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對感情的效率提出質疑以後,沈昌珉明顯刻意地為他進度落後,沒再提起要教導他的特殊課程,也無一副想將他生吞活剝的樣子,唯一留下的親密,便是沈昌珉想要時,也會順道拉他下水一同安撫他。

剛開始他仍不習慣沈昌珉的行為,也覺得一個星期就必須陪沈昌珉自瀆三、四次,這樣的次數是有點過多,可沈昌珉的需求量就是大,況且沈昌珉已沒強勢地想完全佔有他了,他自是不敢再要求沈昌珉多做退讓,就乖乖地在每個夜裡讓沈昌珉把玩,當這行為是感情的潤滑劑。

沈昌珉的改變並不只如此,除了步調放慢、偶爾找他親暱以外,也無再對他顯露出強大的控制慾,反倒在開學以後准許他夜輔也准許他放學後打工,對他已是不加以管制,好似是希望他能在更多的自由空間裡身縮自如,別因為他而讓生活備感壓力。

縱然沈昌珉沒有刻意邀功,他也感受的到沈昌珉的用心良苦。

不過在開學以後他並無選擇繼續打工,升上高二的他,他想好好地在課業上做一翻努力,以便於未來的大學入學考試。而他也無選擇留校夜輔,反正在哪讀書對他而言都一樣,且在家中還有個便利之處,就是可以隨時拿著問題問沈昌珉。沈昌珉就如智慧神一樣,有問必答,而且答案一定正確,目前也未有出錯紀錄。

如此,沈昌珉好似也為了讓他不需樓上樓下的跑來跑去,乾脆地進駐他的臥房,躺在他的床上看閒書。

老實說,他很喜歡沈昌珉看書的樣子,這種感覺讓他想起自己還在做熱線服務時,與珉太子的相處。他與珉太子也很常連線掛網,各自看各自的書籍,想到事情才會偶爾說下話。雖他看不見珉太子看書的樣子,但當初那種感覺與這時候的很像,大概就是沈昌珉這翻安靜的模樣。

只是在夜晚的親暱仍不可少,只要沈昌珉想要,他也學乖不再反抗,就任著沈昌珉在他身上為所欲為、予取予求。這回沈昌珉同樣沒有做到最後,僅是替他擦去腹上的熱液,便帶著書及垃圾走出他的房間。

他在夜裡獨自回想起被沈昌珉拐進來當僕人的事情,沒想到這一當卻也順便當了沈昌珉的情人,這樣的發展還真是始料未及,從開始打劫沈昌珉開始,他就一直發生一些幸運的事情。他要錢有錢,要手機有手機,要參考書有參考書,就連當初被父親毒打以後,還能在沈昌珉身上搶到醫療用品。

又或者應該說,在遇上珉太子以後,他的日子便開始幸運起來。

他是在棉被裡輕嘆一口氣,忽覺自己不應該,為何每樣與沈昌珉有關事情,他都會不由自主地與珉太子扯上關係?若他的心思被沈昌珉知道,那肯定是傷人又傷心。

他閉上眼去也不敢多想,心中只悶悶打算,明天回老家一趟,把打工的薪資偷偷留下,免得父親因沒工作而挨餓了。

可惜事情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順利。

父親意外地在家中沒出外賭博,見著他回來的身影,便一把捉住了他,拿了藤條就朝他身上狂抽,「你是給我死去哪了!離家出走!很會是不是!」

他舉著手擋著父親的藤條,可終究是挨打了好幾處,他都差點站不穩來,這時等他過久的保鑣才闖進他老家裡來,將他人給救出去。他看著追在車後的父親,心中雖是怨懟,卻又覺自己不孝,但他沒辦法,與其繼續待在貧民窟沒有出息,那倒不如待在沈昌珉身邊。

他回到沈昌珉的家後,是趕忙脫起衣服來,躲在廁所為自己清理傷口,他必須趁著沈昌珉還未回家時處理完,免得被發現自己身上這些傷竟是拿錢回家給父親所換得,他可不希望沈昌珉知道他有一個差脾氣的老爸。殊不知,保鑣早已通報沈昌珉,他傷口都未抹好藥,沈昌珉就闖進了廁所裡來,怒瞪著他。

「你又拿錢回去給你爸!?」

他的眼神顫慄,不敢直視沈昌珉,又見沈昌珉氣炸地說:「你到底要被打多少次才學得乖!以前的痛全都忘了嗎!」

他的眼神是從畏懼轉成狐疑,他從未告訴過沈昌珉自己曾被家暴的事情,沈昌珉是如何知道他『以前』經常被父親毒打?

「你拿錢給他,只是害他!你以後不准再回去!」

他更是不明白了,沈昌珉的口吻像是早已摸清他的底細一般,竟會知道他這樣的行為是不可取。他也明白拿錢回去對父親的惰性不會有任何改善,可他就是放不下這樣的扶養義務。不過這樣事情他只對珉太子說過,他不記得自己曾向沈昌珉提起過自己的家務事。

沈昌珉卻說得好像早已知道這一切一樣……但這怎麼可能?

只見沈昌珉拿過他放在洗手台上的藥膏,就在他面前蹲下身來,輕輕地為他上藥,可嘴邊仍是不停地指責他。

「你怎麼會知道……我以前常被家暴?」他問。

他聲音些微畏懼,可卻見沈昌珉的反應,竟是傻愣地看著他,接不下話。







這是永久書寶寶調查表XDD→http://goo.gl/1uSj0w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