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一整天都沒什麼將心思放在工程上,腦子只在想,他該如何對崔珉豪坦承自己的身分。既然他已決定曝露,那麼今晚他就不能沒有個結果。可再如何做萬全的準備,對於崔珉豪會做出的反應,他心中仍是難以有個底。

他沒將自己所做的決定告訴任何人,就怕人多嘴雜,最後又影響了他的決心。近期都市是沸沸揚揚,走在路上都能聽見人民對於童話人物的厭惡,也因仇視的言語滿街都是,不少忍不住的童話人物因此與人民起了衝突,估計有許多數不清的童話人物皆被白馬予以捕獲,下場會是如何,他不敢想像。

今夜他也算是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許崔珉豪能接受他,也許不能。他已做好被舉發的準備,反正能死在崔珉豪的舉發裡,他也心甘情願。

待時間屆至他倆約好的時間,他們同在海底總動員燒烤店見面。小美人魚的店尚未受到什麼波及,氣氛還算和樂。不久崔珉豪便前來赴約,他是心事重重地吃著燒烤,崔珉豪則看著電視新聞,二人不發一語。

見著新聞誇張的報導方式,他是沒敢作聲,也不敢問崔珉豪的觀點。但這時機確實是好的時機,若他多一點勇氣,便可知道崔珉豪對於童話人物的接受度有多高,可惜他沒膽量。

「唉。」崔珉豪突然嘆了口氣,他都未問,就見崔珉豪說:「媒體的報導真的太多主觀意識,童話人物有這麼可怕嗎?」

他的雙眸突然亮了起來,只見崔珉豪的大眼也與他相對,聲音突然放低地問他,「呃,你也討厭童話人物?」

崔珉豪像是怕自己的主觀意見與他相左,很明顯地,崔珉豪並不想讓這種無聊的事情成為他們感情上的爭執點,所以才在討論之前,詢問他的意見。

「不討厭。」他輕聲說。

崔珉豪是鬆了口氣,笑道:「那你還滿理性的嘛,還有自主的判斷能力。」

他笑了笑,與其說是理性,倒不如說他只是選邊站而已。

「雖然藍鬍子的案件可怕,但又不能代表所有的童話人物都這樣。我只是比較好奇,為什麼童話人物會在都市裡。」

崔珉豪沒什麼排斥地說著這些話題,本是心驚膽戰的他,也開始對崔珉豪說話的頻率感到安心。

流浪至都市裡也是種不得已,童話已淪為戰場,虛無飄渺的權力鬥爭讓他們失去了家園,他想不明白,只是童話故事的他們,為何也會想要統治童話世界?各自活在自己的故事當中,不也挺愜意的?可若仔細深究,他們本來就是人類慾望的縮影,會與人類有相同的慾望也實屬正常,就如現在的白馬一樣,為了權勢而不惜屠殺自己人。

「如果你是童話人物,你想當什麼?」崔珉豪突然地問。

對於這樣的問題,他並沒有回答,只是將飯局買單,然而帶著崔珉豪搭乘計程車,前往他們所約定的秘密基地。來到了山腳下的他們,身旁沒有路燈,看著漸漸遠去計程車,崔珉豪是不禁發毛,也忘了追問他方才的問題。

「怎麼來這種地方啊?」崔珉豪輕輕捉著他的手臂問。

他笑了笑說:「我們要爬上去。」

「什麼?這麼暗耶,我們沒有手電筒啊。」

「我揹你上去。」

崔珉豪愣了幾會,不信地說:「別鬧了,我們還是叫計程車回家吧。」

但他不肯,是背著崔珉豪說:「上來,我揹你上去。」

崔珉豪當然也不好拐,同他一般堅持不肯,「我六十五公斤重,怎麼可能揹得上去。」

他最後也沒辦法了,乾脆地一把如扛鋼筋一樣地將崔珉豪給扛上了肩,然而在黑暗的山林裡穿梭起來。速度極快,他沒有刻意隱藏自己,就像隻野狼,扛著崔珉豪直至山頂。

崔珉豪是受到了驚嚇,直到他讓崔珉豪的雙腳碰上了陸地,崔珉豪仍是遲遲說不出話來。他也沒管,便熟絡地將埋藏在暗處的發電機打開,沒幾會兒,眼前便照亮了一座小涼亭,他才又回過身來,摟著崔珉豪朝涼亭前去。

「這是我自己偷蓋的,這裡風景好,又少人上得來,所以就成了我的秘密基地。」他心中有些炫耀地說著,但見崔珉豪的神智仍未恢復,他便趁虛而入,「其實我也是童話人物,我是隻大野狼。」

聽見這話,崔珉豪像是回了魂,瞥了過頭看著他。

他也將看著夜景的視線座落於崔珉豪標緻臉蛋上,又說:「我就是大野狼。」

崔珉豪的反應不算誇張,小嘴只輕聲問:「三隻小豬那個?」

「嗯。」

「小紅帽那個?」

「嗯。」

「七隻小綿羊那個?」

「嗯。」

「可是大野狼不是很壞嗎?」

「你覺得我對你不夠壞嗎?」

崔珉豪語塞,表情還真的像是在想著他的壞處。難得他這隻大野狼第一次難與缺點做連結,他是沾沾自喜,這表示自己很疼崔珉豪,疼得崔珉豪並不覺他曾經使壞過。

「童話人物雖然會受傷,但就如藍鬍子說的,我們殺不死,因為傷口會自動癒合。」他又自白地說:「當初在工地,我們應該要被鋼筋給砸死的,不過因為我是童話人物,所以能擋下鋼筋,雖斷了骨頭,但能在兩個小時內癒合。」

崔珉豪的大眼一直看著他,像是種不可思議,又讓他繼續說下去,「所以我算是騙了你兩個月,這兩個月騙你跟我一起洗澡,還騙你幫我打手槍。」

只見崔珉豪是紅了臉,大眼看向了遠方的夜景,久久沒有答腔。

「你介意跟大野狼交往嗎?」他輕聲地問。

他感受到了崔珉豪的氣息慢慢地平穩下來,摟著的肩膀也漸漸鬆弛,像是允許自己依在他身邊一樣。他是將人兒摟得緊,心想,就算崔珉豪不能給予他一個好的答案,但此刻的氛圍也算給他一個不差的結果。

「不介意。」崔珉豪輕輕地笑說:「大野狼就大野狼啊,你還是昌珉,不是嗎?」

是啊,他就是一隻喜歡崔珉豪的大野狼,也是愛著崔珉豪的沈昌珉。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