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朴有天才藉由尹斗俊的願望找到了他的新住處,先前由於太過匆忙,朴有天也未予了解事情的原委,便對他產生了誤解,可後續朴有天認真地向崔珉豪過問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才明白為何他這隻大野狼會選擇躲得遠遠。

朴有天是拍著他的肩,率先跟他說聲抱歉,也帶了一道消息給他,「我有勸珉豪了,我想他應該會放棄了吧。」

尹斗俊在一旁是沉思幾會,才開口說:「若依照崔珉豪他家的人脈,你真的很有可能會被丟入巫樹井,況且他爸那樣強勢,你們大概也很難繼續在一起了。」

當事人的他反而對這件事情懶得給予任何評論。對他來說,就算被丟入巫樹井,他也不覺如何,反正他已厭倦了『命運』的跟隨。可崔珉豪不一樣,並不能因為他而被公民指責,成為眾矢之的。崔珉豪還年輕,能夠完成的事情很多,不該因他而讓都市給邊緣化。

他是感謝朴有天與尹斗俊的理解,但仍是有所求,「請幫我照顧好他,什麼願望都可以幫他實現,但別讓他找到我。」

朴有天聽完心都覺得荒涼,也從他的故事當中,體會到什麼叫『人言可畏』。他們其實可以在都市裡過得很好,童話人物雖有個人的特別之處,但為求溫飽,通常沒有人會想顯現出自己的不同。可誰知藍鬍子竟公開說明了這一切,又殺人無數,導致他們落至這翻地步。

他們三人難得沉重,還以為追到人兒以後便可太平天下,殊不知,都市的感情並不如童話那麼開放,不只限制了性別、年齡,還得讓對方的父母看得滿意。無父無母的他們,很難體會其中的道理,但有了前車之鑑以後,他們大概也明白為何童話人物最後都只跟同類人在一起。

原來是他們根本愛不起。

「看你這樣,我都不知道我當初那麼認真追俊秀是在追什麼意思了。」朴有天是自嘲說道,尹斗俊也因此引起相同共鳴,同是感慨萬千,嘲笑自己當初所想的美好,「那我該不會最後也要回到美女身邊吧?」

他們仨人面面相覷,對於童話賦予的結果,也只能一笑置之。

而後他與朴有天及尹斗俊也少連絡了,日子過得如何他們也相互沒再過問。如此,沒有崔珉豪的日子也過了半年,即使偶爾夜裡還是容易想起崔珉豪,但那心中的疼痛感已漸漸好轉,不比分手之時來的坎坷。

不知崔珉豪是否過得好?他看著眼前的這片森林,忽想回去當初那座山頂,坐在涼亭裡欣賞夜景。那裡本該是他與崔珉豪的續緣之地,可如今緣分已盡,他也沒有臉再回去。

他一人在夜裡坐在枝頭上,聽著森林裡的動靜。山老鼠已被他抓得差不多了,已許久都不再出現,可今夜,他卻又聽見森林裡匆忙的腳步聲,沒幾會,便傳來了女人的悽慘叫聲。

他大概評估了一會,這樣的叫聲可能有兩位女性,再總和腳步的聲響,共有五人。如此呼喊的聲音,他估計是三男二女,至於做些什麼無法確定,可至少曉得絕非山老鼠。

他從樹上一躍而上,自這頭跳至那頭,在森林的穿梭之間,來到了事發地點。他就站在樹上,垂著頭往下看著那些人,果然是三個大男人想欺負兩位妙齡女子,雖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見男人用著刀架在女孩身上,另一男人急著脫褲,不需特別揣測也能知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他趕忙從樹上跳了下來,一掌就捉住脫褲男人的頭,將頭顱爆破於地,身後另外倆個男人,是嚇傻了眼,趕緊掏槍朝他身後各開六槍,他是覺得痛,火氣一上來,就化身為狼人,一手一個人,也不管如何,便殘暴地捏斷他們頸子,屍首分離。

只見另外兩位女孩也在他出手攻擊之時被用刀劃開了頸子,待他想拯救之際,女孩們皆是回天乏術。他輕輕地扶著女孩的臉,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將屍體放好,決定回過頭找其他童話人物討論。

他將事情緩緩地告訴白雪以及奧羅拉等人,各個聽了皆是罵他多管閒事,給予一個不討好的結果,「你知道這樣很危險嗎!?」奧羅拉擔心地說。

「可是──」

「救人是好,但現在全死了,就沒有人替你作證你是出面來救人的。」白雪抽著菸,臉色難得的難看,「雖然已過半年,但你應該知道,人類還是對童話人物很敏感。」

「白馬會這麼不明就裡嗎?」他問。

白雪是吐了白煙,「一個被權力矇蔽的男人,你覺得他會多正義?」

「我想你先找女巫的幫忙吧,女巫應該有讓魔鏡找不到人的藥水。」奧羅拉拍著他的肩說:「總之,先避避風頭吧!」

出於好意的他,沒想過竟會惹上殺身之禍,但他卻不怎麼擔心自己的處境,他的腦海仍只出現一個人影,便是崔珉豪。很有可能他沒辦法躲過這次的危險,同時也代表著,以後是再也見不到崔珉豪,連想偷看的機會也沒有了。

早知如此,他真不該在幾個月前放棄與崔珉豪的愛戀。

可能真的,不會再有機會見面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