你再住下來,我要怎麼吃掉他?」

朴有天狐疑地看著他,「你所謂的『吃』,是真吃了他,還是……」

「做愛。」他直接地說。

朴有天又從狐疑轉為藐視,調侃道:「你還真改不掉色狼的本質耶,繼騙小紅帽上床以後,你還想騙那個大眼美人上床?」

他瞪著朴有天,一度說不出話來。可他也得感謝朴有天提醒了他,其實他有這般色性,也是緣於作者的創作。朴有天說得不錯,《小紅帽》最初的寓言,即是要女孩別與陌生的男人上床,而他的角色便是用來隱喻男性的象徵,如此,他被造了出來,現在也難以抹滅掉對崔珉豪的色慾。

「剛剛那不算騙他,算我強制他。」他輕聲地說。

「看來你又提升了一個層次呢。」朴有天拍他的肩說。

那現在可好了,本來一個美好的強制機會被朴有天給搞砸了,別說騙了,他想今夜過後,崔珉豪大概就會離他而去,誰還會想與他這人相處在一起?他也不明白為何自己會那麼做,大概是崔珉豪散發出得氣息過於迷人,他又難抵本性,於是一切便照了本能而去。

朴有天看他的臉就明白他的困難,伸出手,於是笑說:「你讓我住下,我就幫你實現願望。」

他還真握住了朴有天的手,心底輕聲默唸:『祝你遠永光棍。』

朴有天本是已轉寶藍色的雙眸,接受到了願望後,是又變回了原樣,「這個不能夠實現啦!我就已夠煩惱小護士的事情了!」

「你要住就住吧,不過你得自己想辦法讓珉豪讓出那間房。」

如此一來,崔珉豪應該今晚就會搬離開這裡回家吧。後續的工程還會不會見面,他不敢去妄想。他只告訴朴有天,自己想去外面買晚飯回來,剩下的就由朴有天自己與崔珉豪溝通了。

他就這麼轉身離開,殊不知他在等電梯時,崔珉豪卻從他的小窩跑了出來,「我跟你去買。」

都已那翻情況了,為什麼崔珉豪還能這麼熱心?

「我一個人可以。」

「你還需要復健一陣子才能自己生活。」崔珉豪雖沒看著他,但也用著叮囑的語調與他說話。

看來朴有天是沒機會與崔珉豪討論房間的問題,他乾脆就在路上直接告訴崔珉豪,朴有天想住下來躲避債務,所以他可能必須與他同住,要不就搬回家。崔珉豪先是猶豫一會,後來領到了便當後,才抬頭告訴他,「那我與你一起睡好了,可是……」

他站在原地沒有動,見崔珉豪欲言又止,他便逕自接話,「洗澡的事情我很抱歉。」

崔珉豪又紅了臉來,垂了頭,久久不語。

「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很喜歡你。」他直率地說:「不過下次不會了。」

崔珉豪見他轉身離去,腳步是跟上,漂亮的手便捉住了他的手臂,是讓他停下了腳步。他很怕崔珉豪告訴他一些可怕的打槍用語,不過他願意給崔珉豪一點時間,於是他倆就站在路燈底下,半刻沒搭上話。

「我是想跟你說,要做的話,可以等你的朋友搬走以後嗎?」

有如天降甘霖,他忍不住就抱住了崔珉豪,用著臉頰蹭了崔珉豪的頸肩。

這是他頭一次不需詭計多端就得到的幸福,且是在童話之外,他得到了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