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比崔珉豪起得早,拿了乾淨的衣物便替自己清洗一翻,打算今日的早餐由他負責。未料一出廁所,朴有天是一臉猥褻地看著他,笑道:「昨天玩的很爽喔?」

對此他並不避諱,像個老大爺一般,笑答:「是啊,射了好多次呢。」

他帶著炫耀意味的語氣,一方面是希望朴有天也加點油,快點將那夢寐以求的小護士給拐上床去。但朴有天卻是反嗆他,自己沒那麼不具格調,與他這隻大也狼不屬同個尿性,小護士的事情,肯定是慢慢讓感情深根以後,才能有如他昨夜的結果。

他被嗆得無關痛癢,也許是自己的性子使然,也可能是他當朴有天羨慕,所以也不加以反駁。但他倒是較關心另一件事情,是關於自己的真實身分。他也問了朴有天的意思,可惜朴有天是採取保密說,希望他別透露有關童話人物的任何事情,這有可能會帶給大家不必要的麻煩。

他覺得朴有天說得不錯,可惜他不曉得自己能夠隱瞞多久,畢竟崔珉豪也不笨,若倆人真繼續相處下去,恐怕自己遲早會被看出端倪。不過現在他也不擔心,既然決定在一起,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遲早的事,遲早再說。

他是沒管朴有天想吃什麼,逕自地出門買早餐。

待他回來以後,剛好撞見想出門的崔珉豪。明明昨天都這麼累了,這麼早起來做什麼呢?

「你要去哪?」他擋在門口,崔珉豪見著他,那憂心的表情也鬆懈下來,聲音有些沙啞地說:「我才正想出去找你,怕你拿太多東西。」

如此暖心的人兒,他覺自己根本撿到了好貨色。但他仍是固作鎮定,輕輕地崔珉豪耳邊說:「昨天玩那麼晚,你應該多睡一點。」

崔珉豪的大眼是瞥向客廳的朴有天,似乎害怕這檔是被人聽見一樣,也小聲地回:「你這樣亂跑,我怎可能睡得下去?」

要不是那礙眼的朴有天離他們不到五公尺距離,他還真想直接抱著崔珉豪再來幾次。朴有天似乎是感應到了他的心思,趕緊裝做沒事,便前來拎了他手中的早餐,而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避難去。

他與崔珉豪則坐在客廳內享用,看著崔珉豪那疲憊的雙眼,他就覺得有些不忍心。昨夜雖是瘋狂也滿足,但見崔珉豪如此體力不支,他是真心懺悔,下定決心下次不會再這般索求無度。

不過話又說回來,崔珉豪是為何能允許他如此貪婪?這段感情並非得來不易,可他從未問過崔珉豪,為什麼會答應與他這隻大野狼交往。

「你為什麼不排斥我做那些事情?甚至還允許我亂來。」他突然問。

本是吃得快睡著的崔珉豪,大眼也撐了起來,與他相看,「因為……我也喜歡你呀。」崔珉豪笑笑地又說:「從第一次發包給你們公司時,看到你這麼努力,我就覺得你很不錯,雖然我沒想過我們會在一起,不過你說喜歡我時,我就是不覺得排斥。」

是如他相同,雖不曉得為何,但他就是明白自己很喜歡。有如《小紅帽》的情節一般,他被安排得對小紅帽動情慾,所以在不知任何原因底下,他也能將小紅帽騙上床,然後吃掉人家。不過與崔珉豪不同的是,崔珉豪是他自己的選擇,小紅帽則是作者為他做的選擇。

他看著崔珉豪油膩的小嘴,也不管妥不妥當,就在人家的嘴上烙上一吻。

如果真的能在一起,他其實希望崔珉豪明白他並不是人類。只是現在可能不是一個好的時機,可他心中也沒個底,什麼時候才會是一個好時機。

就在他擔心自己情感之中有秘密而無法坦承之際,都市卻發生一件駭人的案件。

一名兇嫌將歷年以來所交往的情人殺害,屍體皆放在家中的小倉庫裡,一共陳屍七具屍體。案子被發現是因為鄰居檢舉了那人家中傳出的惡臭味,未料新聞公布兇嫌的照片時,他與朴有天皆是震驚。

「藍鬍子?藍鬍子也在都市裡?」朴有天吃驚地說。

且事件並不只有這樣,在警方闖進家中逮捕藍鬍子時,未料藍鬍子是殺了所有入侵的警方,甚至揚言,自己是童話人物,所以殺不死。不論警方如何開槍,他皆不為所動。情勢進展成這般,已是震驚世人。

最後出來解決的人,竟是讓眾人跌破眼鏡的白馬王子。他們皆未料到這都市的警察局副局長竟會是白馬,不只如此,白馬還找了藍鬍子在童話當中的最後一任妻子的兩位哥哥出面來制伏藍鬍子。這代表著,每個童話人物雖能不死,但卻敵不過故事中的命運,於是白馬順利成功捉住了藍鬍子,立下了大功,可同時替他們這群童話人物引來了危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