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一個爆裂開來,就連在外戀愛談得順暢的尹斗俊也跑至他家,找他與朴有天談論起此事來。誰都沒想到藍鬍子在童話裡是個瘋子,來到都市也還是不改瘋子的性格,但也無可厚非,他們命運早已在書中被寫死,自然是難以有其他選擇。

那現在該如何是好?一陣慌亂當中,他是先冷靜下來,想著事情可能會有的發展性。即使現在的都市人民群起反抗童話人物的存在,但這也不代表他們就真得辨別得出誰來自於童話。早已喝下人形藥水的他們,自然是不容易被揭穿開來。但他總覺得有些奇怪,尤其是白馬後續的所作所為。

白馬不僅沒改變人民厭惡童話人物的情勢,還將童話人物分裂為二種人。其一白馬是這種,為國民效力,剷除惡人;其二就是他這種,在這都市與人民搶飯碗的童話人物。

這明顯是白馬想讓自己脫身,甚至利用媒體來美化他的形象,開始訴說起白馬為都市人民在以往當中做了哪些貢獻,又打擊了多少犯罪。如此想急於與童話撇清關係的白馬,不禁是讓人不得不懷疑他的別有用心。

好在崔珉豪已搬回自己的窩,留在他這裡著實不安全,連他都不曉得後續會發生何事,可若現下果斷地不與崔珉豪連絡,他就怕看見崔珉豪傷心的臉龐,而他自己也狠不下那樣的心。

「你們……會想告訴對方自己是童話人物嗎?」他突然問。

朴有天對此也深思起來,尹斗俊更不用說,誰都害怕露出真面目的當下,會失去他們心中所愛。

「我把到小護士以後再說吧,至少要騙到他摸我雞雞許願才可以啊。」朴有天苦笑地說。

尹斗俊就如他一樣,原本就生得不好看的他們,又該如何向對方坦承自己是童話中的可怕怪物?

「你呢?」他朝尹斗俊問。

尹斗俊想了一會,低聲說:「我想隱瞞,瞞到不能瞞為止。」

那麼他呢?

若他現在不說,崔珉豪卻在這期間受了媒體的影響而對童話人物有了一定的成見,那麼在他被接露出身分時,崔珉豪會不會痛恨他一輩子?

現在童話人物明顯在都市內引起了一陣騷動,他不知道這波危機什麼時候能解除,又見白馬分化童話的做法,他總有不好的預感,結局可能不是他們得再回至童話那混亂的世界,就是他們會被都市給屠殺殆盡。

他沒有給予朴有天以及尹斗俊一個好的答案,只見電視媒體沸沸揚揚,上頭的白馬幾乎將賜死童話人物的方法說明得一清二楚,這顯然是想以迫害童話人物來取得民心。

『我們將對藍鬍子處以極刑,將他丟進巫樹井定其命運,讓他永遠消失在都市與童話之中。』

他相信應該沒有多少人明白巫樹井的功用,但這井的名稱再次出現,是讓童話人物聞風喪膽。

唯一與這世界連一起的,就是那口井了。這世界的人是找不到那井,只有童話人物才看的見,才進的了。一旦被推進巫樹井裡,童話人物將被『命運』賜死於童話,永遠不復存在,只能留名於童話書中。

他們三人的心情是五味雜陳,沒人知曉白馬之後還會採取什麼可怕的行動,但他們想不通,為何白馬會想誅殺自己人?

他倏地想到了白雪,也許白雪會知道白馬背後的可怕秘密。

他們三人是鬼鬼祟祟地來至酒店裡,裝做顧客一般,欽點了白雪。白雪一見到他三人,似乎也看出了他們的來意,沒有大驚小怪,仍是優雅地坐上沙發上。

「想來問有關白馬的事情嗎?」白雪抽著菸,笑問。

三人之中就由他當代表發問,「是。」

白雪吐著白煙,輕聲說:「那個戀屍癖的傢伙,他肖想當局長很久了,一直以來都利用著魔鏡辦案,所以一路爬至副局長的位置。我想,若這次他辦童話案件有功的話,可能能順利升至局長吧。」

就只為了升官嗎?

「我勸你們別惹他,我們在他眼下,是無所遁形的,只要他問一下魔鏡就可以知道我們的行蹤。」白雪妖豔地又說:「如果不想打砲,那我就要走囉。」

他們三人坐在沙發上久久無法說話,可想想,目前為止,他們只要別犯什麼錯誤,基本上就不會讓白馬拿來當作取得民心的工具。這表示他們還能多活一陣子,只是感情上可能就無法期待會有多順利。

「我看你別騙小護士摸你雞雞吧,等等真摸了,你如果告訴他你是神燈,摸哪其實都可以實現願望,他等會告到白馬那去,你就會被丟進巫樹井。」他突然語重心長的對朴有天說。

朴有天是沒吭聲,尹斗俊卻是心事重重。他能明白,要給予情人一個好的交代並不容易,就怕身分暴露了,會被對方舉發,那麼他們很有可能又會被媒體拿來作文章。沒準還可能因民怨而被迫丟進巫樹井。

他們三人是帶著心事離開酒店,各自回各自家中,打算這陣子好好做人,不出任何差錯。

可在深夜以後,他是傳了封簡訊給了崔珉豪,希望明天能約出來一起吃飯,飯後一起去一個祕密基地看風景。崔珉豪不疑有他,還開心地傳了笑臉的貼圖,說是期待明天的到來。

他收起了手機,決定放手一搏。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