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帽的步步威脅,他似乎沒受太大影響,照樣與崔珉豪保持親密聯繫,就是不讓小紅帽有任何機會闖進他二人的感情裡。崔珉豪好似也感受到了一些危機,所以比他更是勤奮,就算工作再忙,也會硬是擠出時間,前來工地與他偷偷幽會。

他們在外少有親密舉動,談論的內容也通常是技術問題,少有令人起疑的地方。唯獨較為親近的話題,大概就是山頂上的那座涼亭。這算是他們之間的默契,一種對感情的小心翼翼。

眼看一個星期也快過去,不論小紅帽在他眼前穿得再如何清涼,他都有把握度過這一星期。再來就等崔珉豪的父母回老鄉,他便可安心地對崔珉豪放肆,然而一切就會回至當初的模樣。

他總是將生活的注意力放在崔珉豪身上,但無可否認,小紅帽眼裡對他的失落,也盡是入了他的眼底。可他認為這是個好機會,一個讓他們能徹底斬斷童話『命運』的機會,只要他再多點狠心,而小紅帽再多恨他一點,他們便可分道揚鑣,永遠不再見面。

這幾日下來,他與小紅帽也無過多的互動,一早便出門,深夜以後才歸宿,這段期間,他不是約朴有天與尹斗俊出來瞎混,就是與崔珉豪偷偷地在外開房間,但由於時間有限,他與崔珉豪在汽車旅館內也不能夠做什麼,至多只能讓崔珉豪為他梳理身上的毛草,便得準時放崔珉豪回家。

就算沒能有更進一步的親密,崔珉豪幫他理毛,他便也覺得足夠了。

一個星期過後,小紅帽依約地搬出了他的狼窩,他則將小紅帽住過的房間重新整理一便,又順道將那些被穿過的衣物給拎去回收,滿意地回至家中。但這樣的幸福感並沒有維持多久,又在一個星期以後,崔珉豪便轉傳了一封簡訊給他,是一則來路不明的簡訊,內容雖非常簡明,但又令人摸不著頭緒,『離開大野狼,否則……』。

後續沒有下文,他看著那封簡訊,而後便將崔珉豪給約至家中,一同揣測這封簡訊所有的可能性。

「我覺得這應該是小紅帽傳的。」他輕聲地又說:「她應該趁我不在時偷看了我的手機。」

崔珉豪似乎不在意小紅帽如何取得這些資訊,只問:「她喜歡你嗎?她在童話裡,必須喜歡你嗎?」

見著崔珉豪有些不安的大眼,他是趕忙地說:「並沒有,我們在童話之中沒有感情的描述。」

「那她就是出於自己的感情喜歡上你了。」崔珉豪說。

他蹙了眉頭,不懂崔珉豪為什麼要說這些話,「那又如何?我又不喜歡她。」

「可是……你騙她上過床,不是嗎?」

他頓時語塞,沒幾會,便無可奈何地說:「那也不是我願意的。」

崔珉豪則是苦笑,點頭道:「我知道。」

他看不出崔珉豪在想些什麼,而他們最後也不曉得該如何讓件事情落幕,只明白小紅帽對他的仇恨並不是一般地深。但若要他們放棄掉這段感情,他們也不認為這是最好的選擇。

他們最後什麼都沒做,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果真不久以後,崔珉豪的家中便出現一封匿名信,且是刻意挑選崔珉豪不在家中時,將信件給送了過來。這行為很明顯,能曉得這封信件主要並非給崔珉豪,而是要給予崔珉豪的父母。

信件內容盡是他與崔珉豪的親密照片,雖無大尺度的演出,但親暱的標準也屬一望即知,更可怕的是,連他是大野狼的樣子也在其中。

事情就在那時候爆發出來,崔珉豪這個鼎鼎大名的建築師,情人是個男人,且還是個童話人物,更嚴重一點,這個對象竟不是誰,而是人人厭惡的大野狼。就如同《放羊的孩子》一般,聽見野狼上門,說什麼也必須拿槍狙殺之。

崔父嚴厲地斥責崔珉豪,也不准許他們再來往,甚至還真拿槍找上他的狼窩,要脅他,若是他再靠近崔珉豪一步,便會通報白馬來抓人,一定將他投下巫樹井。而且這件事情也不許讓媒體知曉,崔父是不准誰來毀掉他兒子的大好前程。

這種狗血劇情在他的生命裡發生,他是覺得有點可笑,但這故事的結局他卻難以自嘲。


他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的遭遇,這陣子也少接通崔珉豪的來電,他只想冷靜地思考,關於一些都市的事、童話的事、還有人類內心的醜陋事。小紅帽也曾在這期間找過他,帶著嘲諷的語氣對他說,他可終於明白人類的噁心,這表示他們任何童話人物都不適合與人類一起,不論是大野狼,還是小紅帽自己。

「還是我們最合適,不是嗎?」小紅帽朝他微笑地說,纖細地手臂是環上他的後頸,甚至墊上腳尖親了他一口。

他沒什麼反應,雙眼僅是無神地說:「你走吧。」小紅帽是抬眼與他對望,見他又說:「要不是後來的作者改了結局,你早該在我的肚子裡。」

「我不會讓你有比我更幸福的故事,不管是童話還是都市都一樣!」小紅帽是紅了眼眶,怒道:「這就是你騙我上床的代價!你只能喜歡我!」

對此,他仍是無所感觸,只輕聲道:「別逼我殺了你。」

小紅帽咬緊了牙根,哽咽問道:「你為什麼就是不能喜歡我……?」

他的眼神看著抓在他胸上的小手,是冷漠無情地說:「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很喜歡崔珉豪。」

小紅帽離去前仍是嘲笑他所執著的感情,在童話底下,大野狼已是不可能有任何幸福的結局,於都市之中,他仍是擺脫不了大野狼最孤寂、最醜陋的人性設定。

他看著手機裡的崔珉豪,久久不能睡去,最後是在夜裡爬上了山頂,看了一夜的夜景。






我知道鮮少人喜歡這部,不過應該快結束了,哈哈哈。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