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學校結業式當天,他難得不是滿腦子的打工行程,而是想著昨夜自己對沈昌珉下的戰帖。沒想到自己一時衝動會那麼說,若真的沈昌珉有意慾時想找他應付時,那他該怎麼辦?

他見過沈昌珉有了慾望以後的模樣,即便那次沈昌珉與女人沒有太多的親密接觸,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沈昌珉一旦想要,應付的人就不能夠掉以輕心,就連一向熟絡的女人也在那次被沈昌珉折騰了好一翻,且是不帶溫柔的。就算沈昌珉曾經為他而忍下所有慾望,那也不代表下次的發生他能夠全身而退。

他心情鬱卒地走出校園, 難得搭乘保鑣車回家的他,一路就想著該如何與沈昌珉重新談判,不過出乎意料地,這兩個月的假期,他是安穩地過著打工生活,而沈昌珉則又回歸不見蹤影的日子。

倆人的生活可說是完美平行線,每當他睡著時沈昌珉才回到家,而他睡醒時要去工作時,沈昌珉早已早他一步外出了。他總是想不明白,沈昌珉到底都忙些什麼?從未放暑假時就經常有這種情況發生,放暑假以後仍是沒有改變,他就想不通,一間普通高中哪來那麼多事情可以做,且一年四季都在辦聯誼的?

這回他倒是打電話給沈昌珉了,語氣有些帶著質問,低聲問:『你今天一樣不打算回來吃飯嗎?』

沈昌珉愣了幾會,客氣地說:『恐怕不行。』

『那我就不買了,我會自己在外面吃。』他悶了好一會,又問:『你到底都在忙什麼?怎麼可以每天都早出晚歸?』

沈昌珉是聽出了他些微的不滿意,可也不如何,只說:『社團有事情需要幫忙,所以這幾天會比較忙。』

他實在無法聯想有什麼社團能搞的像上班族在賣肝一樣,不過他仍是乖乖掛掉電話,也不打算過問沈昌珉的生活,只管好自己的打工行程。

他同沈昌珉一般,也接下了許多大大小小的工作,反正沈昌珉不會回家吃飯,他也省得這些時間去準備晚餐。但不管他再如何忙,就是沒辦法忙過沈昌珉的作息,眼看時間也十一點了,未料回到家以後家中仍是只有他一人,敲沈昌民的房門也沒人應聲,他最後也放棄,洗完澡便也上床休息。

本以為與沈昌珉交往能夠別於珉太子,可萬萬沒想到,兩段戀情皆需由手機來聯繫,這對他來說,是個不好的陋習,也是他容易想起珉太子的壞習慣。後來他連手機也不想打了,一來沈昌珉在電話裡的聲音總是讓他想起另一個人的影子,二來他想屏除這樣的壞習慣,好讓他不再想起與珉太子的那段日子。

漸漸地,他也不奢求這段愛戀能夠有多親密,有著各自生活的愛戀也才得以喘息,所以他並不怪罪時常忙於社團的沈昌珉,甚至沈昌珉隨社團出國旅遊,他也不羨慕,他只想認真地照著自己的規畫打工,好讓自己能負擔的起父親的開銷。

當這樣的日子久了以後,他的腦中是自動遺忘當初對沈昌珉下的戰帖了。

他總是心存僥倖,認為沈昌珉會同他一樣地忘記這件事情,況且彼此都忙碌,也肯定會累得不知道要找人溫存,殊不知,已有段日子沒見到面的沈昌珉是突然回歸,就趁著他熟睡之際,潛行進了他的臥房裡,然而鑽進他的棉被裡。

每天忙於工作的他是沒什麼感覺,熟睡得像童話中的睡美人一樣,也沒發現一隻大掌已探入了他的睡衣裡,只覺胸口也些搔癢,小嘴喘不過氣,直至要窒息得那一刻,他才忽地起身來,推開在他身上作祟的男人。

「你回來了?」他一瞬間腦醒,又說:「你怎麼提前回來了?不是後天嗎?」

沈昌珉卻沒多解釋什麼,只又向前將他壓上床來,低身便啃著他的頸肩。

「等、等等……!」他同樣推開了沈昌珉,坐起了身子,認真地說:「我明天要上班……。」

沈昌珉則又是不管他,只管堵住他拒絕的小嘴,慢慢又將他壓上床去,一手便握住了他那半抬頭的小傢伙。他雖是有些掙扎,可他卻不敢過度使力,明白沈昌珉已染上了情慾,又加上先前自己說好由他來應付,他實在沒那臉拒絕沈昌珉。

他身上的衣物全被沈昌珉給扒落在地,對於這樣的情況,他其實比誰都怕。按道理來說,他早該認清自己會是被上的那位,可截至目前為止,他卻從未好好地做好這方面的功課。

在沈昌珉的逗弄底下,他一半興奮又一半恐懼地應付,待沈昌珉用手扳開他的長腿想探入他股間時,他幾乎嚇得制止住沈昌珉的大掌。

沈昌珉瞧見了他的反抗,這回倒是開口了,「不行嗎?」

他是縮了腿來,無辜地與沈昌珉相望,「我覺得這樣有點奇怪……。」

沈昌珉看著他害怕的臉蛋,卻說:「明天把所有工作都辭了,留在家陪我。」

他還搞不太清楚,紅嘴則又被沈昌珉吻住,腿間的昂首再次被沈昌珉挾持,不久,就見沈昌珉慢慢地吻遍他的全身,最後則如同上次一般,含上了他炙熱的孽物。第一次被人這麼做的他,這樣的感覺帶給他的衝擊過大,可也在這次以後,他便能體會為何沈昌珉當初會強迫他做這種事情。

「可、可以了……。」

他輕輕推著沈昌珉的頭,可又不禁捉著沈昌珉的捲髮,就讓不思議的感覺竄留在他全身,貪婪著這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就在他快頂不住這種快感之際,沈昌珉是離開了他的昂首,捏住了他的鈴口,舔著嘴唇朝他壞笑,「明天我會開始教你怎麼應付我。」

沈昌珉鬆手以後,他身體顫抖了幾下,都還未回過神來,就又被吻得頭暈目眩。

「要好好的學,知道嗎?」

他什麼都來不及理解,唯一足以辨別的,只有沈昌珉聲音。

那哄人的嗓子,真的很像珉太子。





這篇我實在寫很久,可能怪怪的,哈哈哈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