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他以為沈昌珉的攻勢可能會來的很快,誰知他日日夜夜替自己做得心理準備都派不上用場。沈昌珉是出乎意料地忙,忙的都令他懷疑,一個高中生,究竟有什麼可以忙?

每每熱完飯菜的他都必須等沈昌珉至七點多時才得以享用,有時他甚至會自己先吃,洗完澡後等沈昌珉吃完飯自己再下樓做整理。問起沈昌珉這些天在忙些什麼,沈昌珉只是說自己在校內替一位同學補習,聽完都令他覺得有些不公平。沈昌珉就可替別人補習,而他卻不能替別人補習來賺些小錢,只能在沈昌珉的手掌心裡生活。

他邊洗碗邊想著該如何偷偷去打工,算一算,先前自己存得那筆錢他的父親應該都花光了才對,也不曉得父親有無振作一點自己外出去工作,每次回老家總是不見蹤影,讓他難以知曉父親是浸在哪個賭場裡。

他將碗筷擺放整齊以後,看了看時間,離十一點還有點距離,他便回房去溫習功課,打算等會與珉太子討論偷偷打工的事情。

準時十一點,他闔上了書本,也懶得開電腦,就直接撥了手機給珉太子,人懶懶地躺在床上等著接通,不久,珉太子便如他所願地連上了線。他開心地在床上滾了幾回,向珉太子用著有些撒嬌的口吻說話,交代了一些自己生活上的趣事後,便直接將話題導往主題。

『你知道嗎,那隻肥羊竟然幫人補習賺錢,但卻不讓我去打工!』他又忿忿不平地說:『我想我爸那邊應該是快沒錢了,也不知道他過得怎樣。』

珉太子哼哼了幾聲,對此好似覺得不在乎,『你還這麼關心你爸啊?他不是對你不好?』

他當然是嘆起氣來,『雖然不好,但他也把我養這麼大啦,而且他也不是故意要這樣,要不是我媽跟人跑了讓我爸崩潰,我爸也不會變成這樣。』

珉太子倒是不同情,只道:『那也是他的選擇,他不該將氣都發到你身上。』

雖然話也可這麼說,但明顯這回他並不贊同珉太子,『反正……我還是有扶養他的責任。』

他倆難得意見不合,珉太子也無繼續強調什麼,只問:『那你去打工事情如果被你主人發現,你要怎麼辦?』

他眨了眨眼,這件事情他也不是沒有想過,『反正他那麼忙,不會發現的啦。』

『你確定?』

『學校可以報名夜輔啊,我會先去報名夜輔,再偷偷溜去打工!』

他就這麼傻傻地將所有計畫告訴了珉太子,珉太子還誇獎他這是不錯的方法。從珉太子那得到信心的他,是樂不可支,甚至決定就這麼向沈昌珉蒙混過去,可誰知,當他向沈昌珉告知自己晚餐不能煮,想去參加夜輔時,沈昌珉得臉色是難色,一下子就看穿他的計謀。

「夜輔?」沈昌珉在飯桌上不甚開心,語氣輕挑地重覆了他的話。

「對啊……我覺得我該好好拼一下……。」他吞吐了幾翻,只見沈昌珉不客氣地說:「我看你是想偷偷出去打工。」

他一下子就瞪大了眼,嘴上拼命說不是,可眼裡早已洩漏慌張,一副就是你怎麼會曉得的神情。

「說實話!」沈昌珉嚴厲地道。

他頓時就將一直否認的小嘴轉了方向,腦袋便乖巧地點了頭,「我……我是想出去打工……。」

他的大眼是無辜,可更多的是種無奈。沒想到自己的計畫就這麼泡湯了,沒辦法實行還不打緊,自己還惹得沈昌珉發怒氣,他不曉得該如何收拾這場面,只見沈昌珉飯也沒吃地,腳步就朝他逼近,一把將他從飯廳拉至客廳裡來。

