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他將錢留在客桌上,人就外出去工地裡工作。今日不知能不能與崔珉豪見上一面,他想了一夜以後,是認為自己該誠實地告訴崔珉豪,小紅帽前來投靠他的消息。雖不知崔珉豪會有什麼反應,但能預料,若是不予說明,事情又往最壞的結果發展,那時他怕彼此都承受不住。

只是崔珉豪的工作是多得難以置信,大概是又來到了工作旺季,所以他們要在工地裡見面的機會並不多,只能等至下班以後,他再特別去崔珉豪的住家走一趟。

果不其然,這天下來崔珉豪都沒有來工地裡偷閒,他本想直接傳簡訊說明,可又覺這種事情當面說清楚較好,最後僅是與崔珉豪約在家中,打算好好交代這件事情。於是待至下午時分,他下班以後便率先回至家中做個清洗,同樣留錢給小紅帽,人便往外邊去。

小紅帽是從房裡出來看著他忙碌的背影,見他外出以後,人也拿了錢跟著他一起出去。

都市街道上紛紛擾擾,他也無刻意留意背後有誰跟蹤,便一路來至崔珉豪的住家。殊不知崔珉豪早已在外等他,好似有事情也想告訴他一樣,面容一樣有難色。

「怎麼在外面等?」他開口就問,未料崔珉豪卻說:「我爸媽在裡面,他們說要來我這住一個月,當作度假。」

那這不就代表,他們這個月裡都不能夠太囂張地見面了?

「我怕我爸媽會懷疑我們……」崔珉豪難得擔憂的大眼,可沒一會又朝他笑說:「不過等時機成熟後,我會嘗試向我爸媽說明你跟我的關係。」

看來都市的戀情也難比童話中美好,就算戀愛的自由度可以很高,但卻在某些如童話中的刻板事物上,韌度仍是稍嫌不足。

他是輕笑幾聲,撫了撫崔珉豪的肩膀,而後便也輕聲地說:「我跟你提過的小紅帽,她昨天來找我。」崔珉豪露出了有些震驚地眼神,只見他又說:「她目前沒有落腳處,我讓她在我這住一個星期,她一個星期內就必須找到房子搬走。」

「她……她沒有其他的朋友了嗎?」崔珉豪似乎不是很樂見這件事情,但是沒有其他辦法,「她唯一能依靠的人,在童話裡已經被我吃掉了。」

崔珉豪也僅是苦笑,「那就真的沒辦法了,算是補償她吧!而且都市現在這麼不喜歡童話人物,她跟你一起也會比較安全。」

如此善解人意的大眼男孩,照理說他該感謝崔珉豪的體諒,但他反倒心疼崔珉豪的容忍,「你真的這麼想?」

崔珉豪無奈地聳肩,笑著說:「怎麼可能,但你真的只能讓她住一個星期喔。」

「好,我保證。」他輕聲說。

看來他在這也不能太過久留,他只是小小握了一下崔珉豪的手心,人便也轉身而去。躲在不遠處的小紅帽是從另一邊現身,腳步也隨著他的身影離去。

這路上他是沒什麼精神,想到他倆的感情是否能公諸於世的事情,他的心頭便不禁地緊。雖他心中早已有數,但若到面對的時刻來臨,很可能那時候便是他與崔珉豪的緣分已盡。

家教如此嚴格的家庭,女人就得謹慎交往了,遑論對象還是個男人,甚至他還是一個童話人物。

他一人隨便地在外吃吃,回至家中後,就見小紅帽只穿著他的T恤以及下身若隱若現的草莓內褲,坐在他的沙發上看電視。他是不滿地要小紅帽別亂拿他的衣服穿,也不准再進他的房間一步,正想甩上門之際,小紅帽是叫住了他。

「大野狼。」

「幹什麼?」

「你知道同性戀在都市裡,也是被撻伐的嗎?就像他們討厭童話人物一樣。」

他的眼神倏地有了敵意,不客氣地反問:「你怎麼知道他是男的?」

小紅帽笑而不語,也不知想賣什麼關子,只說:「你有把握擺脫童話給的『命運』嗎?」他蹙了眉頭來,只見小紅帽又道:「就算你真的可以,但你認為你在都市裡戀情,就能從此美滿嗎?」

「你再說一句,就別想住在這裡。」

「我只是想告訴你,除了我,不會有人適合你。」

在童話裡就是一隻沒人喜愛的角色,他又是該如何期待在都市之中他得以扳回一城?但就算小紅帽說得沒有錯,目前的他,也不會輕易地想放棄與崔珉豪的可能性。

「就算他不適合,也輪不到妳。」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