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三天以後,他終於收到了珉太子的回電。珉太子並未告訴他這陣子究竟在忙些什麼,簡訊也確實有收到,但因為想回覆的太多,又無時間可回,最後見著他說要用自己的方式拒絕,珉太子自然是放心,也相信他的方式絕對可行,而結局果然不出所料,他保住了與珉太子的感情,成功地將沈昌珉趕出這場感情的混戰。

『那……你有打算離開他嗎?』珉太子問。

他想了好一會,才搖頭道:『可能不會吧,我還是他的僕人啊,只是我們當不了情人。』

珉太子也同是笑笑,『也是,那畢竟是兩回事。』

『其實……他也不是壞人,只是說話比較賤而已。』

珉太子竟是無奈笑笑,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便在電話中與他道別了。

他總覺得最近的珉太子很少話,好似與他沒什麼能聊一樣,有時甚至不想浪費太多時間在他身上。可這些只是他的感覺而已,他真希望珉太子不是他所想那樣,已厭倦了他。為此,他還特別在睡前傳了封簡訊給珉太子,希望珉太子別覺得他是個麻煩的人。

不過他的直覺一向很準確,雖未能直接與珉太子接觸,但從電話當中的相處,他漸漸地發覺,珉太子的心思好像已不在他的身上,對話裡頭也總是答非所問,這讓他有些心寒,可更多得是憂慮。

『你如果忙得話,那我就先掛電話囉。』

他好聲好氣地說,卻未料他都還未掛,珉太子就先掛了電話,一點也無不捨,讓他甚是傻眼。

近期的相處下來,他時不時就想起沈昌珉說的話,一個素未謀面的人,他憑什麼這麼相信珉太子?雖他心中有充足的理由使他對珉太子的感情堅信不移,可這也必須是在珉太子還想與他連繫之下才得以成立。

假日的美好時分,他是顯得不開心,也不想唸書,成天就在家中做家事,將所有大大小小的細節統統整理乾淨,唯有沈昌珉的房間,他被交代不需要進去打掃,因為沈昌珉不喜歡有人進去他的房間。

如此嚴重的潔癖,他也因此知曉,為什麼沈昌珉找女人時不想去開房間,也不想帶回自己的房間,前者是害怕汽車旅館不乾淨,後者是怕別人將他的房間弄得不乾淨。反正他這人沒什麼長處,聽話算是他唯一的本事。

他自從拒絕沈昌珉以後,倆人便無太多交流,偶爾拿數學問題下來問問而已,至於生活上,除了吃飯一起以外,多半他們都各自待在上下樓層,互不來往。

本來假日還有一場重要的事情,就是與珉太子連線,可惜珉太子卻不想接他的電話,甚至傳簡訊告訴他,目前的他想休息不想講電話,所以讓他別再打。這樣的拒絕方式是有些傷人,可他也真忍住打電話的衝動,下樓去廚房研發新的甜點,轉換心情。

原本還以為珉太子過幾天就沒事了,可誰知道,過幾天以後並非沒事,還出現了一件讓他無法忍受的事情。

『我想我必須誠實告訴你……我出差時遇到一個不錯的男孩,人高高的,眼睛大大的,個性好,脾氣也好,他的感覺跟你很像,所以我問他,願不願意跟我交往,本來只是想開開玩笑,沒想到那男孩卻說,試試看也好。』

他安靜地聽著,也沒說什麼,只見珉太子繼續說道:『我以為我們可以交往很久,但是……不能夠見面的交往,確實讓人覺得很空虛。』

他呼吸變得很輕,連一絲絲的喘氣也不願讓珉太子聽見,他害怕珉太子知道他在掉眼淚,所以什麼話也不想說,就安靜地聽著,『你可以體諒我吧?珉豪。』

他將心痛的節奏調成符合自己的曲調,雖大眼內的熱淚無法控制,但聲音卻控制得好,強顏歡笑地答:『嗯!祝你幸福!』

他立馬就掛斷了電話,整個人撕心裂肺地哭倒在床,可他並未大吼大叫,僅是握著手機,像是要將手機給握斷一般,忍著哭泣的聲響,一人在床上落著淚。

他明白珉太子不是什麼愛情騙子,沈昌珉跟本說錯了珉太子的存在,但沈昌珉卻說中了他與珉太子的結局,倆個從未見面的人,憑什麼對愛情深信不疑?

手中的手機震動著,看見上頭顯示著珉太子,他很果斷地切斷電話,甚至將手機關機,放在床頭上。他躲進棉被底下,也懶得處理心情,就閉著眼想趕快睡去。反正哭累了始終都會睡,但在未能睡去以前,腦中停不下來的思考,那才是真正的煎熬。

他竟會深信自己能與珉太子永遠在一起,甚至為此還狠心拒絕對他也不錯的沈昌珉,若這場愛情不是幌子,就是他是個傻子。回想起一切,竟覺有些可笑,但他並不後悔與珉太子這幾年的連線,畢竟珉太子仍是幫助他許多,讓他一路撐至此了。

他最後是以睡眠麻痺自己,從中午一路睡至晚上,醒了便翻身繼續睡,也懶得下樓煮飯。直至晚間九點,沈昌珉好似發現他的不對勁,便也逕自闖進他的房間,看著窩在黑暗空間裡睡覺的他。

沈昌珉開了燈來,腳步很輕地來到他的身旁,隔著棉被輕輕撫著他問:「不起來吃點東西嗎?」

他緩緩睜開紅腫的眼,伸手抹著臉上的淚水,也不怕沈昌珉觀看便直接起身來,低聲說:「不用了,我吃不下。」

沈昌珉見著他哭紅的眼,心底是有些驚訝與不捨,但仍是得明知故問:「怎麼了?哭成這樣。」

不問還好,一問他的大眼又充滿了熱淚。沈昌珉見著他握住的拳頭,也沒逼他說出原因來,僅是輕輕地傾身向前,將他給抱進了自己的懷裡。他靠著沈昌珉的肩膀,大眼便直接貼在人家的肩上,狠狠地哭了出來。

「你……你去把……門號停、停掉吧……。」他斷斷續續地又說:「我、我不需要手機了……。」

沈昌珉裝成自己很能從結果下去推理,直接問道:「網友不要你了嗎?」

他的手是緊捉著沈昌珉的臂膀,也面對現實地說:「嗯,他有新歡了……。」

沈昌珉是狠狠將他摟住,趁勢摸著他的背脊假藉安撫,又環著他的腰際得意地笑,可聲音卻是裝得相當同情也可憐地問:「那你還考慮我嗎?」

他聽見了沈昌珉的問話,卻沒辦法在當下回答。

沈昌珉倒也沒有要他立即回答的意思,僅是溫柔地幫他擦掉眼淚及鼻水,耐心地說:「你還有我,知道嗎?」

不曉得為何,他的眼淚也乖乖地收斂了,只見眼前充滿了沈昌珉的面容,他哭紅的小嘴,最先被安慰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