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亂過後,愛麗絲是成功擒拿了白馬,將白馬給關進了精神病院,而白雪也將魔鏡給搶了回來,是將過去所有白馬的陰謀以及大野狼被誣陷的受害過程公諸於世。都市許多人便也因此為童話人物成立了童話協會,為其發聲,為其奉獻。當然童話人物也感謝人類的相助,不吝嗇地使用自身的童話能力幫助需要的人,從此互利共生。

由於童話古書被巫婆湯給煮爛了,命運已不復存,巫樹井便也從此消失,爾後童話世界則成了一項觀光景點,可崔珉豪卻沒再進入過童話世界。

自此之後,崔珉豪是童話協會的最大贊助者,而崔父崔母也沒再向他提起過婚姻的事情,更沒題起過沈昌珉,明眼人都明白,他是為誰守著約。

現在想想,他與沈昌珉的回憶實在很少,似乎僅有一個地方是他們彼此記憶有交集之處,那便是沈昌珉的『秘密基地』。

他從未一人登上大野狼的秘密基地,沈昌珉先前是不願讓他爬這些陡峭的山坡,可如今,他是冒著生命危險,揹著許多餅乾和茶水爬上山頂,路程艱辛,但他已無所畏懼,再如何,他也必須去將涼亭做個整理。

涼亭果然雜草叢生,他耐心地徒手一一清掃乾淨,最後是一人坐在涼亭裡,拿著當初與沈昌珉設計的藍圖,又動手開始修改。他明白自己不可能再對涼亭有何裝修,但至少他們心目中的設計能留在圖紙上,這是他紀念沈昌珉的唯一方式。

而後,他同是一邊喝著水一邊吃著餅乾,拿起筆來,在自己的畫本作畫。這畫本他早已命好名字,名為『大野狼的故事』。

既然沈昌珉一直以來最希望的,便是能擁有一個不受拘束的命運,他則打算給予大野狼一個不受任何拘束的故事。他在畫冊裡給了大野狼一個很實用的房子,又在房子的幾里外,有著與在山頂上相同的涼亭,大野狼就在其中靠著簡便的衣食過活,沒有好人也沒有壞人,就只有大野狼一個人。

雖然故事內容沒有任何對話,也很簡單,可要完成一本好看的畫冊,也必須花上很多時間。

崔珉豪則是每個週末都自己爬上山頂來,不論天氣如何,他總會上來涼亭繼續作畫《大野狼的故事》。雖今日是雷雨交加,可他的心情卻絲毫不受影響,仍是喝著茶吃著餅乾,在畫冊旁擺著雨傘,將最後一頁的作品給予完成,然而再畫上一個漂亮的The End。

一則平淡無奇的故事與筆觸細膩的畫風,崔珉豪是闔了起來,忽地忍著眼眶內的淚水,看著涼亭外的大雨。時間都已一年之久,他仍是忘不了沈昌珉的身影,若是可以,他也很想再次於涼亭,為沈昌珉梳毛打理。

很多想做的事情,他與沈昌珉最後皆是無法達成,可悲的是,他們的感情也被迫中止。本以為分手以後得以再開心見面,誰知再次見面時,卻是沈昌珉為他投下巫樹井。

他們都很傻,明知是一場陷阱,他們偏偏往死地去。他早該為自己叛逆,尤其是攸關自己幸福的事兒,他更不可放棄。如今他獲得了一個對感情默不作聲的下場,一個他連見到沈昌珉的機會也沒有的下場,他後悔自己竟順從了這樣的結局。若是時間得以倒流,他會選擇另一個不一樣的過程,另一個不一樣的結局。

他輕輕地抹走眼淚,大雨仍不停,可他卻必須下山而去。

他換上一些防護用具以後,便在雨中離去。他是步步為營,確保每個步伐都穩定,可風勢越來越大,幾乎快吹走他的腳步,似乎沒個小心,就會掉進山底去。這也是為何沈昌珉一直不願意讓他冒這樣的風險上山,雖如今他自己一人也爬了一年了,對於山路是熟悉,可遇上風雨還是頭一遭,他身邊可是沒有任何人能罩住他的安危。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同是穩住自己的腳步緩緩下山,想起當初自己得意有大野狼相隨,不止這個山丘,他甚至也想去爬爬聖母峰。可現今夢碎一地,沒有任何保險能敵過沈昌珉的保護,沒有沈昌珉,他也不想去嘗試其他的山頂。

回過神來,風雨已大到他沒辦法走動,他想找一個地方率先安身,但誰知強風一吹,不牢固的樹梢是斷裂朝他飛來,為閃樹枝的攻擊,他退了幾步,卻不料身後沒路,腳便滑下了山坡。

好險他立即抓住了一旁長歪的樹幹,可這樣的處境,他想自己大概也撐不久。

對於死亡,他似乎已經麻痺。沒有什麼事情能比他看見沈昌珉被賜死時還要刺激,他看著自己垂在空中的長腿,最後也僅是笑笑,若這一滑能與沈昌珉同個天堂,那麼他實在也不擔心自己的處境。

可就在他只剩單手支撐自己想放棄之際,一隻粗壯的手臂便捉住了他。

那樣的毛色、那樣的大掌,還有那雙的金黃色的瞳眸,他這輩子永遠不會忘記。






全文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