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清晨,響翻的鬧鈴,他的大眼幾乎是睜不開眼來。昨夜沈昌珉突然地回歸,又在凌晨夜裡玩弄他幾翻,他實在沒有多餘的力氣早起,只管將鬧鈴取消後,又拉著棉被繼續睡。

他這一次就這麼因沈昌珉而對工作不負責,順著沈昌珉的話,將他先前所接下的工作都一一推辭掉。一來若是他不聽話,沈昌珉恐怕又會給予他一個開不起的玩笑;二來按照昨夜的標準,沈昌珉只是做半套就已讓他快枯竭於床,若是不聽話讓沈昌珉氣起來,而硬朝他做全套,他想自己大概終身伴於床。

但要推辭這些工作,也必須等他睡飽才行。

這段期間他是睡得安穩,一路睡至中午,也不知有誰進過的他房裡,為他整理臥房。待他醒過以後,已是下午三點。他赤裸著身子坐起身來,還相當懵懵懂懂,大眼環顧一下四周,才想起自己必須打電話向老闆們請辭。

他匆匆下床,見著昨夜被扒走的衣物被整齊地放在桌上,他趕忙換上,就找著手機確認有無未接來電,可滑開手機以後,頁面上卻未有任何未接來電,他再點開通訊紀錄,才發現來自老闆的電話已被接通,不需多想太多,他也能猜出是誰來動過他的手機。

他走進廁所刷牙洗臉,腦醒以後,才姍姍地走下樓去,想看看還有無能吃的東西。可當他下樓後瞧見坐在沙發上安靜看書的沈昌珉,他的心底不禁一陣惡寒,甚至腳步也放輕來,不想讓沈昌珉發現他的身影,便躡手躡腳地偷溜進廚房。

想起昨夜的事情,他不禁心底竄上幾分尷尬。昨夜的他,大概是他活了十幾年才看見自己最淫蕩的一面。他怎麼樣也想不著,自己竟會讓沈昌珉來替他完成那可怕的口交。他紅著臉挑選著冰箱內的微波食品,是覺自己不應該,年紀還輕的他們,不該就沉浸在這種事情上。但又是為何,沈昌珉對此卻是泰然自若?

有時他會不禁地想,沈昌珉的實際年齡應該不只有十六歲,不論處事風格、談吐,或者那傲人的尺寸,他都覺得沈昌珉有些過於成熟,不像個高中生。但或許是因沈昌珉心靈上早熟,也因有錢人都吃得好,身體也比一般人成熟,所以才看起來不像個高中生。

他在廚房裡站了良久,才將已微波好的食物倒進盤子裡,然而端上餐桌上安靜地吃著。

想起昨夜沈昌珉預告的課程,他便覺得有些害怕。沈昌珉到底要如何教他應付,他還真不敢多想,就怕課程的內容過於情色,他做不來,又會惹得沈昌珉發脾氣。

他輕聲地嘆口氣,大眼瞄著坐在客廳裡依舊看書的沈昌珉,未料沈昌珉也抬起頭來看向他,輕聲問:「有睡飽嗎?」

他愣了幾許,便也低聲答道:「嗯,有。」

「我已經幫你把所有的工作都辭掉了。」沈昌珉闔起書來,又說:「剩下的假期,就好好休息吧。」

他還真不敢過問這剩下的暑假真有休息這麼簡單嗎?沈昌珉該不會是忘了昨夜他們所說的話吧?這怎麼可能呢?

到了晚上以後他才知道,沈昌珉真的是記性不差,不但記得昨天晚說過了什麼,並且依照約定地開課。早上就還人模人樣會帶他外出買高二課程的參考書,可到了晚上來,沈昌珉展現出來的便又是另一種模樣。

他拿著乾淨的衣服照著沈昌珉的意思乖乖地進浴室裡洗澡,他有預感接下來即將發生什麼事,但沈昌珉卻總是能給予他一場突襲,他身子都還未洗完,只上了沐浴乳而已,沈昌珉便闖進浴室裡來,打算與他一同洗鴛鴦浴。

「我還沒洗完……。」

「我知道,只是我覺得一起洗也不錯。」沈昌珉笑笑地說。

看來他所預感的事情要提前發生了,果真在他想沖洗掉身上的沐浴乳時,沈昌珉是搶過蓮蓬頭,壞笑地說:「別急著沖啊。」

他怯怯地看著沈昌珉,又見沈昌珉道:「我說過要教你應付我的吧?」

他點了點頭,沒有打算否認。只是他想不明白,明明倆人都已決定升格為戀人關係,可為何總在面對有情慾的沈昌珉時,他卻覺得有些陌生與恐懼。

沈昌珉輕輕地吻著他的紅唇,大掌輕巧地撥弄他胸膛上的蓓蕾,雖是溫柔,但動作明顯急躁。對此他也不明白,為何才剛開始交往的他們,沈昌珉會如此迫切地想占有他?好似已對他遐想許久,也計畫好一陣子一樣。在他被沈昌珉強迫學習口交時便有這種感覺了,沈昌珉不應該只是純粹想逗著他玩,似乎還帶著一點的霸道及眷戀,就是非要吃掉他不可。

正當他還想著這其中的關連性時,沈昌珉便挾持了他的脆弱,在耳邊問:「你在想什麼?」

他有些迷糊地趴在牆上,嘴中吐著熱氣,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但他腦中的畫面是清晰,從打劫沈昌珉開始,他們之間便開始有了特殊聯繫,又或者在打劫更早以前……

珉太子……為什麼他又會想到珉太子?

沈昌珉大力地搓著他慢慢漲大地嫩莖,似乎不滿意他的失神,另一手便捏著乳首,質問他,「你該不會還在想那個網友?」

他的內心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透析?

他是捉著牆上的掛著毛巾欄杆,垂著頭咬著下嘴唇忍著腹上的快意,不敢回話。而他明顯感受到蹭著他股溝的碩大,是如此兇殘地等著他。

沈昌珉是有些不高興地將他轉過身來,強迫地與他的大眼對視,「是我對你不夠好嗎?」

這話聽上去還有點心酸的味道,但他明白這不是沈昌珉的問題,除了彼此感情的節奏過快以外,他認為其餘是他自己的問題。

「不是,我只是覺得你們的聲音有點像。」他誠實地又說:「而且我們才剛開始交往,我覺得馬上就變成這樣好像有點……有點太快。」

他們交往也還不到一個月,沈昌珉好似就對他瞭若指掌,可他卻對沈昌珉覺得陌生,如此懸殊的感情,他總覺得有個地方就是說不出的奇怪。沈昌珉倒也收斂了怒氣,同樣在廁所內安撫彼此,也無強硬地要了他的身子,就也輕易地放了過他。

倆人是在廁所內各自安靜地洗澡,彼此若有所思。

而所有心思,皆被埋藏在這層霧氣裡。





書寶寶調查唷→_http://goo.gl/1uSj0w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