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將必須交出的入會費留了下來,至於其他所得的金錢還有手機,錢他是打算存下來,手機的話……反正他也正好缺一支,不如就姑且拿來使用。

前後不過兩分鐘的時間而已,他的身子已沁出了大汗。從來沒做過壞事的他,沒想到第一次做就能有這樣的好成績,他是有些心喜與訝異,可心中卻是對被害人感到一點點的愧疚。不過他的日子總是要過,沒有任何薪資比去搶劫還來的快速,況且他又屬這社會的低階人士,想要成功總得昧著自己的良心才行。

他回家以後趕忙替自己洗了澡,看了看時間是差不多,他吹乾了頭髮,便隨意地換上一套簡便服裝又奔出門去。

他來到了一家『色情熱線服務』公司,像是做慣了這一行一般,踏進公司也不比先第一次來的尷尬與難堪。他進公司以後俐落地找了自己的位置,門給關上,就開啟了電腦來。

其實他也不喜歡從事這種類似『電愛』系列的工作,但在這環境成長的他也不得不如此,沒有什麼工作比從事色情行業還要吃香了。就算薪資沒辦法比貴族階層的來的多,可至少他可從『電話』當中取得不少私人的小費,算一算也夠他撐過一個月。

他將自己的帳號給掛上網後,不久就有人打電話來給他。這人不是誰,而是一位一直以來給他小費不手軟的客戶,雖彼此素未謀面,可他們總是透過電話談心,也因此成了不錯的朋友。但說來也可悲,他從事這行不算太短,不過他的客戶也只有這一人。

『您好,我是崔大嬸。』他戴上耳機,笑著說。

『到現在還不打算改名字嗎?』

那人的聲音很好聽,說話總是輕輕的,『反正只是一個ID而已。』他微笑說。

『你今天感覺心情不錯,有發生什麼好事情嗎?』那人問。

他這人也不太會隱藏自己,便直接地說:『我上次跟你說過我要去打劫有錢人吧?今天我真的去了,那人的錢還不少喔,而且還搶到了一支手機!』

那人似乎沒有想舉發他犯罪的情緒,反倒說:『這不是剛好,你一直說你想存錢買一支手機。』

『嗯,雖然感覺很抱歉,不過今天真的很幸運。』

而後所有的在線時間皆由他發話,他也習慣了與這人的相處,雖話不多,可這人總是有辦法讓他開起話匣子。他又說起今天的心路歷程,甚至將他往後想做的事情也告訴了這個人。

他告訴那人,自己會先加入校園的小幫派搶一陣子,有錢了以後,他就會開始買參考書,拼個好大學,慢慢讓自己成為貴族階層的人。但目前他有要務在身,就是必須想辦法脫離他的父親,這樣就不需為父親的酒錢煩惱,自己也免於被酒後的父親痛毆。

『但我必須先有一筆錢,這樣才能搬出去住。』

他將近期的計畫說給了線上這人聽,那人就像沒生氣息一樣地安靜,這讓他不禁不安起來,『喂,珉太子你還在嗎?』

『我在啊。』珉太子回道。

他是鬆了口氣,可心底卻是覺得有點內疚,便直問:『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糟糕?』

『糟糕?怎麼說?』

『竟然去搶別人的錢維生。』他自白地說。

珉太子是輕嘆了口氣,但他卻聽得出珉太子是笑著與他說:『你也是為了生活,不是嗎?』

他不明白為何珉太子會如此體諒他,不過這樣的體諒,是讓他更覺得愧疚,『等我存到一些錢,我就不會再去做壞了。』

珉太子好似是無所謂,只問:『你剛剛說參考書,有特別想要哪個出版社的嗎?』

『沒有,反正便宜可以唸的就好。』他忽然又覺得不對勁,『你別想買給我!我會自己想辦法。』

珉太子是哼哼了幾聲,哀怨地說:『你住址都不給我,我也沒辦法送去你家。』

『反正你不需要知道啦。』

珉太子輕笑幾聲,又將話題給轉了回來,『是說手機……你知道那支手機的電話號碼嗎?』

他愣了幾秒,睜大眼說:『你不說我還不曉得呢。』

『不如你打給我,我告訴你。』珉太子說。

他覺得這也是不錯的方法,是抄下了珉太子的手機,決定回家後再試試。

『那今天,有想要嗎?』

珉太子總會在電話結束以前問他,而他也總是在問話以後滿臉通紅,很難開口告訴對方,自己是想要還是不要。

『你不要每次都這麼問……。』他尷尬地說。

珉太子是輕笑幾聲,『我不問,你會自己告訴我嗎?』

『這種事情……唉。』

珉太子也不勉強他,只是掛上電話前說:『記得回去打手機給我,小費我會匯入你的戶頭。』

『你不要匯一萬啦!』他趕忙地說。

『那我匯兩萬?』

『我的意思是,別超過一萬。』他在電腦前摸著鼻子,不好意思地說:『你總是給我太多小費,而且我今天搶了很多。』

珉太子好似笑了幾會,又輕聲地說:『我知道了,再見。』

『再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