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顯然是不在乎後果會如何,便以化身為他最原始的形體,跳躍過每幢高樓大下,直奔中央警察局的大門。他的來訪幾乎是出奇不意,就連白馬也沒料到她會這早就前來投案,雖不是有備而來,但同眼神當中能明白,他是義無反顧。

武裝警察還都來不及出動,他的一個怒吼,便在都市裡旋起了大風,吹破了警局所有的門窗,連裡頭的員警皆是無一倖免,完全招架不住。

他不客氣地闖進了警局裡頭,誰擋他,他便一爪揮灑,牆上盡是灑盡鮮血。不論多少子彈打在他身上,他的細胞是快速癒合,越是憤怒,他的力量就越強大,誰也阻止不了他。

他就這麼一路來至白馬的辦公室,白馬雖是驚訝,但同是童話人物的他們,並不畏懼彼此,只見白馬臉上仍是一派輕鬆,笑道:「我還以為你會找神燈幫忙,我連他的燈壺都準備好來收服他了,結果──」

白馬話都未說完,一爪就不留情地揮了過去,將白馬給打入了牆上。白馬雖是嘔了幾口血,可臉上仍是笑著,「殺了我,你永遠不會知道崔珉豪在哪。」

他的狼眸是僅盯著白馬不放,他幾乎是抑制不了憤怒,又是一陣怒吼,吹起的風是比第一次來的強大,要把白馬的辦公室給吹垮根本不是問題。他果然在這次的怒吼裡將白馬的天花板給吹飛了,就算是水泥牆也已開始不牢固,外頭乘著直升機的媒體因此遭殃,還差點使機體墜落於警局。

「他在哪?」他一爪將白馬從牆上給捉了出來,又低聲問:「崔珉豪到底在哪!?」

白馬滿嘴鮮血,但也不比方才頑固,痞笑道:「他在巫樹井旁,你一命,抵他一命。」

他怒瞪著白馬,爪子也毫不留情地穿刺白馬的肩膀,他就這麼捉著白馬在都市裡飛躍起來,然而前至離都市有好幾公里的巫樹井,他拼命地跑,跑進了荒郊的森林裡,滴著白馬的鮮血一路來至巫樹井。這棵樹與在童話裡的樣子一模一樣,是一棵千年老樹,專門懲罰童話人物之用。

沒有人知道被丟進去以後會如何決定童話人物的命運、會被如何懲罰,只曉得一旦進去以後,他們必然消失於童話之中,永遠只能留名於童話。

他在巫樹井旁尋找著崔珉豪的身影,可他根本就找不著,只聽見尾隨於後的直升機到來,森林是風吹草動,影響了他的觀感。

他又捉起了白馬來,直問:「崔珉豪呢?」

白馬只是一直笑,讓他幾乎是想撕裂眼前之人,又將狼爪從白馬的胸膛裡穿刺過去,然而活生生地將白馬抓去巫樹井前。千年巫樹在他們面前由內而外分裂出一口井來,那口井滿是鮮血,不知有多少童話人物慘死於其中,樣子驚悚嚇人。

「不說,我就把你丟進去!」

白馬好似一點兒也不怕,就算胸口被他的狼爪穿透,他也仍是能耍嘴皮子,「我如果死了,你一樣找不到崔珉豪,而且,我的人已經前去抓神燈的小護士,還有野獸的小徒弟,我死了,他們也必須死。」白馬咳了些血來,感慨地說:「這場棋局,我唯一沒料到的是,你竟然會這麼早來。」

他一把將白馬給甩至地上,看著白馬胸膛上的傷痕慢慢復原,他一肚子氣,「你為什麼要牽連那些無辜的人!」

白馬站起搖搖欲墜的身子,痞痞地說:「我若不趁現在豎立威嚴,我的局長位置不保,也沒辦法控管整個人類。等我有權有勢,我才能保護童話人物。」

「那也不該是犧牲童話人物為手段!」

「我是犧牲你們這些童話裡的人渣!你不該跟我們一樣活在都市裡享福!」

他氣得又直奔向前,可誰知,白馬一使個眼色,這時七個小矮人是推出了裝有崔珉豪個棺材,他一見崔珉豪奮力地敲著玻璃,腳步也隨之跟上,一路來至崔珉豪的面前。可怕的標本棺材,這肯定是白馬的癖好,人死了也必須做成標本,才能讓他好好環顧四面看清楚崔珉豪的臉龐。

「你的小情人,長的確實很好看。」白馬笑笑地又說:「我還想說,若你不來,我就將他做成標本,可惜你來了。」

他的狼爪破壞著玻璃棺材,但這玻璃好似特製過,又應該說,被施過魔法。

崔珉豪的手摸著玻璃,拼命地朝他說話,又對他搖頭。可他才沒有心思管這些,他只想將崔珉豪從棺材裡救出來,殊不知,崔珉豪是想告訴他,在他身後站著他的剋星,但他卻不將心思擺在身後,直至樵夫拿著斧頭奮力地從他身後砍下他一臂,他才倒在地上咬牙地看著樵夫。

「好久不見,大野狼。」樵夫朝他壞笑,又說:「聽說你傷透了小紅帽的心。」

這些事情他才不想管,他是又站起身來,用著僅存的一隻手臂奮力地捶著棺材,但沒有用。樵夫似乎不滿意他的反應,又是朝他背脊劈下一斧,差點穿透他的胸腔,可他仍是沒有停止,所有的鮮血盡是灑在玻璃棺材上。

崔珉豪是要他別這麼傻,可他不肯聽。最後是白馬下令樵夫別有動作,然而來至他身旁說:「我說過,你一命,換他一命。現在好多媒體看著呢,我一向說話算話。」

他的眼神果真有所悸動,金黃的狼眸是看著崔珉豪,他看得出崔珉豪的嘴型,喊著要他快逃,但事已至此,他要怎麼逃?他的嘴裡不停吐出鮮血,就連呼吸也有困難,被剋星所傷的傷口沒有辦法恢復的快,而他也不在意,只問白馬:「你說話算話?」

白馬挑起了眉頭,微笑道:「是的。」

他的腳步慢慢地退,眼神雖是看著崔珉豪,但他已退至巫樹井前,井口已在他身後等候,只見樵夫將崔珉豪從棺材裡放了出來,不過崔珉豪卻被樵夫抓得緊,沒辦法靠近他。

「該怎麼做你應該很清楚。」白馬給他一笑以後,便轉身又朝著媒體猖狂地說:「我們即將處死殺害五名人類的凶手,好色的大野狼!」

「昌珉!不!昌珉你別聽他的!」崔珉豪擺脫不了樵夫,只能撕聲力竭地喊。

他真是受夠這一切的謊言與折磨,還有可悲的『童話命運』。

他的眼神難得露出悲傷的情緒,投井以前,他竟是笑著朝崔珉豪說:「謝謝你不怕我,也謝謝你喜歡幫我梳毛。」

「昌珉!」

「能好好地愛一個人,真的是一件幸運的事。」

「昌珉!不要啊!沈昌珉!」

他身子一躺,便躺進那井口裡,連他被砍落在森林裡的手臂也一併消失殆盡。

樵夫是放開了崔珉豪,只見崔珉豪向前跑去,抱著千年巫樹,可卻怎麼也喚不回沈昌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