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過。』珉太子輕聲地回。

他躺在床上左滾右翻,悶了一會又問:『對方是誰啊?親完以後有什麼感覺?』

『一個年紀比我小,身高比我矮一點的男孩,嘴巴翹翹的,吻起來很柔軟。』

雖從來就未看過珉太子,可不知為何,聽見珉太子這麼敘述,他就是明白那個男孩是給珉太子留下了好的回憶。本來就只是想問問得他,誰知聽完珉太子的感想後,他的心情更是有些沉重。明明他自己也被沈昌珉吻了,可感想卻不比珉太子那樣美好,而後夜深了,他竟是特別希望這吻能夠來自珉太子。

『怎麼了?你今天與誰接吻了嗎?』珉太子有些玩笑地問道。

他抿了抿嘴,竟撒了謊言,『沒有啊,只是隨便問你而已啦。』

珉太子好似愣了幾秒,『是嗎?』

反正在電話裡頭,他也不需要擔心自己被誰給揭穿開來;可也因在電話裡頭,有些事情卻能夠比直接面對面還要來的誠實。

『我也想被你親親看……。』他摀著自己的大眼說。

珉太子像是驚訝了一會,便笑道:『我還以為你說喜歡我是騙騙我的。』

他是翻了白眼,不客氣地說:『如果不喜歡,幹嘛跟你電愛那麼多次啊……。』

『不是工作嗎?』珉太子笑問。

『第一次的時候,我本來想說隨便叫叫的……』他緊閉著眼,又繼續說:『可是就被你……』

『擄獲了是嗎?』

『對啦。』

珉太子笑了笑,也沒再追問什麼,卻是問起了下午的事兒,『你為什麼要突然辭掉熱線工作?』

他的大眼便睜了開來,甚至從床上坐起,打算好好地回答這個問題,不讓珉太子發現他在沈昌珉這兒當了僕人。他怕珉太子會以為他讓人給包養了,若是讓珉太子傷心,那麼他肯定也不好受。

『我找到一個比較正當的工作啦。』

『什麼工作?』

『呃,幫人打掃的工作。』

『去有錢人家裡打掃嗎?』

『是啊。』

珉太子不知為什麼,竟是嘆起氣來,良心地告訴他,『要小心哦,有時候可能會被性騷擾。』

這話倒是讓他紅了臉,他今天的小嘴就被沈昌珉給騷擾了,可是他沒膽子說,也不想說,只裝做一派輕鬆,『不會啦,我長這麼醜。』

『總之,要小心。』珉太子貼心地說。

他仍是在電話這頭乖乖地點頭,不久倆人便掛了電話,他則空虛地一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為何自己會這麼不小心掉入沈昌珉的陷阱呢?當初不應該搶沈昌珉的,現在可好,所有把柄都在沈昌珉手上,又要被性騷擾,他最後可能真的必須背著珉太子,做些違背道德底線的事情。若沈昌珉如珉太子所講,又對他發出可怕的攻勢,那他該怎麼辦?

但認真地想想,沈昌珉雖然霸道,不過給予他的自由卻很夠,除了不能回貧民窟以外,還真沒有其他多餘的限制。現在的他,也只能過一天算一天了,若他乖乖地聽話,可能就不會惹上什麼麻煩,還不至於被沈昌珉找什麼碴。

可惜他這脾性總是喜好挑戰禁忌,就算他想乖順,他的身體也未必會聽從大腦的指令。今日學校裡的中餐是讓他留下了美好回憶,不過令人覺得浪費的是,那些沒吃完的高級料理,就在他面前直接倒進了廚餘桶裡。

午休時間他也無回至教室裡休息,反倒鬼鬼祟祟地溜進學校的廚房,痞痞地問廚師們:「這些剩下來的飯菜,我可以打包回家嗎?」

廚師們是覺得不可思議,好似第一次有人這麼與他們提起,可反應卻是友善,便朝他笑答,「可以的,看你要多少,就包多少回去。」

他也就真留在廚房內進行打包的工作,反正晚餐他也必須準備給沈昌珉吃,這些剩下來的菜尾剛好可以省下他許多功夫。但沈昌珉會願意吃這些東西嗎?他愣了幾秒,也不管他,便又多包了幾包。

「你這樣的有錢人還真少見,你是第一個來向我們要求打包的。」廚師朝他笑說。

他也陪笑,「我也是窮過來的,我想多包一些,順道帶回去給貧民窟小朋友。」

廚師們義不容辭,甚至將所有剩下的飯菜,統統在放學以後,開車將這些食物運至貧民窟。他也坐在廚師的車子上,一路幫忙發這些菜尾,直到晚間七點多,他才拎著菜尾回至沈昌珉的家。

一開門進去就見沈昌珉不是很開心地坐在沙發上等他,他也識相,便趕緊朝廚房裡走進去,開始準備這些菜尾來做晚餐。

沈昌珉好似好奇他的大包小包,也在他進廚房以後,跟著走了進去,「這是學校吃剩的嗎?」

他愣了一會,沒想到沈昌珉竟然看得出來。他的背脊都有些出汗了,可也沒欺騙沈昌珉,便誠實地點著頭。沈昌珉倒是沒什麼特別反應,只催促他趕緊熱菜。不過催促還不打緊,最要命的卻是沈昌珉一直站在他的身後瞧著他,甚至在他熱菜時,還貼上了他的背脊,摸著他的小蠻腰。

果然珉太子說得不錯,有錢人盡是一些喜歡性騷擾僕人的敗類,可他卻一點也不敢反抗。

「今天又偷跑回貧民窟,是嗎?」沈昌珉問。

他將火轉小,轉過身輕輕將沈昌珉推開,一樣誠實地回答:「我將學校吃剩的午餐打包給那些貧民窟的孩子……。」

沈昌珉倒是沒怪罪他什麼,但卻在走出廚房時,一樣在他的小嘴上親了一口。

他拿著鍋鏟愣愣地看著冰箱,想起昨夜珉太子說的話。

嘴唇,真的很柔軟……。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