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花了許多時間觀察沈昌珉的一舉一動,他最後總結出一個結果,就是沈昌珉這個人相當神秘,他起床時就已不見人影,睡前也等不到身影,幾乎很少在家,時常在外鬼混。

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就這麼不喜歡回家?

他停下筆來,甩了甩頭,才又將精神放在數學考卷上。剛好卷子上有道數學題目困惑他許久,使他沉思下去也忘了該去想沈昌珉的問題,就這麼殺耗時間,直至晚間十一點。他最後放棄與數學搏鬥,才伸個懶腰而已,便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響。

他是快步地走出房外,一路下至一樓,看著仍是西裝筆挺的沈昌珉,也沒多過問什麼,只問:「想吃點心嗎?」

雖然沈昌珉時常不在家裡,可若能有幸能被他瞧見,通常都是沈昌珉凌晨時分在廚房裡偷吃東西。雖他不敢過問沈昌珉究竟在外鬼混什麼,但基於一個僕人的責任,他是將冰箱以及儲藏櫃裡都塞滿了點心,就為了方便沈昌珉進食,履行沈昌珉的第一守則,不能夠讓他餓到。

沈昌珉見著他還未睡,也沒感激他準備的這些點心,同樣質問道:「怎麼還沒睡?」

他愣了愣,關上冰箱後也痞痞地說:「因為有一題數學解不開,所以不小心想得太晚了。」

沈昌珉本是低頭在飯桌上吃點心,沒一會便抬起頭來,「拿下來我看看。」

他挑了眉,也乖乖照做,便回房將數學考卷拿來飯廳,乖乖地擺在桌上讓沈昌珉作答。沈昌珉的神情雖是疲憊,但仍是認真地看著考卷,沒幾下子就見漂亮的式子印在考卷上,解答就這麼出爐了。

他的眼神有如看見偶像一樣,興奮的不得了,眼睛整個都亮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他高興地說。

沈昌珉僅是進了廚房裡洗碗,再出來以後也不大驚小怪,只輕聲說:「以後不可以超過十一點睡,知道嗎?」

他乖乖地點頭,卻見沈昌珉有些猶豫的腳步,沒有直接走進房間,又朝他走了過來。他整個人從椅子上彈了起來,拿著卷子戰戰兢兢地與沈昌珉相對。這樣的眼神是熟悉,沈昌珉每次想懲罰他時,就會露出這種充滿情慾的眼色,可惜這回他猜錯了,沈昌珉只是回來輕拍他的肩,同是細聲說:「不要違反規定。」

他停頓了幾秒,便看著沈昌珉拿衣服進浴室裡洗澡。

果然沈昌珉對待他的方式有些改變了,就如珉太子所說,沈昌珉大概害怕他再有第二次傷害,所以什麼事情也不敢做了。這若不是喜歡一個人的風度,那還能是什麼?

珉太子所有的推論皆在沈昌珉的行為上實現了,只不過即便珉太子猜中了沈昌珉的心思,也不代表他真得同情沈昌珉的作為。他只想感謝,但不想給與沈昌珉任何相對應的回應。

他拿著卷子回房準備睡覺,同樣睡前傳簡訊給珉太子,誠實地說,他大概曉得沈昌珉真的喜歡自己,但他不會回應這樣的感情。他沒有等到珉太子已讀,人就在夜裡睡去,待早上後,他的手機便有條新訊息等著他,難得珉太子有回覆,可裡頭的內容卻是讓他五味雜陳。

『他若知道,應該會很難過。』

不曉得為什麼珉太子會替沈昌珉說話,這像是譴責他的無情一樣,也讓他在一大早心情備受影響,『只喜歡你,不好嗎?』

珉太子似乎也起得早,沒幾下子便回傳給他,『那就見面吧。』

看到這樣的訊息,他停頓已久都未回傳,甚至是熄了螢幕,不打算回傳了。他才正想起身刷牙洗臉,就聽見沈昌珉外出的聲音,他都還來不及看見沈昌珉的後腦杓,大門就被關起。

於是他們彼此獨來獨往的生活也持續好段日子,他認真於學業,也認真與珉太子通訊,可惜近期珉太子卻沒多少時間能與他連絡,多半都僅是傳傳簡訊,睡前道下晚安而已。

至於沈昌珉,他是真聽話地每晚都在十一點準時上床睡覺,所以也無任何注意。但今日卻是特別,他又遇上一題解不出的數學,就算他想破了腦子,也敵不過這題目的任性。可若今天沒辦法知道算法,他又難以入睡,於是他決定等沈昌珉回來,今天他必定是要知曉這題目的答案才會罷休。

他就真在夜裡傻傻等待,坐在二樓沒開燈的小客廳裡等著沈昌珉,好不容易在凌晨兩點時聽見有人開門的聲響,他正興高采烈地要拿考卷下去問人,卻在樓梯口瞥一位女人。

他趕緊退回了腳步,就躲在二樓的客廳,蹲在階梯的身後,大眼偷偷朝一樓望去。

女人大器地坐上沙發,好似來過許多次一樣,聲音嬌嗲地說:「好久沒來了呢,你的房子還是一樣乾淨。」

沈昌珉是從廚房裡走出來,喝著白開水說:「說話小聲一點,他正在睡覺。」

聽見這話,他是摀住了自己的嘴,就怕發出任何聲響來,又見女人說:「『他』就是你說的那個男孩?」沈昌珉沒有吭聲,女人接著又笑說:「沒想到你會這麼捨不得,捨不得吵醒他,捨不得上他,真不像你。」

他瞪大了眼,完全不敢置信自己耳朵聽見了什麼話,但沈昌珉卻是異常冷靜,也沒反駁女人說的話,就像是默認一樣。

「做一做就走吧。」沈昌珉坐上了沙發,輕聲說。

女人也熟練了沈昌珉這種脾氣,像個專業人士,在沈昌珉的腿間用小嘴將沈昌珉服侍的服服貼貼,不久便替沈昌珉套上保險套,又俐落地脫下內褲騎上沈昌珉。有如活體情趣娃娃一樣,讓沈昌珉快活了半小時。他雖看得出倆人沒有太多感情,但能明白,他們彼此已是長時間的砲友關係。

女人是進了廁所做了些整理,出來以後又是光鮮亮麗狠角色。離去以前,只向沈昌珉拋下一句話,「如果你還是一直捨不得上他,再找我吧。」

沈昌珉後腦杓靠著沙發,沒有回話,也沒有送女人回家,就僅是疲憊地坐在沙發,閉目養神。不久,人便起身進浴室裡洗澡,而他仍是躲在二樓客廳的角落,等著沈昌珉從浴室裡出來。

未料沈昌珉洗完澡並未直接回房休息,而是從置物櫃裡拿出沙發專用的抹布來,在客廳裡輕輕地替沙發做個整理,貌似有潔癖一樣,不願意誰的氣味留在家裡。

直至沈昌珉回房以後,他才緩緩地站起身,腳麻地走進房裡,又將今天看到的所有事情,化成一封簡訊傳給了珉太子。

但奇怪的是,從那之後,珉太子卻不接他的電話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