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些天幾乎沒個好睡眠,成天就等著珉太子的回覆,可偏偏等不著,就連上課也因此而不專心了,不論他如何奪命連環call,就是接通不了這通電話。他想不明自己前些天傳的簡訊有何問題,難道是珉太子不喜歡他說別人的這些事情嗎?

從沈昌珉與女人的對話當中,他已印證沈昌珉喜歡他的事實,不過他也篤定地告訴珉太子,自己不會選擇沈昌珉,必定會想個理由來拒絕沈昌珉。照道理來說,珉太子不該因此而與他斷訊才是,況且所有簡訊皆是已讀不回,這代表珉太子若不是真的很忙,就是刻意迴避他。

他輕聲地嘆口氣,手裡依舊拿著手機,不論自己多麼賣力打電話,珉太子說什麼也就是不回他。

他心情低落地走回家中,進了門後便見坐在客廳裡觀看電視的沈昌珉。這真是難得的畫面,他已忘了這個人有多久沒在放學時出現了,可他卻沒心情向沈昌珉打招呼,僅是回到房間放下肩上的書包,同是手裡拿著手機,乖乖進廚房裡準備晚餐。

即使沈昌珉早已不要求他做晚飯,但基於拿人手軟,他還是自動自發地做好每件事情。

沈昌珉也未阻止他,只是也意外地沒進廚房裡騷擾他,倆人就在熱騰騰的飯菜出爐以後,各自來至飯廳裡吃飯,彼此默不作聲,就像個陌生人一般。但他卻不受此氛圍的影響,大眼只盯著飯桌上的手機,希望珉太子能給予他一個回電。

難道拒絕沈昌珉這件事情,珉太子要放著不管了嗎?

他將碗筷洗完以後,也悶悶地回房,又傳了簡訊給珉太子,『如果你忙,那我就用自己的方法拒絕沈昌珉了。』

珉太子沒有馬上已讀,但在他洗完澡後,他的簡訊已顯示珉太子閱讀過了。看來珉太子真不想給予他任何意見,他也將手機丟一旁,認真地在腦中將想對沈昌珉說的話演練一遍,希望沈昌珉能釋壞,別再糾結於他。

他提起精神以後,自動地下樓,見著客廳沒有人,他便輕輕地敲沈昌珉臥房的門。他心情是緊張地連手都有點發顫,可身體卻站得直直地,表情仍是決意這場行動。

沈昌珉沒多久就開了門,都未沒邀請他進房,他便直接說:「我有事情跟你說。」

沈昌珉表情並不好奇也不意外,只將房間的門關上,人走至客廳,坐上沙發,等著與他對峙。

他也匆匆地朝沙發坐上,正襟危坐地,開口低聲說:「上個禮拜……我有看見你帶女人回來……。」

沈昌珉什麼表情,也無訝異,「所以呢?」

「我也聽見你們的對話了。」他拉起嗓門,接著說:「我……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沒辦法喜歡你。」

如此純樸的說法,沈昌珉聽的都想笑。但即便沈昌珉真笑了起來,那聲音也不會是開朗。他偷偷瞄著沈昌珉的神情瞧,沈昌珉的表情仍是依舊,沒有任何情緒,也無任何波動,有如自己不是當事者一樣,一點也不關心這件事。可就算沈昌珉再怎麼不在乎,他卻感受得到沈昌珉心底的波濤洶湧。果然被人拒絕的感覺是不好受,縱然沈昌珉能夠掩藏的好,但那種受傷的心情,還是從氣息裡散發出來,連他都覺得有些不忍心。

「謝謝你對我這麼好……真的,我很感激。」他雙手合十,唯唯諾諾地說。

沈昌珉並未正面回應他什麼,好一會兒,才輕聲說:「所以你手機費會那麼貴,就是因為跟你喜歡的人通話嗎?」

他愣了愣,誠實地點頭。

「你們怎麼認識的?」沈昌珉問。

他吞了口水,似乎不是很想說明,「我們……是打線上遊戲認識的。」

「見過面了?」

「沒有……。」

「沒見過面就喜歡他?」

對於沈昌珉的追問,他是回答不出來,但他也沒打算回答。

他明白自己說了實話,十個人會有十一個說他傻,可珉太子對他的好,這些也無從化為文字來說明。他之所以如此忠於珉太子,並不是珉太子的花言巧語,而是在他最脆弱之時,珉太子給予他力量,陪著他一路走了過來。

貧民窟的生活並非有錢人能夠明白,就算他從小生長在貧民窟,也未必能走過貧民窟為他帶來的種種考驗。要不是珉太子陪著他,他很有可能早已重新投胎,不可能站在此地與沈昌珉爭辯什麼。

「要是他是個愛情騙子,你不就虧大了?」沈昌珉略帶諷刺地笑說。

他理當是看不慣沈昌珉這樣的行為,若想羞辱他,儘管衝著他去,就是不能夠說珉太子的壞話,「你什麼都不懂,憑什麼這樣說!」

他難得地動了怒氣,甚至站起身來,瞪著沈昌珉,「他對我來說是個重要的人,沒見過面又怎樣,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我以前過得是什麼日子,你能體會嗎!」

他紅了眼眶來,可卻不想在沈昌珉面前掉眼淚,「如果不是他……」他吞了口口水,哽著咽,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說:「反正你不會明白的……。」

他轉身就想上樓去,但沈昌珉去捉住了他的手腕,輕聲問:「真的不考慮我嗎?」

他輕輕地將轉開自己的手,同是輕聲回答:「不考慮。」

他不留情地走上樓去,一個勁地將自己甩上床,握著手機,默默哭泣。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