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的美好讓他入睡以後是不自禁的化成了最舒服的型態,毫不知情的他還愛不釋手地蹭著崔珉豪。他從未打算將自己大野狼的型態露予崔珉豪知情,可誰知崔珉豪給他的安心是讓他露了餡出來,但最意外的,莫過於崔珉豪的反應。

他記得自己昨夜是將崔珉豪疼愛的緊,按道理來說,崔珉豪不該比他早起。不過當他醒過之時,崔珉豪早已洗乾淨了身子,還拿的梳子疏著他身上的銀灰毛髮。他幾乎是從床上跳了起來,身形高大的他,還差點將崔珉豪給擠下床去,只見崔珉豪捉住了他粗壯的手臂笑的樂不可支,甚至拿著梳子朝他笑道:「你看你掉很多毛呢,現在是掉毛的季節嗎?」

他竟在沒有意識的時候化成了原樣,但崔珉豪的反應還真讓他跌破了眼鏡,只是他並不想維持狼人的樣子,還在崔珉豪好奇之時,他便恢復了人樣。

「啊,抱歉,可能昨天太好睡。」

他是覺得有些歉意,明白自己的狼人的樣子並不好看,雖崔珉豪給他的回應是不排斥,但在崔珉豪面前,他並不喜歡以狼人的樣子來面對。

「你大野狼的樣子也很酷,就像好萊屋的電影那種。」

他扶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千想萬想,就是沒想到崔珉豪是天不怕地不怕,竟還能與他自然地談吐,「你喜歡就好。」他輕聲笑說。

崔珉豪將梳子上的毛髮丟進了垃圾桶,好一會兒,才羞赧地轉過身小聲地問:「這就是為什麼你的……你的那裡會那麼大的緣故嗎?」

他的眼神是朝自己的腿間看去,其實他沒真正地想過這件事情,在來都市以後,崔珉豪是他第一個見過的全裸男人,所以他對於尺寸是沒什麼概念,但也不算小就是了。

「這我不清楚,應該是人形藥水的效果吧。」他也赤裸地下了床去,撿起地上的內褲便走出房間準備洗澡。

崔珉豪則跟在他身後,甚至跟進了廁所,笑笑地請求說:「你可不可以變成大野狼?我想再看一下。」

他當然是不肯,況且這浴室的高度以及寬度並不夠,不足容納他那龐大的身軀。可崔珉豪都那樣可愛地請求他,他不調戲一下還真對不起自己,「下次如果你表現一樣好的話,我就變給你看。」

崔珉豪羞紅了臉,摸摸鼻子便裝做沒事地走出浴室,留他一人在廁所裡得意地笑。

難得美好的假日,他與崔珉豪也沒因此閒在家裡。崔珉豪似乎很中意上次他們一起前去的秘密基地,倆人是在書房裡構思秘密基地的結構圖,沒幾下子,崔珉豪便想直接購買材料然而上山去。他倒也沒拒絕崔珉豪的想法,於是倆人開著車率先去居家百貨搜集材料,再前往山腳下打算進行這項小工程。

他看著車上的那堆東西,做了一翻小整理以後,就將那些東西毫不費力地扛上肩,「我先上去,你在這等我。」

崔珉豪是覺得有點不妥,便說:「別一次拿那麼多啊。」

「這對我來說,稱不上重。」

轉眼間,他就朝山坡上跑了上去,不僅如此,他的跳躍能力誇張的嚇人,甚至一手就能將自己甩上樹,然而縱衡整個山丘,直至山頂端。前後不需要一分鐘,他便又回至山腳下,揹上了崔珉豪,同樣以抄捷徑的方式來到了山頂。

崔珉豪總是不好意思麻煩他,便拉著他的衣角道:「下次我們一起爬上來好不好?」

他是覺得有點麻煩,「那可能要爬兩個小時,而且這山很陡,沒有開發過。」

「有你就安心啦,我們每個假日就都來爬這座山,當作運動也不錯,反正有危險你會救我。」崔珉豪笑說。

他總是被崔珉豪的可愛言語給攻陷,對此他是慾求不滿,崔珉豪越是需要他更多,更是讓他覺得自己很有存在的價值,甚至能使他跳脫在童話裡沒人喜愛的角色框架,讓他在都市裡能表現得更有自信。

「那我們就從屋頂開始吧!」

崔珉豪拿著設計圖,就像在工地裡監工一般,可唯一不同的是,崔珉豪並不會使喚他,而是倆人邊討論邊一起工作,見著崔珉豪的汗水雖覺有點不捨,不過他更是歡欣兩人之間的獨處。

待工作告一段落後,崔珉豪已是滿身大汗地坐在涼亭上用著設計圖搧風,看著眼前的成品,他們是覺得滿意,甚至想好下次上來時,要帶些什麼零嘴。

「你再變一次大野狼好不好?」崔珉豪又突然地請求說。

「不要,衣服會爆開。」

「那把衣服脫掉再變啊。」

他不明白為什麼崔珉豪這麼喜歡他化身為大野狼的樣子,但他不捨再拒絕崔珉豪這點小小請求,便也真照崔珉豪的意思,在山中化成狼人的樣子。他的樣子果然很高大,光是身高就快有三百公分,肩寬大概兩個崔珉豪併列起來那樣寬,身上的肌肉更不用說,有如健美選手一般的碩大。

崔珉豪開心地摸著他的毛草,還依上他的身子,臉上不禁露出舒服的樣子。

「你的毛好好摸喔。」崔珉豪誇獎說道。

他則沒給予回應,只是享受著崔珉豪的撫摸。

他們就在山上待至黃昏,最後則由他揹崔珉豪下山,然而他開車送崔珉豪回家。他們相互道別,離開以前,他還有些不捨地蹭了崔珉豪的頸肩,輕聲說:「別工作太晚。」

崔珉豪點點頭,像個嬌羞女孩兒,小聲地說:「歡迎你常來找我喔。」

他是狠狠地吻了崔珉豪一口,才甘心地放過崔珉豪。

他今日是滿心歡喜地搭地鐵回至狼窩,可未料,今晚他的狼窩卻來了一個很久未再見面的訪客。

「小紅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