沈昌珉坐上沙發,眼神不安好心地看著乖乖站直的他,「你第一天來我說過什麼?」

「不可以回貧民窟……。」

「還有呢?」

「不可以打工……。」

「違反的話呢?」

「會有懲罰……。」

在沈昌珉的高壓統治底下,他終究像個不能有任何主見的小僕人一樣,只能乖乖站好讓沈昌珉怒瞪,就算有一點委屈,他也不能吭聲。可即使他已如此乖巧了,沈昌珉仍不可能就這麼放過他。雖他並未實行打工計畫,但既然計畫已被揭穿開來,懲罰自然是不可少,他自己也清楚這一點。

「你覺得我對你不夠好嗎?」沈昌珉輕聲問。

他自然是搖了搖頭,「沒有,很好啊。」

「那為什麼就不能乖乖聽話?」

「我……」

「跪下來。」沈昌珉突然說。

他蹙了眉頭,雖是不願,可寄人籬下,他還是照做,不敢反抗正怒氣沖天的沈昌珉。

「口交會嗎?」沈昌珉輕聲問。

他瞪大了眼來,想搖頭卻不敢,但點頭又不是。他知道『口交』是什麼,可卻沒對誰這樣做過。

「我不知道……。」他害怕地說。

沈昌珉扶著他的下巴,臉上竟是種壞笑,「我可以教你。」

他就這麼傻傻地愣在原地裡,看著沈昌珉掏出褲下的大傢伙,他忽地有種想哭的感覺。還以為懲罰只是吻吻小嘴而已,沒想到竟然還有更進階版的,可他曉得,若是自己不照做的話,大概就會被沈昌珉送去警局,就算得以脫離這裡,但也不能保證在監獄裡就不會遇上比這更可怕的事情。

他最後還是照著沈昌珉的話做,雙膝慢慢地爬進沈昌珉的雙腿裡,漂亮的手是握上沈昌珉的昂首,大眼看了好一會兒,才順著沈昌珉的指示,將那大傢伙給含進嘴裡。

沈昌珉滿意地摸著他的髮絲,又輕壓他的頭,好似要他再快些,動作別太慢吞。可對他來說,這樣的事情是苦差,新手的他真是不曉得怎麼做才好,反正就是嫩舌隨便舔舔,小嘴隨便吸吸,直到沈昌珉滿意為止。

可惜沈昌珉這大傢伙也不知是什麼做的,怎麼賣力就是不出來,他滿嘴腥味,霎是想吐,又得隱忍,眼角就夾著淚水。後來沈昌珉是停住了他的動作,眼神似乎有些不捨,便將他一把捉上沙發,一口吻住了他。

「唔……。」

只見自己的衣下多了大掌的婆娑,他雖在害怕裡想起珉太子的叮囑,但本能卻讓他推著沈昌珉。可惜上了情慾的男人也不好處理,沈昌珉仍是強硬地扯開他的襯衫,解開他褲頭,他幾乎是快崩潰地奮力推開沈昌珉,將人給推下沙發,自己則驚恐地窩在沙發上顫抖。

沈昌珉似乎也被這樣他給嚇著了,身上做了些整理,便在一旁瞧著發抖的他。

「珉豪……?」

他抱著自己的雙膝,掉著眼淚,卻說:「我……我還沒辦法適應這種事情……我、我下次不會反抗了……。」

沈昌珉是咬緊了牙根,心中是種忌妒,怪罪自己為何要讓他愛上珉太子。發生了這種事情,不僅沒有罵他變態,還牢記著珉太子的指令。

沈昌珉相當不甘心,仍是狠狠地將他壓在沙發上,奪取了他哭紅的小嘴。

「想存錢的話,我每個月都給你零用金。」

他被吻得暈頭轉向,還未搞清楚狀況,又見沈昌珉道:「今天的事,很對不起。」

他輕輕抹著眼淚與鼻水,大眼淚汪汪地與沈昌珉相望,只見沈昌珉冷冷地轉過進了臥房,他的淚水幾乎潰堤,也上了樓去,打電話向珉太子訴苦。

他幾乎哭了一夜,珉太子也安撫了他一晚。

可睡去前未蓋棉被的他,卻不知最後是誰來替他蓋好被子,還輕吻他的臉頰,甚至抱著一絲歉意看著他。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