掛了珉太子的電話後,就再也沒有客人打來給他,而他也趁這段空檔時間上網找些參考書的資料,看看有哪些口碑較好、價格不錯的書籍,也順道找了以後想住的套房,算算往後的金錢需要多少。

下了班以後,他在街上買了些宵夜回家,躡手躡腳地走進房家中,才正欣喜父親沒有回家而已,燈一打開,他的臥房是杯盤狼藉,所有櫃子裡的東西像是被人翻找過一樣,果然在他巡視一翻以後,他今天成功搶來的錢已不見蹤影。

他狼狽地坐在床上,看著被剪開的寶特瓶,便失落地丟至一旁,人沒什麼精神地躺上床。看來他的父親又擅自闖進了他的房間找錢了,他打算下次拿到錢後馬上拿去銀行存起來,這樣不管他去哪,錢也不會再不翼而飛,且他也容易控管。

他是替自己打氣,又從床上坐起後,才想起自己口袋裡有珉太子的手機號碼。雖然時間已晚了,可他曉得,若自己不打的話,珉太子很有可能會在手機旁守著他。他最後還是拿了今日搶來的手機撥號碼,果不其然,珉太子沒幾下子就接通電話了,顯然是在手機旁等著他的電話。

『我還以為你睡了。』珉太子輕輕地又說:『我等等將你的手機號碼傳到你的簡訊裡。』

他躺在床上,隨便地用腳將被翻亂的棉被攤開來,好一會才說:『你知道嗎,我今天搶來的錢,又被我爸拿去買酒了。』珉太子是沉默了下來,他倒也習以為常,苦笑又說:『下次我要把錢馬上拿去銀行存,這樣他就找不到了。』

他與珉太子皆是沉默了好一會,珉太子才又問:『明天有打算搶劫嗎?』

他窩在被窩裡,輕輕地笑說:『明天有重要的課……可能沒辦法吧。』

『這麼認真。』珉太子也微笑地說。

『因為我想擺脫這裡啊。』他閉上了眼,像是快睡去一樣,只見珉太子又問:『你真的不想跟我見面?』

他沒有睜眼,只如以往地說:『我才不想讓你看見我,我這種人,還是不要被你看到比較好,看了以後,可能連朋友都做不了了。』

『有這麼嚴重?』

『就是這麼嚴重。』

他在床上又翻了過身,大眼微微睜開地看著眼前漆黑的房間,突然輕聲地說:『有時候真的很羨慕你這麼有錢。』

『嗯。』

『做你女朋友,應該就不需要賺錢了吧。』

『可能喔。』

『可惜我是男生。』

他說著說著,大眼又閉上了,累了一天,他的精神也有點渙散,聽覺能力也不禁下滑,聽不清楚珉太子說了些什麼,『當我男朋友也可以,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包養你。』

他好了一會才回道:『是喔……我之前也養過一隻野狗。』

珉太子垂頭笑了笑,『你大概累了,晚安。』

他連回應也沒有,手機便落在他的耳邊。

隔日一早,他也想不起珉太子與他聊了些什麼,只見手機上有封簡訊,是他這支的手機號碼。雖然不曉得這支手機什麼時候會被停門號,但能用多久就用多久,總比自己得存錢還好。

他今日是順利地加入了金俊秀的小幫派,雖然是幫派,但他們並未有什麼特殊限制,唯一的限制,應該就是每月得繳會員費。可大家都曉得,這會員費通常都是拿來給貧民窟的小朋友使用,所以金俊秀這個幫派是越做越大,因犯罪而被抓進管束的學生也很多,可就算如此,這個幫派仍然存在,因為大家都想在社會上求溫飽。

這幫派也分了很多種類型的犯罪,對於想釣較大尾魚的,就可以參與幫派行動,但若只是想過生活標準,則可自己行動,不論是何種方式,只要上繳資金便可繼續想用幫派的資源。

而他就屬想一人行動的類型,一來他的時間並不多,又得顧及學習,對於幫派行動他並未有太多參加機會,況且他只需要過生活標準而已,也不須與同夥再花時間討論戰術。

就入同今日一樣,他通常像個市井小民,上完課以後便回家洗澡準備去打工,這回他順道帶了些課本去公司裡,打算邊與珉太子聊天邊學習,順道告訴珉太子,自己明天將要實行的犯罪計畫。其實這計畫也籠統,就僅是在一旁守著上回那人,好好打劫一翻。

珉太子同是聽著他的計畫,似乎不覺得如何,只叮囑他要小心行事,可別被抓。

『我當然會小心啦!可是明天那人就又要遭殃了。』他笑著又說:『我這樣一定會下地獄。』

珉太子沒說什麼太多道理,只是說:『我今天可能要早退,不過晚點我有空。』

『好,那我回家以後再打給你。』他想了一會,又說:『是說,我不知道手機什麼時候會被停門號喔,今天被停的話,就不會打給你了。』

『嗯,我知道了,再見。』

『再見。』

於是他就在剩餘的時間裡關在小房間唸書,這之後也沒人再打電話給他了,他一樣在夜裡買了宵夜走回家,可今天的運氣並不佳,他一回到家中後,便被父親毆打了一頓,似乎是因為找不到錢而對他發脾氣,但他說什麼也不想將錢拿給父親,只將房門給鎖上,一人躲在房裡頭。不久,他便聽見父親甩門離開的聲音,這時的他才徹底鬆了口氣。

他一邊吃著宵夜,一邊替自己上藥,最後也無特別想打給珉太子,刷了牙後便直接上床睡覺。可誰知珉太子真在等他,他沒打過去,珉太子便自己打來了。

『喂?』

『怎麼沒打來?我還以為你被停門號。』

他躲在被窩裡,安靜了一會,才說:『剛剛被我爸打,擦完藥後覺得有點累,想說都這麼晚了,就沒打了。』

他不曉得珉太子有什麼反應,但這次他們的對話非常簡短,不久便斷了通訊。

他握著手機,心情很複雜。而後又傳了簡訊給珉太子,雖不是什麼建設性的內容,但他誠心希望,珉太子別討厭他所說的這些事情。

可惜珉太子並未回傳,他看著螢幕上的已讀後才知,原來已讀不回的感覺,竟然這種滋味。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