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以為是什麼歐式風格且戒備森嚴的瘋人院,未料他是被保鑣給押進了一幢現代建築,也不如他想像中的那樣,以為會有好幾坪的花園在加上好幾坪的豪宅,眼前只是一棟小康家庭就能擁有的透天屋,只適合兩三個人居住。看來他一直以來都誤以為沈昌珉是肥羊,但說來也怪,既然只是小康的程度而已,哪來天天那麼多錢給他搶。

不過這些說來都不是重點,既然戒備如此鬆散,那麼就代表他隨時都能逃離這裡。只是他真得捨得再回貧民窟嗎?當車子行駛進高級住宅區時,他的骨氣幾乎讓這裡的奢侈氣息給收買了。

保鑣關上了厚重的大門,他則無語地看著乾淨的客廳,不禁說道:「雖然跟想像中的不同,不過你的家也很不錯。」

沈昌珉是進了房內將東西都給甩上床,出來以後才說:「不然你以為我的家長怎樣?」

「可能像城堡那樣吧……。」他誠實地說。

沈昌珉哼哼了幾聲,便說:「我的老家就像城堡那樣,但是我一個人住,就不需要那麼大的房子。」

他看著沈昌珉走至自己面前,身高是高了他一點,可他也不服輸,所謂輸人不輸陣,他是偷偷墊了腳尖怒瞪沈昌珉,未料沈昌珉也沒對他做什麼,只說:「跟我來吧,你的房間在樓上。」

他倏地踩平了地板,覺得自己真像個白癡,也沒反抗就隨沈昌珉走上二樓。二樓明顯就髒了一點,可能是因沒什麼人住,所以灰塵較多,沈昌珉便說:「你就自己打掃一下,工具在一樓陽台。」他本想插話,但沈昌珉又道:「以後這棟房子就都由你打掃,放學回家後記得去買晚餐或者你想煮也可以,總之,把家裡弄好就是,記得別讓我餓到。」

這些規矩是很簡單,但嚴格來說,他是真的被沈昌珉當僕人使喚了。就在沈昌珉離去之際,他趕忙問:「我、我可以撥控回家拿東西嗎……?」

沈昌珉沒有問他想拿什麼,只管否決,「不可以。」

「那我可以打工嗎?」

「不行。」

「可是我沒錢怎麼買我想買的東西啊?」他幾乎是不服氣地說。

沈昌珉轉了過身去,他以為自己要挨罵了,沒想到沈昌珉卻是問他,「你想買什麼?」

他是沒料到沈昌珉竟然這麼問他,心中感覺有些為難,可小嘴卻誠實地說:「參考書……還有一台電腦。」

沈昌珉倒是沒說什麼,便是輕快地答應了,只跟他說,明天放學以後,再帶他外出去買。當然沈昌珉很是警告,這些日子他最好別想搞怪,也不可被發現他偷溜回去貧民窟,亦不可去打劫任何人,每天只管上學、放學,回家打掃做飯就可以了。

不過他怎可能乖乖聽話?

他所有珍惜的東西都放在他的家裡,還有那支從沈昌珉身上偷來的手機,他不可能就放棄與珉太子連繫,他必定是會偷溜回去貧民窟裡的。當然,他還有那個容易酗酒的父親,就算他經常被打,他也不可能就真的放著父親不再管了。

他是賊頭賊腦地想著該怎麼違反沈昌珉的規定,可他卻忘了自己的表情一向好懂,只見沈昌珉眼神犀利,鄭重地說:「被我抓到,我一定處罰你。」

他一副就是自己肯定不會被抓到的態度,沈昌珉也同是我一定會抓到你的神情,結果倆人最後是在二樓不歡而散,一個是去打掃二樓,一個則是外出買晚餐。

今日他是睡得不安穩,腦子裡想的都是珉太子。

不知道珉太子是否會一直打他的手機呢?他害怕珉太子找不到他會發脾氣,可目前的他卻沒辦法解決這些問題。他必須等至明天,趁著翹課之際回家拿他搶來的參考書跟手機。反正翹課沈昌珉不會知曉,再如何也難以懲罰的到他。

可惜他總是忘記,命運不僅喜歡開玩笑,也特愛與人作對。而他也從此發現,沈昌珉不喜歡與人開玩笑,且是絕對兌現。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