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醫院裡,一直以來就有一則傳聞,是關於……與朴有天握手。

起初他還不太相信這則傳聞,但見所有大小護士及醫生有如中了邪教一般對此事深信不疑,一人說說就當浮雲,二人說說似乎有個影,三人再說說,這件事情就算是假的也會變真的。可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想過與朴有天握手。

朴有天在院內相當有名,不僅人長得好看、溫柔、有氣質外,醫術是高明,除非是死人,不然沒有哪個重症病患經過朴有天之手是救不活的。也因此,他總是遠觀朴有天,默默地欽佩人家,也算是圓了他想考醫生卻考不上的夢。

他推著推車按照順序地替他負責的病患量血壓、送藥,偶爾與病患聊聊天,再接續其他院內的工作。由於他是院內稀有的男護士,許多女人做不來或不想做的工作,大部分都由他接手去做,輪一場大夜下來,有時會連走回家的力氣也沒。

今夜仍是差不多的情形,待他下班以後,已是早上八點。他揹著背包走出醫院,也沒什麼力氣吃早餐,便直接至公車站等車。鳳眼迷迷糊糊的他,在坐上長凳時,就也直接睡去了。公車什麼時候來的,他並未注意,身旁也無好心人叫他一把,僅是放任他靠著身旁的廣告面板睡。

直至他睡飽睜開眼時,他發覺自己已在家中的床上了。

第一次他還不覺得如何,可當這種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家的事情發生二、三次以後,他便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他的記憶似乎沒出什麼問題,也比誰都清楚自己並未搭乘公車回家,但為何他總是醒來時,都會在自己的床上?

可惜的是,在第三次過後,他就不曾再遇上這種事情了。不過也因他能夠醒著坐公車回家,他不經意地發現,一直以來他最崇拜的醫生,竟與他搭乘同一台公車。他站在擁擠的公車內抓著把手,鳳眼不停瞧著坐在後頭的朴有天,想著,這台公車都已搭乘這麼多次了,他怎麼現在才發現朴有天與他同個班次呢?

朴有天好似也看見了他,未料竟是給予他一抹微笑,讓他一度無所適從。

朴有天認得他?

到站以後,他下了車準備走路回家,卻沒想到朴有天也與他同站下車,甚至叫住了他,「金先生。」

他愣了幾會,便轉過身來與朴有天對望,「你好啊,我是最近新搬來這個社區的。」

還處於呆滯狀態的他,不太曉得該做什麼回應,就見朴有天朝他笑著走來,他一度覺得朴有天像是周圍有著光環一樣,格外地刺眼。可為了不失朴有天的禮,他趕忙在最短時間內清醒過來,沙啞地說:「你好。」

朴有天好似很能與陌生人相處,這路上就逕自地說自己是怎麼看上這個社區,以及院內最近的大小事,最後朴有天才在他們必須道別的分岔路口上告訴他想知道的事情,「在醫院裡,我很欣賞認真的你,所以就特別記下你的名字了。」

他雖是傻眼,但也紅了臉,只是不擅長交際的他,仍是不知怎麼給予朴有天一個好的回應,轉身以前,僅是蠢蠢地說:「醫院裡很多有關你的傳聞。」

像是引起朴有天的興趣一樣,朴有天又靠上他來,「什麼傳聞?」

他笑了笑,便直接地說:「大家都說,跟你握手會有好事發生。」

朴有天是給了他一抹溫暖笑容,低聲說:「是嗎?」

他也僅是聳了肩,輕聲道別,而後笑著轉身離去。

從那一天以後,他兩三天就能在公車上遇見朴有天,也從此之後,他們的來往變得熱絡,不論是在下班後抑或上班時,只要能找到了他的身影,就可找到朴有天的下落,如此緊密相處,日子久了,生情也是在所難免了。

本來就很崇拜朴有天的他,能與偶像等級之人這麼靠近,任誰都容易覺得是場夢。但這並不是一場夢,尤其在朴有天與其他女護士有較為親密的互動時,那種心痛的感覺,更是讓他明白,這真的不是夢,且自己也真是喜歡上了朴有天。

但他有著一個就算問題困難重重,也不喜歡求助於人的脾性,再加上他本身亦不喜歡將感覺說出口,所以很多心情便往自己的心底裡藏。

見著朴有天與護士曖昧的相處,他總是能輕巧地瞥過鳳眼轉移注意力,只認真地照顧病患。而這樣的日子一久,他也少等朴有天一起上下班,是漸漸回歸時間由自己掌控的生活,慢慢地將對朴有天的愛戀拋諸腦後。

可惜他的作為仍是過於明顯,朴有天貌似也看出他近日的不尋常,所以今日是特別將他約至辦公室裡,想與他好好談談。

他鎮定地看著朴有天,只見朴有天朝他問:「你最近是不是遇上什麼困難了?」

他眨著鳳眼,臉上隨便笑笑,搖頭道:「沒有啊,可能是有點累,所以臉很臭吧。」

朴有天蹙著眉與他對望,見著他飄走了鳳眼,又說:「還是你想試試看?」

他挑了眉,不明所以,「試什麼?」

「大家不是都說跟我握手有好事會發生嗎?所以很多人都來跟我握手許願喔。」

他臉上雖是笑著,但從眼神看得出來,他並不吃這套,「算了吧,那是他們運氣好而已。」

「試試看呀。」

只見朴有天伸出了大掌來,他也垂眼看著朴有天那漂亮的手,便也真隨院內的傳說那樣,握了上去,然而心中默念出自己的願望。

『其實我很喜歡你,你知道嗎?』

他默念出了真心話,也不禁紅了眼,趕緊咬了牙,什麼也沒說地便從朴有天的辦公室離去,徒留朴有天一人在辦公室內。

今日下班時已是午夜,他乘坐計程車回至家中,卻未料有個訪客一直在他家門口等他。他走向前看去,有些驚訝地看著來者。

「你有事找我?可以打電話跟我說呀。」

朴有天沒事這麼晚在他家門口外等他做什麼?

「俊秀……。」

「怎麼了?」

「我也喜歡你。」

倏地,夜裡一道藍光在灰暗的天空裡畫出一顆被愛神的箭給予穿透的大愛心。一個什麼都來不及問,一個也什麼都來不及解釋,只見朴有天牽了他的手,便消失在原地。

「其實我是神燈哦!」朴有天摟著他一同坐在阿拉丁的魔毯上賞月,誇耀地說。

他盤著腿一副無所謂,趁著朴有天訴說著都市童話的同時,是輕輕地吻了朴有天的臉頰。

「那讓我做你的主人。」他輕聲說。

朴有天愣了些會,接著笑出了酒窩來,「願望實現!」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