珉太子雖是沒再與他提起包養話題,可這話題卻總容易於夜深人靜時在他腦中不斷延續。但他很清楚自己的需求是什麼,他並非想讓珉太子包養,而是想見見珉太子這人長什麼模樣。不知是怎樣的人,能天天聽他的犯罪劇場,且不告發他,反而小費還給得多,即使沒見過面,可他也曉得珉太子對他得好。

他在床上翻來覆去,本是想帶著笑顏睡去的他,誰知晚間父親又踹了他的門進來,打算來洗劫他一翻。若是交不出酒錢,便是藤條伺候,他挨不住疼,最後仍是乖乖就範。只是他早已預料會有這種突發狀況,所以早將大部分的錢存進銀行,只留個幾百元在身上。

但是這回他一點也不幸運,他的父親早已知道他有在外打工的事情,這次不僅要他交錢而已,還要他交出自己的金融卡。父親接續一棍一棍無情地打下,他仍是負傷地抹著眼淚,將自己的金融卡以及密碼都交了出去。

隔日,他連課也沒去上,就窩在被窩裡,吸著鼻涕傳簡訊給珉太子。他明白珉太子並不喜歡聽這些事情,但他的情緒也必須要有窗口發洩,縱然珉太子不會回傳,但有已讀也算是給予他相當大的安慰。

『我已經沒錢了,我想我今天必須行動。』

珉太子同樣是已讀,仍是沒有回覆。他也不怕珉太子去警局告狀,若能吃上牢飯,或許還比待在外頭的日子還好。他起身替自己洗澡擦藥,然而又一路睡至下午,見著放學時分來臨,他便換上制服,打算去洗劫那隻肥羊。

肥羊這回倒是準時出現了,他同樣解開自己襯衫的幾顆鈕扣,痞痞地向前擋住肥羊的去路,可今日他的氣勢是稍嫌不足,身體還有些疼得他,為了不讓肥羊趁虛而入,他是拿了人家的書包,然而站離五尺遠,習慣良好地翻著肥羊的書包。

裡面果真又有一本國文參考書,他率先拿了參考書出來,接著又翻找著肥羊的錢包,裡頭剛好有一萬,他是不客氣地拿走,然而又隨意地翻找,見著書包前面的口袋有著小醫療包,他給拿了出來,也沒有猶豫地便一併帶走。

他離去前,還將肥羊的書包整理的整齊,書包還給人家後,他也害怕地落跑了。

沒想到打劫肥羊還有得到些許安慰,他看著手中的醫療包,裡頭的藥品都是新鮮貨而且高級,比他家中那些過期的還要好,他果斷回家將那些過期的外傷藥丟掉,又是洗了個澡,便替自己擦上這些新藥。

這高級的藥品果然很有效果,雖身體仍是疼痛,可傷口恢復的快,他想過不了幾天,自己大概就可恢復正常生活,重新開始存錢。

他同是傳了簡訊給珉太子,告訴對方,今天自己是不去熱線公司上班了,想請假一天休息。然而他同樣用文字告訴珉太子今天的打劫過程,甚至告訴珉太子,自己有意去打劫別隻肥羊過活。

珉太子這回倒直接打電話給他,『那樣太危險,不是每隻羊脾氣都好。』

聽見這話,他也不知怎地,眼眶就紅了。

他當然明白打劫所面臨的風險,可他現在所有的積蓄都歸零了,若是不想點方法,他很難擺脫現下的環境,『我知道啊……可是……』

『你真的不考慮讓我包養?』珉太子問。

『不考慮。』他果斷地又說:『我不想讓你看見我……。』

珉太子竟嘆了口氣,只問:『明天還要去搶那個沈昌珉嗎?』

他吸了一口氣,點頭道:『搶啊,他最好搶了。』

『那你自己小心吧。』

珉太子說完,也就掛了電話。他隱約知道珉太子是因為什麼而生氣,可自己就是不想讓珉太子包養,一來太丟臉了,二來他實在不願意讓珉太子看見如此狼狽的他。

隔日,他依舊沒有去上學,同樣是讓身體休息,將時間混至下午時分,看看時間差不多以後,他便換上學校制服,決定去堵肥羊。但今日他並不順利,原來肥羊並不笨,竟在他向前打劫之際,使了眼色讓同是躲在其他巷子的保鑣出來捉住了他。

他幾乎是緊張的說不出話來,大眼就看著沈昌珉銳利的眼眸,只見沈昌珉竟問:「讓你選,你要去警局,還是來我家當我的僕人?」

他先是愣了一會,這聲音是讓他想起了珉太子,但他腦子很能辨明眼前之人絕對不是珉太子,而後只管選擇沈昌珉問的問題,「當……當你的僕人。」

他想任何一個人都會與他做出相同的選擇,反正去當了僕人,說不定還有機會逃出來,可被送進警局,大概就難逃法網了。

「別有想逃的念頭,我有你打劫我的照片,你如果逃,我會將照片交給警方,讓他們抓你進牢。」沈昌珉說。

他瞪大眼來,無法相信自己竟然落入肥羊手裡,且還要當肥羊一輩子的僕人。

「把他帶走。」

他就這麼被保鑣給推進車內,夾死在中間。

他看著坐在副駕駛的沈昌珉,突然問:「當僕人……有錢賺嗎?」

沈昌珉沒有回過頭看他,看著後照鏡,只壞笑說:「沒有,但我提供吃住。」

「這豈不是跟坐牢差不多嗎?」他開始掙扎地說,忽覺自己虧了本。

可誰知沈昌珉卻是冷笑地說:「差多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